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学术会议

上海五国与中亚安全和合作国际研讨会

发布时间:2013-12-12 16:14:26作者:赵华胜文章来源:《国际展望》2001年第10期

  为了配合今年6月在上海举行的第六次“上海五国”首脑会议,4月26一27日,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举办了“上海五国与中亚安全和合作国际研讨会”。来自俄罗斯战略研究所、俄罗斯科学院美国和加拿大研究所、哈萨克斯坦总统战略研究所、吉尔吉斯斯坦总统国际战略研究所、塔吉克斯坦总统战略研究中心、乌兹别克斯坦外交部的高级专家应邀出席研讨会。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学会、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及上海有关研究机构的资深学者也参加了研讨会。 

  今年6月,第六次“上海五国”首脑会议将在上海 举行。这是自1996年4月26日“上海五国”在上海诞生以来五国首脑第二次聚会上海。这次五国首脑再次聚会“上海五国勺狗起源地上海不仅具有历史性的象征意义,而且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它承担着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功能和使命。以这次会晤为标志,“上海五国”降跨上一个台阶,进人一个新的发展时期。为了配合“上海五国”首脑会晤的举行,2001年4月26一27日,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举办了“上海五国与中亚安全和合作国际研讨会”。来自俄罗斯战略研究所、俄罗斯科学院美国和加拿大研究所、哈萨克斯坦总统战略研究所、吉尔吉斯斯坦 总统国际战略研究所、塔吉克斯坦总统战略研究中心、乌兹别克斯坦外交部的高级专家应邀出席研讨会。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学会、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及上海有关研究机构的资深学者也参加了研讨会。

  研讨会就“上海五国”机制的深化、扩大·在安全和经济领域一的合作如何加深、在新的发展形势下面临的新任务和新特点等展开了讨论,来自各国的代表都阐述了自亘的观点和看法。以下按发言顺序选登部分发言。

  “上海五国”机制的四个有利于 

  李储文(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名誉所长): 

  5年前,“上海五国”在这个城市诞生。不久之后,第六次“上海五国”首脑会晤又将再次在上海举行。这是中国2001年的一项重大外交活动,也是2001年将在上海举行的二个重大国际会议中的一个曰现在,上海正在精心准备,以迎接来自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中国国家元首及贵宾。

  “上海五国”在过去5年里经历了快速发展。在5年的时间里,“上海五国”的合作范围逐步扩大,合作内容逐步深化。“上海五国”合作有利于各国的边界稳定,有利于各国的国家安全,有利于各国的经济发展,也和利于提高各国的国际地位。实践表明,平等互利、互相尊重、协商合作的原则是取得地区稳定、和平与繁荣的保证,也是在新世纪中推进地区与国际合作机制的最佳选择。

  “上海五国”的历史只有5年,它还是一个崭新的合作机制,还有许多需要探讨的领域。我们这次国际研讨会的召开正是为了对我们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探讨,交流意见。我相信,这次研讨会可以为“上海五国”机制的发展提供建议,为“上海五国”的合作增砖添瓦。

  “上海五国”面临的两大任务 

  赵华胜(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俄罗斯室主任): 

  我认为,“上海五国”现在面临着两大任务:其一是“上海五国”机制的深化,其二是“上海五国”合作内容的深化。

  机制的深化是“上海五国”需要面对的重要课题之一。

  首先,“上海五国”如何定位?“上海五国”可能发展成为一个地区合作组织。我们知道,世界上有上百个地区组织,各个组织千差万别。“上海五国”应成为一种什么样的地区组织呢?它的中远前景在我们的想象中是什么样子?

  其次,“上海五国”的内部机构应该怎么设置?这些机制应如何动作?

  再其次,“上海五国”的扩大应不应是一个长期性的方向?扩大的原则和条件是什么?从现在来看,有那些主要的对象国?

  还有一个问题,中亚地区存在着不止一个地区组织,也存在着不止一个反恐怖机制和安全合作机制,许多国家都同时是多个地区组织的成员国。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这些地区合作组织或机制之间如何协调,使它们的功能不是相互重复或抵消,而是相互补充和协调发展。

  合理和有效的机制是为了促进上海五国合作内容的深化,没有合作内容的深化,这个机制就没有什么意义。实际上,如果合作内容不能深化下去,机制也不能巩固。

  “上海五国”合作有两大主要领域:一是安全,一是经济。

  在安全领域,各国有许多关心的问题在,包括反对国际恐怖主义,民族分裂主义,宗教极端主义,反对走私、贩毒、贩卖武器;反对非法移民;维持地区稳定;建立无核区等等。在这些方面,已经有了一些实质性进展 ,不过,在所有这些方面,不管从构想还是操作角度来说,都还有大量需要思考的空间甚至空白点。

  大家都认为发展经济合作应是“上海五国”今后最重要的合作领域之一,都提出了经济合作对“上海五国”机制发展的战略意义。许多人也提出了经济合作的宏观设想。从现代国际理论和实践看,区域性经济合作组织是国家发展经济的一种有效手段。问题是,“上海五国”怎样走到这一步呢?大家都非常重视经济合作,现在需要的是好办法,既适合这一地区的特点,又符合市场规律,各国都能获益。这样,经济合作才能有充足的内在动力。

  “上海五国”面临诸多新问题 

  龚猎夫(原中国驻土库曼斯坦大使): 

  五年前,哈、中、吉、俄、塔五国在上海举行的会晤,掀开了五国相互关系上崭新的一页,具有重大意义。

  1.在第一次上海会晤之后,五国元首每年轮流在各国会晤逐渐成为惯例,每次会晤各国元首就地区安全、区域合作和共同关,合的国际问题深人地交换意见并达成广泛的共识,并栽人了联合声明,为促进各成员国之间睦邻互信与友好合作,维护地区安全与稳定、促进共同发展发挥了重大作用。

  2.从第一次“上海五国”元首会晤以来,在历次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始终贯穿着睦邻互信、平等互利、团结协作、相互尊重、共同发展的基本思想,体现了五国为摈弃冷战思维,探索建立新型的国家关系,新型安全观和新型区域合作、模式所作的不懈努力和取得的宝贵经验。

  3.“上海五国”元首会晤的初衷是加强边境地区信任,以后逐步扩大到政治、安全、外交、经贸等各个领域开展全面互利合作。随着会晤内容的不断充实,在“上海五国”框架内先后建立超五国执法与安全、国法、外交等部门领导人的会晤机制。今年还将先后举行五国文化部长和总理的首次会晤。

  上海五国”提高层次后面临的诸多问题:

  1,“上海五国”在发展进程中业已形成的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基本思想,应当继续发扬光大,使之成为冷战结束后新的国家关系的典范。

  2.经济发展是五国的共同愿望,也是共同面临的迫切问题,五国必须大力加强各成员国之间在经贸领域的合作,使之跟上五国之间政治合作的进程。

  3.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在地区内十分猖撅,“上海五国”深受其害。此外,与这三股势力密切联系的还存在着诸如非法倒卖武器、毒品和非法移民等犯罪行为,也对地区的和平、社会的稳定造成极大危害。

  4.“上海五国”建立新型国家关系和建立新型合作关系的原则思想和实践得到了国际社会广泛的赞同和支持。“上海五国”,特别是提升层次后的“上海五国”不可避免地将同其他国家、国际和地区组织开展对话、交流和合作,也势必在将来接受新的成员。

  5.由于地理位置的重要性和资源特别是油气资源的丰富储量,大国运用政治、经济、军事、民族宗教等各种手段对中亚的争夺有加强的趋势。这将给地区内各国的政局和社会的稳定带来极大影响。

  对付共同威胁需要合作机制 

  图库莫夫(哈萨克斯坦总统战略研究所外交和国际关系室主任) 

  今天,中亚是全世界冲突最多的地区之一。这一地区存在的共同严重威胁、这一地区及相邻地区形势的发展及其对各国的影响,使有关各国一首先是俄罗斯和中国一对中亚安全的关注日益增强。

  近年来在中亚国家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表明,这一地区正在被拖人宗教极端主义和国际恐怖主义的轨道。对这一地区形势的分析显示,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产生有着内外两种因素。遗憾的是,这两种因素都是长期和慢性的。

  这一地区的极端主义还伴随着一系列其他严重问题,包括非法贩卖武器,国际有组织犯罪泛滥,毒品问题,非法移民等。

  今天这一地区的所有国家都在采取措施来控制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但是,各个国家的行动如果没有这一地区和其他有关国家的合作,结果不可能是有效的。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和贩毒已成为跨国的国际现象,与它们的斗争也只能通过共同的努力。

  在这种形势下,一个迫切的任务是在这一地区形成地区安全组织。应该看到,到目前为止这种组织还没有形成,各国基本上都是单独地同面临的安全威胁作战。

  我们认为,这一地区形成地区安全组织的现实基础是集体安全条约和“上海五国”机制。集体安全条约可以是中亚地区安全架构的第一层次,囊括了更多国家的“上海五国”可以是中亚安全架构的第二层次。

  “上海五国”的发展正展示出越来越积极的趋势,它的合作前景也越来越广阔。由此,我们认为,现在已经到了采取措施提高它的正式地位、扩大它的功能、充实它的内容、使它成为中亚地区安全体系的一个组织的时候了。

  中亚地区具有经济优势 

  阿卜杜拉达耶夫(吉尔吉斯斯坦安全会议副秘书,总统战略研究所所长): 

  在人类文明发展到21世纪的今天,任何一个国家甚至是经济和军事上最强大的国家都无法单独应对对国际安全的挑战。

  因此,我们共同寻找可靠和协调的机制以迎接挑战是十分自然的。在这一方面,“上海五国”机制的发展为我们提供了独一无二的经验。

  “上海五国”机制的有效性取决于各参加国的意志。吉尔吉斯斯坦坚定不移地完成它为保障中亚地区安全所承担的义务和责任。

  现在中亚地区的最大危险是这里存在的冲突形势。这一冲突不大会变为国际冲突,但在目前的条件下,解决这一冲突困难极大。

  现在出现了一种宗教势力跨国发展的趋势。在世界各地发生的一系列冲突中,都可以看到世界宗教极端主义相互联系的特点,包括战斗人员的流动,武器和财政的支持。不过,应该十分谨赓L也对待这种情况,不能简单地把每一个宗教极端主义的行动都说成是世界穆斯林一致的表现。

  中亚地区在经济方面有三个优势:

  资源优势。它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储存,还是世界棉花的重要产地。

  市场优势。中亚有6000万人口,在经济改革中中亚已经向市场经济模式转换。随着世界市场的日益饱和,中亚是一个广阔的市场。

  交通优势。中亚历史上一直是联系欧亚的桥梁。过去有丝绸之路,1992年开通了从鹿特丹到连云港的欧亚大陆桥。即将开辟的第三个欧亚大陆桥将联系欧洲一波斯湾一远东,使中亚成为连接亚洲和欧洲的主要桥梁。

  吉尔吉斯斯坦高度评价“上海五国”在建立稳定和安全的世界秩序中的作用。它不仅对我们这个地区、而且对全世界的安全和稳定都有重要意义。我们将努力使“上海五国”更加巩固,使它的国际威望不断提高。

  “上海五国”的发展要务实 

  科诺金(俄罗斯战略研究所所长): 

  中亚地区各国政治体制独特,有自己的特点。这一地区的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势力连成一气。这一地区的形势影响到俄罗斯的安全,车臣非法武装同这一地区的极端主义势力不可分。

  中亚安全的主要外部因素是阿富汗形势。阿富汗问题不解决,中亚地区永无宁日。中亚一些国家的经济和军事实力较弱,受阿富汗局势的影响很大。“上海五国”应同其他一些地区大国如伊朗和印度合作,以帮助阿富

  汗和平进程的发展。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就会促进整个中亚地区的安全与稳定。

  “上海五国”的发展要务实,要解决具体问题,实事求是,提高效率,增强国际威望,并且要有助于每个国家的生活水平提高。

  “上海五国”经济合作的主要领域是能源和交通,这两个领域都是花钱特别多的领域。问题是谁将是主要的投资者?是中方、俄罗斯还是西方国家?

  经济合作范围需要扩大 

  博博卡洛诺夫(塔吉克斯坦总统战略研究所副所长): 

  在“上海五国”的经济合作中,重点领域除了能源和交通之外,还应该加人一个水资源问题。中亚国家已经感觉到了水资源匾乏,鉴于人口增长 和经济发展,对水的需求将会增加。不解决水资源问题,中亚地区就不能解决经济、生态、稳定等问题。对中亚而言,水是21世纪最尖锐的问题。

  在经济合作方面,中国和俄罗斯应是主要投资者。发展能源和交通合作是需要大量资金的。资金问题可能会影响合作。

  经济合作不应仅限子能源和交通领域,它应该在更广泛的领域展开,例如在投资金额较小的轻工、食品、化工、汽车、加工等领域的合作可以加快我们的合作步伐。塔吉克斯坦已经有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合资企事业。

  中俄应做出更大贡献 

  阿卜杜拉耶夫(乌兹别克斯坦外交部部长顾问): 

  乌兹别克斯坦对“上海五国”的发展不能不表示欢迎。中亚是许多大国利益的交叉汇合地区。对这个地区稳定的最大威胁是阿富汗的局势。阿富汗已是恐怖主义、毒品生产和贩毒基地。阿富汗的主要问题是内部混乱无序,发展前景不确定。用军事手段解决不了阿富汗问题。“上海五国”应把解决阿富汗问题作为重点。中国和俄罗斯是两个大国,应在反对恐怖主义、反对走私、反对贩毒方面做出更大贡献。

  乌兹别克斯坦对“上海五国”有很大兴趣,而且对它的态度越来越积极。这符合我们的利益,有利于维持这一地区的安全。乌兹别克斯坦的立场与“上海五国”是一致的。没有乌兹别克斯坦的参加,在这一地区建立完整的安全体系是不可能的。

  我们这个研讨会的优点是不讨论中亚各个国家的内部问题。不过,这些问题是存在的。在对中亚安全问题产生的原因进行分析时,西方有一种把内部因素绝对化的倾向。这是一种歪曲的理解。

  “上海五国”发展中的具体问题 

  博加图拉夫(俄罗斯科学院美国和加拿大研究所副所长): 

  “上海五国”有两个重要特点:一、这个机制不是从经济开始的,而是从政治军事问题发展起来的。因此,它在世界上引起特别关注,有些关注是好的,也有些是出于谨慎。二、这个机制的成员国各自的潜力非常不同,一个是现在经济繁荣的中国,另一个是军事实力依旧强大的俄罗斯,还有一些是处于复杂的政治经济过程中的中小国家。由此可见,“上海五国”既有很大的发展前途,但同时也是非常脆弱的一面。我们要十分慎重。“上海五国”机制产生于现实生活,它不是政治家头脑的产物,不过它的发展要一步步。我认为可以先考虑四个具体问题:1.“上海五国”可以首先在改善中小国家领导人之间的关系上做些工作。2.认真慎重地研究什么是伊斯兰威胁。3.如果没有经济合作的发展,该机制将一事无成。现在俄罗斯许多大企业掌握在商人的手中,在谈论经济问题时有必要吸收他们参加。4.在民众中广泛宣传“上海五国”,增加相互民间交流,使人们知道“上海五国”是怎么一回事情。

  会议的几点共识 

  俞新天(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 

  经过两天的讨论,来自各国的代表表述了自己的观点和意见。尽管各国都有自己的特点和观察问题的特别角度,我们还是达成了许多共识:

  1.会议畅所欲言,充分讨论,取得了丰富成果,达到了预定目标。所有的与会者都高度评价“上海五国”的意义。认为它对地区的和平、稳定、发展、合作已起到巨大作用。在世界上提供了平等、互惠互利、互相尊重、共同发展的范例。大家都认为它应当提升层次,完善内部机制,根据上海五国的情况,探索自己独特的模式。

  对于它成为地区合作组织的目标、条件、时机、步骤等展开了争论,对其进一步发展的短期与中长期前景有很大的助益。

  2.所有与会者都从本国的实际出发,强调了“上海五国”在安全、军事、边界等领域合作的必要性。认识恐怖主义、宗教主义、民族分裂主义对地区安全的主要威胁,认识贩武、贩毒、跨国犯罪、非法移民等对地区安全的破坏性。这些必须各国共同合作才能抗衡。大家强调了谨慎地采取政策的必要性、要区别穆斯林国家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宗教极端主义,还要联合国际上的其他力量促使解决阿富汗的问题。

  3.所有与会者都对上海五国的经济合作抱有希望。对其经济潜力评价很高。有丰富的资源、一定的工业基础、广泛的经济联系、相当素质的人力资源。涉及了交通、能源、矿产、农产品、轻工业、化学工业、汽车工业、环保业、旅游、医疗卫生、水资源利用等等内容。在经济合作方式上,讨论了政府与企业并举,各国相互投资建厂,建立自由贸易区,国际融资,协调关税,促进贸易及其他经济功能,以及上海五国的经济合作如何与地区其他机制、国际经济组织协调。

  来源:《国际展望》2001年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