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上合研究>专家论坛

总论:肩负历史使命,开创美好未来

发布时间:2013-12-12 16:14:33作者:吴宏伟文章来源:载李进峰,吴宏伟主编《上海合作组织发展报告(2012)》,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7月第1版。

  要:2011年上海合作组织迎来了成立10周年的时刻,尽管经历了许许多多困难和艰难险阻,上海合作组织依然取得了巨大成就。近年来,在上海合作组织取得不断进步与发展的同时,世界政治与经济形势也在发生着深刻变革,中东北非地区一些国家发生动荡,伊核问题、朝核问题、阿富汗问题前景不明,美债危机尚未完结,欧债危机又烽烟再起。世界形势变化也对地区局势产生了重大影响。在新形势下,上海合作组织肩负着稳定地区形势,发展成员国经济的历史使命,上海合作组织将成为成员国应对各种危机和挑战的“防火墙”。

关键词:世界形势 上海合作组织 新发展 新挑战

作者简介:吴宏伟,法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中亚研究室主任、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副秘书长。

 

  上海合作组织面临复杂多变国际政治经济形势

(一)中东北非动荡使地区稳定受到威胁

目前世界上有两大危机影响着世界和平发展。一个是以阿拉伯世界社会动荡与政权更迭为代表的政治危机,另一个是以美国次贷危机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为代表的经济危机。我们始终认为,如果说经济自由主义是导致美国出现次贷危机的重要原因之一,那么西方国家倡导的政治自由主义则是近年来许多地区陷入动荡的根本原因之一。在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开始加强金融监管;“9·11”以来以及英国发生大规模骚乱之后西方国家也都加强了对网络监管的力度。显然,西方国家都已经意识到不论是经济领域还是社会政治领域完全的自由主义会带来极其严重的危害,政府的监督管理是必不可少的。然而遗憾的是西方主要国家一方面加强对本国的管理、强化政府的职能,另一方面却仍然以“民主”、“人权”为名向其他国家强行推行“自由化”,甚至拨出专门经费资助研究突破别国网络的技术项目。

2011年世界政治形势和地缘政治格局发生了深刻变化,发生了许多对世界政治产生深刻影响的重大事件。这些事件具有突发性强,发展迅速,发展趋势难以预料的特点。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发生在中东北非被称为“阿拉伯之春”的动荡。中东北非出现的“阿拉伯之春”运动,起因看起来是一起简单的偶发事件,实际上有着深刻的历史背景和社会因素,再加上包括美、英、法等西方国家以及不同宗教势力和利益集团的外部因素干扰,延长了动荡的时间,增加了恢复正常秩序的难度。这场运动是“动荡”、是“变革”,还是“革命”?其性质难以界定,未来发展趋势也没有人能够完全把握。但显然各种政治和宗教甚至是恐怖势力都不干心落后,极力影响形势发展进程。面对亲西方政治强人不断倒台,美国等西方国家为了维护自己在中东北非地区的战略利益,不愿意在这场社会大动荡中做一个被动的旁观者,而是希望把握难得机遇,利用强大的宣传机器和无人能比的政治经济实力极力引导地区形势朝有利于自己利益的方向发展。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即2012年是很多西方国家总统选举年。这些国家领导人在国内业绩平平的情况下到国外去寻找“业绩”。为了向本国选民显示自己对别国“民主”和“自由”的支持,占领道德的“制高点”,不惜动用武力干涉别国内政,用沾满受害国民众鲜血的双手去赢得本国“选民”的“支持”与“喝彩”。他们极力把自己打扮成中东人民的“代表”,甚至表现得比中东人还要更像“中东人”。不仅如此,一些政客还企图把动荡引入其他地区,借以推翻没有完全站在自己立场一边或价值观不尽相同国家的政府,以凸显自己是“民主”和“自由”的捍卫者。

一些国家政治和社会动荡对地区安全与稳定造成了严重冲击,新的地缘政治格局正在形成,社会矛盾和外部势力干预成为影响一个地区和国家政治发展的重要因素。

(二)美债与欧债危机影响世界经济发展

在中东北非动荡加剧,叙利亚困局难解的同时,世界经济也在深受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深刻影响。实际上,欧洲债务危机是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引起世界性金融危机的延续,都是系统性和结构性危机。在那次金融危机过程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普遍受到不同程度冲击和影响,出口大幅下降,本币贬值,失业人口增加,房地产萧条,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降,银行倒闭。在困难条件下,成员国团结一心,相互帮助,经济逐步发展,最终度过了难关。现在,每一个国家的经济与世界经济的联系越来越密切,区域经济一体化趋势越来越明显。

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欧洲经济一体化走在了前面。欧盟的经济一体化,特别是欧元区的出现在世界范围内具有示范意义,它的经验和教训对其他经济体来说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欧元诞生之初受到多数经济学家的吹捧,认为它代表了今后世界经济的发展方向。然而,在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之后欧洲又出现主权债务危机对看好欧元发展前景的观点泼了一盆冷水。欧洲债务危机使欧元前途受到严峻挑战。实际上,在2011年年初我们在国内较早注意到欧债危机已经显现,我们认为欧债危机是欧元区根本性矛盾进一步发展的必然结果。虽然希腊得到欧元区国家的大力救助,但导致危机出现的因素却没有从根本上消除。除希腊外,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等欧元区国家也面临和希腊一样的困境。由于2012年将有大量国债到期,因此2012年欧债问题预计会比2011年国家严重。而且,危机短时间内无法很快消除,同时今后可能会是周期性的不断发生。除债务危机外,在欧盟经济完全一体化情况下,成员国经济发展两极分化情况将更加突出,德国依靠实体经济雄厚的技术、资金和人才优势将不可避免在欧盟内部获得更大主导地位,而其他经济实力弱小国家的企业因为缺少资金、技术和人才优势缺少竞争力而将逐步被淘汰出局。德国更加强大,在欧盟具有更大话语权。未来欧盟将很有可能出现两种情况,一是欧元区解体,二是建立以德国为主导的由其他成员国出让更多主权的国家联盟。

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将不可避免导致消费市场萧条和萎缩,使上海合作组织对欧洲市场依赖较大的成员国会受到一定影响。与此同时,美国虽然经济开始复苏,但基本状况也并不比欧洲强多少。2011年美国国会两党上演的提高国债上限之争着实让全世界人民都捏了一把汗。2007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政府赤字大幅度上升,举债度日成为家常便饭,国债纪录屡创新高。20115月,美国国债触顶,达到美国国会2010年立法设定的14.29万亿美元的政府债务余额上限。82日,在距离最后期限不到10个小时,总统奥巴马正式签署获两院投票通过的提高债务上限议案,暂时避免了债务违约严重冲击本已疲弱的美国经济。但美债问题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提高债务上限是为了借到更多的钱,形成恶性循环,从而演变成周期性危机。与欧洲相比,美国有大量印刷世界货币——美元的便利条件。为了缓解还债压力,美国已经开动印钞机,增加货币投放量。其结果是美元持续贬值,其他国家美元外汇储备实际价值大幅缩水,对购买美国国债的国家也造成巨大损失。美元贬值还推高了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引起严重通货膨胀,进而影响到世界经济的复苏和健康发展。

(三)地区性国际组织作用明显提升

多年以来,以国际组织为基础的区域经济一体化是世界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一些国家愿意参与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但对国家主权十分看重,并不愿意因为经济一体化而使主权和独立受到更多影响。自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国际组织在帮助成员国应对危机与挑战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最近几年这种过度担心一体化会影响国家主权和独立的观念正在逐渐发生变化。在一些地区,政治一体化进程已经开始。在以一国之力应对复杂国际政治经济形势日益困难条件下,越来越多的国家希望通过参与地区性国际组织来提高本国国际地位,实现自己的政治诉求,获得自己的政治利益,确保国家安全不受外来势力的侵害。同时,成员国还可以通过国际组织发出一致声音,提高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而很多国际组织在遇到重大国际事件以及涉及本地区切身利益事件时也都积极行动起来,表明态度,采取措施,施加影响力,显示出区域性国际组织在解决地区问题的独特地位和作用。在这方面表现最突出的就是欧盟。欧盟从经济合作起家,解决欧盟内部经济问题。现在欧盟已经是一个强大的政治经济同盟,不仅解决内部问题,而且在世界各地显示自己的“强壮肌肉”,如代表27个成员国统一和能源供应国进行谈判,增加谈判分量和筹码。欧盟不仅维护自己的“利益”,争取更多的“好处”,还把别人的“东西”往自己的口袋里“抢”,如欧盟强制向其他国家航空公司征收不合理航空碳排放税,在解决与其他国家经济矛盾与纠纷时显示出强势地位和力量。阿拉伯国家联盟以及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在中东动荡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在上海合作组织区域内存在众多的其他国际组织和合作机制,它们也都发挥了不同作用。在该地区最活跃和最有效的是欧亚经济共同体和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前者在俄罗斯主导下积极推动地区内经济一体化,后者进一步加强安全与军事合作以维护地区安全与稳定。地区性国际组织作用的明显提升将导致不同地区各种力量出现新的分化组合。

  隆重庆祝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十周年

(一)举办各种类型的庆祝活动

2011年是上海合作组织成立10周年,各成员国都举行了多种多样的庆祝活动,主题主要就是回顾组织过去10年发展路程,展望未来发展前景。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外交部主办“十年安全与合作之路:上海合作组织应对现代威胁和挑战的成功经验”国际学术研讨会。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以庆祝专辑形式出版了2011年度《上海合作组织发展报告》,并于20119月在西安欧亚经济论坛期间与会议主办方和上海合作组织秘书处联合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上海等地举行了多场庆祝上海合作组织成立10周年国际学术会议。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615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召开的上海合作组织元首峰会。这次峰会的主题是回顾过去、展望未来、凝聚共识、巩固团结。会议回顾和总结了10年来上海合作组织取得的成就和发展经验,深入分析了当今国际和地区形势发展现状,对组织未来发展作出了战略规划。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讲话中指出,上海合作组织诞生顺应了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时代潮流,反映了新形势下成员国人民求和平、促合作、谋发展的共同愿望和要求。10年中,成员国团结一致,推动上海合作组织不断向前发展。上海合作组织取得的成就说明该组织是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保障,是促进地区各国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大动力,有着更加美好的发展前程。成员国应该牢牢把握组织未来发展方向,全力将上海合作组织建设成为机制完善、协调顺畅、合作全面、开放和谐的区域合作组织。

(二)成立十年上海合作组织成果显著

2011年上海合作组织阿斯塔纳峰会发表的《上海合作组织十周年阿斯塔纳宣言》对组织过去10年工作给予高度评价,指出,“上合组织成员国在21世纪初为深化本地区内的睦邻友好伙伴关系而作出选择,在共同发展方面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果,已成为国际社会的典范。”“十年来,上合组织已成为公认的具有重要影响的多边组织,积极促进了本地区和平与发展,有效应对了当代各种威胁与挑战。”上海合作组织10年成果表现在不同领域的方方面面。

首先是组织机制和对外合作机制越来越完善,先后吸收蒙古、巴基斯坦、印度和伊朗为观察员国,给予白俄罗斯和斯里兰卡对话伙伴国地位,与阿富汗建立了联络小组。在组织内部建立了元首会议、政府首脑会议、国家协调员理事会会议、各部门领导人会议(包括总检察长会议、国防部长会议、最高法院院长会议、交通部长会议、教育部长会议、文化部长会议、农业部长会议等),设立了秘书处和地区反恐机构两个常设机构,成立了银行联合体和实业家委员会以及上海合作组织论坛,搭建了工商论坛和欧亚经济论坛等民间交流与合作机制。

其次是通过了众多重要文件、协议和条约,如《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上海合作组织宪章》、《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长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多边经贸合作纲要》等,为成员国多边合作奠定了坚实的法律基础。

第三是各领域合作踏实稳步向前推进。在安全领域,为应对新威胁和新挑战,建立了安全会议秘书、最高法院院长、总检察长、公安内务部长、国防部长、禁毒部门领导人和紧急救灾部门领导人会议等定期会晤机制,在打击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分裂主义、非法贩运毒品和武器、跨国有组织犯罪等方面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合作。在经贸领域,2011年六个成员国对外贸易总额达到46509.0亿美元,其中中国与其他成员国贸易额达到1113.4亿美元。成员国还成立了海关、质检、电子商务、投资促进、发展过境潜力、能源、现代信息和电信七个工作组,积极推动各领域合作。成员国间在互联互通网络型项目合作领域进展显著,农业和高新技术领域的合作潜力逐步挖掘。在人文方面,上海合作组织大学组建工作有相当大进展,各成员国之间的民间交往渐趋频繁,传统友谊得到进一步巩固,青年交流、卫生、文化、教育、紧急救灾等领域合作蓬勃开展。

第四是对外交流有声有色。上海合作组织已经是联合国大会观察员,与独联体、欧元经济共同体、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经合组织、联合国亚太经社理事会等国际组织签署了合作谅解备忘录。上海合作组织也与其他重要国际组织和一些国家建立了密切联系。通过对外交往,上海合作组织成功消除了国际社会对上海合作组织的疑虑,以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为主要内容的上海精神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认可。

  2011年上海合作组织的新发展

2011年是上海合作组织发展进程中十分重要的一年,是回顾过去展望未来的一年,是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一年。这一年上海合作组织脚踏实地,各方面工作取得新的进展。

2011年第一件大事是2011年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隆重召开上海合作组织第11次元首峰会。元首们回顾了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十年来所走过的道路以及取得的成绩,指出在应对新挑战和新威胁,实现经济、社会、人文发展等领域加强和发展同联合国的交往是本组织对外交往的优先方向,本组织的最重要目标是提高上合组织国家人民的民生和福祉,本组织将进一步大力加强文化、环保、科技、创新、卫生、旅游、体育领域合作,应对自然和人为灾害威胁。

2011年第二件大事是2011117日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举行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总理)理事会第十次会议。会议研究了当前国际和地区形势,探讨落实20116月阿斯塔纳峰会共识以及继续推进安全、经济、人文等领域合作等问题,并规划了本组织下一阶段的发展,确定了未来10年务实合作基调。

部门领导人会议进一步推动多领域合作深入发展。首先在军事安全领域机制建设更加完善,合作内容日益丰富,成果显著,有效推动上合组织安全合作向多领域、纵深化方向发展。2011317日成员国国防部长会议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召开;330成员国禁毒部门领导人会议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召开;425日上合组织框架下首次成员国军队总参谋长会议在上海举行;429日成员国第六次安全会议秘书会议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举行;921日上合组织地区反恐怖机构理事会第19次会议在北京举行; 9月28成员国紧急救灾部门领导人第六次会议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市召开;1018日第六届成员国最高法院院长会议在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首都塔什干召开。这些会议和一系列具体行动表明,安全领域合作已经成为上海合作组织合作最深入,机制最完善,效果最明显的领域,有效应对了区域内三股极端势力的威胁,维护了地区安全与稳定。

在经济领域,成员国间贸易持续增长,贸易联系更加密切,区域内投资环境不断改善,投资规模逐渐扩大,投资领域不断扩展。经贸合作领域部门领导人会议主要有20111028日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在莫斯科召开第五次交通部长会议。

经济领域的农业合作虽然开展时间较晚,但得到成员国高度重视,发展潜力巨大。20106月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在塔什干签署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间农业合作协定》,1026日首届成员国农业部长会议在北京举行,正式启动成员国农业合作。20118月上海合作组织部分成员国的农业官员在中国新疆乌鲁木齐讨论了农业合作的具体方式,农业合作已经成为组织区域合作的一项重要内容。

人文合作是上海合作组织近年来重点推动的合作领域。第八次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文化部长会议于201151820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举行,会议期间各国联合举办了上合组织成员国艺术节,各国艺术团均奉献了精彩演出。20111221日,在兰州举办首届上海合作组织大学生艺术联欢节。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成员国双边文化合作也进行得有声有色。合作已经从过去单纯的文化团体交流不断向保护和传承民族文化、文化设施管理与利用以及文化产品市场化方向发展。文化合作增进了成员国民众相互了解与信任,为上海合作组织政治和经济合作奠定了坚实的民众基础。教育合作是人文合作重要组成部分,2011年也取得很大进展。20111169日,上海合作组织大学在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举办第四届教育无国界国际教育周会议。成员国教育机构和组织联合举办学术会、座谈会和圆桌会议,在成员国教育机构和科研教学工作者之间展开教学以及改革经验的交流,合作内容十分丰富,合作程序更加规范。

  上海合作组织面临的重要挑战与对策建议

    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以来一直是有利条件和不利条件、机遇和挑战并存。有利条件促进了上海合作组织快速发展并取得巨大成就。而不利条件也并没有随着组织发展而完全消除,随着2011年和2012年上半年国际形势剧烈变化,上海合作组织面临的挑战也更加复杂,更加严峻。

(一)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安全与稳定受到实实在在的威胁

上海合作组织在安全方面受到的威胁与挑战主要有四个方面:

一是中东北非地区动荡对上海合作组织地区稳定产生影响。中东北非发生的动荡与变革不仅改变了该地区地缘政治格局,也对国际关系和地区地缘政治格局产生巨大影响。中东北非一些国家陷入内乱,长期执政领导人下台。各种政治势力角逐和博弈更加激烈,恐怖组织、极端宗教势力乘机扩大势力范围和影响力。从以往在推翻强人统治进行“民主”选举的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看,选举结果多是伊斯兰教色彩较浓的政党或非亲西方政党通过选举上台或在议会中占据了多数。或许这也是美国等西方国家为什么那么积极介入中东地区冲突的重要原因。西方大国希望引导变革向有利于自己方向发展,重新培植亲西方势力上台,但效果有限。比较危险的是这种动荡有向其他地区扩散的危险,比如20111216日在哈萨克斯坦西部城市发生骚乱,造成十几人死亡,数十人受伤。虽然事件很快平息下去,但却让各国政府提高了警惕。各成员国对国际和地区形势发展都有清醒的认识,都在采取积极应对措施,迎接挑战。

面对中东北非乱局,上海合作组织完全站在公正、合理、毫无私利的立场之上。在2011615日召开的上海合作组织元首峰会上,元首们“呼吁尽快稳定该地区局势,支持该地区国家根据本国国情和历史文化特点推动民主发展,认为各国内部冲突和危机只能通过政治对话和平解决,而国际社会的行动应有助于民族和解进程,严格遵循国际法准则,并充分尊重有关国家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恪守不干涉内政原则。”成员国领导人再次强调联合国在解决国际危机中的作用,认为“联合国作为独一无二、具有公认合法性的组织,在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促进共同发展、加强国际合作方面发挥着核心作用” [1]。在叙利亚局势最为紧张,动荡最为激烈的时候,中国和俄罗斯在联合国安理会否决了少数国家提出的关于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中国和俄罗斯投出否决票并不是在为自己谋取私利,也不是在支持谁或反对谁,而是认为安理会在叙利亚的行动,应符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应该有助于紧张局势的缓解,有助于推动政治对话,化解分歧,有助于维护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中国和俄罗斯的立场已经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理解和支持

二是三股极端势力在上海合作组织一些成员国活动猖獗。在世界形势复杂多变的背景下,国际恐怖主义势力、宗教极端势力和国家分裂势力在一些地区出现活跃态势。进入2011年以来,在上海合作组织一些成员国部分地区,恐怖势力活动猖獗,恐怖暴力事件增多。2011124,莫斯科多莫杰多沃国际机场遭恐怖分子自杀式炸弹袭击,37人死亡,120多人受伤。2011年哈萨克斯坦南部地区发生多起恐怖袭击事件。20117月在中国新疆和田和喀什地区相继发生三起严重恐怖暴力袭击事件,造成16名平民和1名警察死亡,40多人受伤。恐怖暴力袭击事件的增加与整个大的国际和地区形势剧烈变化有关,也使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安全与稳定受到严重威胁与挑战,促使成员国更加紧密加强合作。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有决心也有能力维护地区安全与稳定。上海合作组织已经签署了反恐怖主义公约,但这还不够,还应该用集体的力量迫使西方国家在反恐问题上放弃实行双重标准,促使国际社会在界定和反恐怖立场上达成广泛共识,积极推动联合国通过新的反恐怖主义公约。

三是阿富汗局势变化与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会对包括上合成员国在内的周边国家产生影响。美国主导的北约发动阿富汗战争以来,上海合作组织一些成员国被迫卷入美国主导的阿富汗战争,包括向美国为首的北约军队提供军事基地以及陆地和空中运输通道、个别国家向阿富汗派遣少数非作战军事人员等可能导致恐怖组织的报复。盘踞在阿富汗的恐怖组织不断向相邻中亚地区渗透。越来越多的来自阿富汗的毒品在本地区扩散,毒害当地民众,并通过中亚向俄罗斯、欧洲地区贩运。美国在阿富汗局势没有稳定的情况下匆忙提出2014年前全部撤军计划,增加了阿富汗未来前景的不确定性。在解决阿富汗问题上上海合作组织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如何应对美军撤军之后阿富汗局势是近年来在专家层面讨论得最多的问题之一,但至今上海合作组织还没有提出切实可行的应对措施。

四是社会问题和社会矛盾成为上海合作组织需要重点关注和重点解决的问题之一。社会问题在每个国家都存在,即使是西方发达国家也都因就业、社会保障、种族、宗教等问题冲突和矛盾不断,社会骚乱时有发生。中东北非动荡表明,社会问题已经成为影响国内稳定的重要因素。它既是国内问题,也是区域性国际问题。随着人口增加、通货膨胀日益严重、生存环境不断恶化,可以预见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面对的社会问题和社会矛盾将会更加突出。在这种情况下,成员国只有加强合作,依靠集体的力量才能有效缓解社会问题带来的压力。

总之,在世界形势变化无常,地区动荡加剧,三股极端势力猖獗的背景下,上海合作组织面临维护地区安全与稳定的巨大压力。目前除上海合作组织在这一地区进行安全合作外,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发挥着主导作用,两者在维护地区安全和稳定方面目标是完全相同的。考虑到两组织在安全领域功能的重叠,以及成员国对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依赖性更强,中国在积极推动上合安全合作的同时,是否也可以用“集体安全条约组织+1(中国)”的形式有选择性地参与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在中亚地区的安全行动。这是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二)世界经济复苏乏力,贸易保护主义盛行,欧债危机加重,对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经济发展与合作产生消极影响。

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经济发展与国际和地区经济发展状况密切相关。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国际金融危机,导致消费品市场萎缩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对以出口为主要导向,对国际市场依赖程度较高的中国和严重依赖能源出口的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经济发展造成巨大冲击。美元和欧元不断贬值,意味着主要以美元和欧元作为外汇储备的中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财富大幅缩水。原油价格上涨虽然对俄哈两国有利,但却带动成品油价格不断提高,食品价格高涨,通货膨胀已经严重影响到每一个成员国普通民众的生活,对各成员国政府造成巨大压力。外汇储备多元化、投资多元化、成员国间贸易向本币结算过渡,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需要采取更多切实有效措施才能避免遭受更大损失。

(三)不同机制对上海合作组织经济合作形成干扰,利益纷争弱化上海合作组织经济合作职能。

在上海合作组织区域内存在若干区域性国际组织和国际合作机制。俄罗斯和中亚多数国家都是欧亚经济共同体和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中亚国家还和其他大国建立了多个国际合作机制,如哈萨克斯坦倡导的“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土耳其推动的“突厥语国家元首会议”、北约设计的“和平伙伴关系计划”、美国的“大中亚计划”(最近美国又提出换汤不换药的“新丝绸之路计划”、日本的“中亚+日本”外长会议机制等。中亚国家还参加了数十个区域性国际组织。虽然没有哪个国际组织明确规定本组织成员国不能参加其他国际组织,但这些组织或机制功能至少在部分领域存在相互重叠情况,相互牵制和相互影响不可避免,有些合作领域或合作项目对其他组织或国家具有明显的排斥性。虽然俄罗斯也是上海合作组织重要成员国,但在俄罗斯看来,欧亚经济共同体和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重要性显然要高于上海合作组织,后者应该是前者的补充。这种看法多少会影响俄罗斯对上海合作组织经济合作的态度和立场。俄罗斯在欧亚经济共同体框架下积极推动成员国一体化进程,俄白哈关税同盟已经开始运转,今后可能还会进一步发展成统一经济空间乃至完全的政治经济一体化组织——欧亚联盟。俄白哈关税同盟的建立对中国、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等非同盟国与俄白哈三国贸易产生巨大影响,比如吉尔吉斯斯坦对哈转口贸易大幅下降,数十万人生计受到威胁。

企业之间利益纷争是影响成员国间经济合作的又一重要障碍。一个组织成员国之间经济合作讲究的是双赢和多赢,如果一方只想自己获得最大利益,忽视乃至损害其他方的利益,这种合作肯定是不可持续和长久的。以上海合作组织能源合作为例。从理论上讲,上海合作组织能源合作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这里面既有中国这样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也有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这样重要的能源输出国,双方的有效合作一定会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基于这种理由,乌兹别克斯坦和俄罗斯提出建立上海合作组织能源俱乐部的设想。但遗憾的是这一计划始终处于设想阶段。多边能源合作没有效果,双边合作,特别是中俄间能源合作也不十分顺利。中俄石油管线经历艰难坎坷终于建成,这是两国能源合作取得的巨大成就,值得庆贺。但自从管线建成后,双方却在管线运输费用上一直存在分歧。根据媒体透露资料,俄罗斯公司利用双方签订合同中存在的漏洞,坚持要求中国承担原油运输的全程费用,包括发生在俄罗斯境内的费用。此外,在原油运费校正系数方面,俄罗斯还要求每桶加价3美元。也有资料说俄罗斯管道运输公司坚持按照整条东西伯利亚至太平洋(西起伊尔库茨克州的泰舍特,东至太平洋沿岸的科济米诺湾)管线收取费用,而输往中国的石油并没有使用这条管线的大部分区段。材料显示,俄罗斯公司一直用威胁手段迫使中国石油公司支付不合理费用,使中国公司蒙受巨大损失。遗憾的是,中俄间类似这样的“合作”已经发生不止一次了。

尽管存在很多困难,但经济合作仍然是上海合作组织最重要合作领域之一。通过合作促进本国经济发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是成员国参与组织活动的主要目标和动力。在合作中实现共赢是合作能够持续发展的重要条件。在合作中既需要企业积极参与,更需要政府进行协调,上海合作组织也可以承担部分这样的职能。

(四)扩员问题短时间内难以解决。

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以来,扩不扩员,怎样扩员一直是成员国讨论的热点问题,也是国际社会普遍关注的焦点问题。2010年第十次元首峰会通过了《上海合作组织接收新成员条例》,条例规定,候选国应该属于欧亚地区,拥有观察员国或对话伙伴国地位,赞同与成员国开展积极经贸和人文合作,不处在联合国制裁之下,同其他国家没有武装冲突。条例的通过,迈出了扩员进程的第一步,但扩员问题显示出来的复杂性表明,从文件制定,到正式接受新成员之间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作为研究上海合作组织问题的学者,我们自然也在对这一问题进行认真思考。

上海合作组织扩员问题和上海合作组织定位与职能有密切关系。上海合作组织是区域性国际组织,由三大板块组成,分别是中国、俄罗斯和中亚部分国家。虽然部分中亚成员国之间还存在少数领土争议和划界问题,但在三大板块之间领土纠纷和划界问题已经基本解决,特别是中国与俄罗斯、中国与中亚国家之间已经完全解决划界问题,双方已经签署睦邻友好条约。三板块之间山水相连、人民血脉相通、文化相融、经济关系极为密切,具有天然的联系,因此上海合作组织在这一区域成立绝不是偶然的,把上海合作组织定位于这个区域是比较准确的。我们认为,上海合作组织如果扩员首先应该考虑处于这一区域但还没有加入该组织的国家——蒙古国和土库曼斯坦,它们的加入有利于地区稳定和经济发展。目前蒙古国已经是上海合作组织观察员国,而土库曼斯坦一直奉行中立政策。虽然上海合作组织有这个愿望,但加不加入还需要这两个国家自己做出决定。

接收地区以外国家成为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员国涉及到该组织重新定位问题,需要慎重谨慎对待这个问题,这也是组织定位始终伴随扩员问题不断被拿来讨论的原因之一。目前希望加入上海合作组织的国家主要是上海合作组织区域的周边国家,如印度、巴基斯坦、伊朗等。他们的要求引起了上海合作组织内部广泛的争议。虽然地区以外国家的加入可以壮大组织的声势,扩大组织的队伍,但由于它们不是不符合吸收新成员条例,就是与原有成员国存在领土纠纷,它们的加入会把这种纠纷和矛盾带到组织内部,从而削弱上海合作组织的职能,降低其工作效率。因此,在存在巨大分歧和不确定因素情况下匆忙吸收地区以外国家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对该组织发展极为不利。我们建议在吸收新成员时,应该把解决与原有成员国领土纠纷作为重要条件之一。

实际上,与地区以外国家合作形式上应该是多种多样的,不一定只有吸收新成员一种形式。除观察员国、对话伙伴国等机制外,也可以采取“上海合作组织+1”形式与任何国家进行对话与合作,或者和其他国家在就某一项目在规定期限内以“某某合作计划”形式进行合作。其他比较成熟国际组织采用过的合作方式、取得的经验和教训都值得我们认真学习和借鉴。合理的定位,切实可行的合作方式可以为上海合作组织尽快实现自己的发展目标提供帮助。
 
   来源:载李进峰,吴宏伟主编《上海合作组织发展报告(2012)》,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7月第1版。

[1] 2011年6月15日在阿斯塔纳举行成员国元首理事会会议发表的《上海合作组织十周年阿斯塔纳宣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