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上合研究>专家论坛

上海合作组织走过十年辉煌历程

发布时间:2013-12-12 16:14:33作者:陈玉荣文章来源:《当代世界》2011年第7期

  2011年6月15日,上海合作组织创立十周年纪念峰会在阿斯塔纳举行。峰会期间,成员国元首一致盛赞上海合作组织在各领域取得的巨大成就,强调当初关于成立上海合作组织的决定是“历史性的战略抉择”。上海合作组织的创立顺应了时代潮流,她的全面顺利发展反映了成员国的利益诉求,以及中亚地区安全与发展的客观需要,代表了国际政治新秩序的发展方向在十年发展历程中,上海合作组织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诸多启示,在多个层面树立了创新合作模式,极大地丰富了当今国际关系的理论与实践。

  树立新型国家关系 

  在十年发展历程中,上海合作 组织取得的辉煌成就首先源于成员国之间达成一致并始终奉行的“上海精神”可以说,“上海精神”是上合组织顺利、成功发展的灵魂。“上海精神”体现的理念、原则,推动形成了新型的国家关系发展模式。这种新型国家关系模式主要表现在:

  第一,平等、互利、共赢的合作关系。上海合作组织国家以“上海精神”为相互关系准则,即奉行“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原则。成员国之间相互尊重主权、独立、领土完整,互不干涉内政,成员国不论强弱一律平等上海合作组织坚持协商一致的行为规则,她赋予成员国真正平等的 权利。上海合作组织“在相互理解及尊重每个成员国利益的基础上寻求共识”、“在利益一致的领域逐步采取联合行动”[1]。十年来,在制定组织章程、通过重要协定或采取重大措施时,上海合作组织充分尊重每个成员国的利益和诉求,努力实践协商一致、互利共赢的合作模式,充分体现了不论国家大小,都享有平等决策权的精神。

  第二,结伴而不结盟的国家关系。上海合作组织倡导安全先行,以维护中亚地区安全为首要任务。成员国通过上海合作组织的平台,借助集体力量,致力于共同维护和保障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上海合作组织与北约有着本质的不同。上海合作组织诞生于冷战之后,《上海合作组织宪章》等文件确定的组织宗旨和目标是加强各成员国之间的相互信任和睦邻友好,维护中亚地区的长期稳定,推动建立民主、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新秩序。上海合作组织不具有结盟性质,安全合作不针对第三国或第三方,她不是军事政治组织。北约则是冷战的产物,已经落后于时代潮流。北约是具有结盟性质的军事政治组织,有明确的针对性,其成员之间是军事盟友关系。上合组织倡导新安全观和新理念,信守互利共赢的新时代规则,而北约依然坚守对外遏制战略,奉行零和游戏规则。显见,外界舆论称上合组织为“东方北约”,既是对上合组织的误读,也是毫无根据的。

  第三,多样文明共存的合作模式。多样文明共存反映了时代的发展潮流。上海合作组织主张不同文明、不同社会制度国家之间的和平共处。“上海精神”就是这一原则的具体体现。在上海合作组织覆盖的欧亚地区聚集着各种人类文明与文化,集中了众多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2003-2005年期间,一些西方国家试图通过“颜色革命”的方式对中亚国家进行民主改造,结果以失败告终。事实表明,人类文明的多元化发展是必然趋势。 在推动欧亚地区多样文明共同发展、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之间开展互利协作方面,上海合作组织堪称典范。

  第四,开放性的区域合作组织。上合组织是在国际关系格局、世界经济发生深刻变革的背景下成立和不断发展的,是一个和平、合作、开放的区域性国际组织。她坚持对外开放原则,先后吸纳了蒙古、伊朗、印度和巴基斯坦为观察员,以及白俄罗斯和斯里兰卡为对话伙伴。建立和保持着同独联体集安条约组织、欧亚经济共同体、联合国、东盟等地区和国际组织的合作关系。在解决阿富汗问题上同国际社会进行了对话与磋商。

  上海合作组织努力实践新型国家关系发展模式,其贡献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有效维护了中亚地区的稳定和安全,为各国经济建设创造了良好的外部安全环境。二是有力地促进了中亚地区经济的发展。表现之一,上合组织框架下的新型国家关系模式促进了中亚国家双边国家关系的全面发展,提升和密切了多边关系,从而有力地保证了中亚地区的稳定,营造了地区和谐。2007年,成员国签署的《长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不仅为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发展多边合作奠定了法律基础,更表达了各成员国长期发展互利友好合作关系的共同诉 求。表现之二,多年来,中亚国家借助上合组织,有效维护了各国社会的基本稳定和地区和平。十年期间,中亚地区经历了太多的事件和考验,其中主要有:"9·11”事件后,美国对阿富汗的军事打击行动,2005年独联体“颜色革命”浪潮冲击下的比什凯克“3·24”事件和安集延事件,2010年吉尔吉斯斯坦再次发生的政治动荡等重大历史事件。在中亚错综复杂的历史环境中,上海合作组织的地区安全支柱作用得到充分体现。换言之,如果没有上海合作组织,中亚地区今天的安全局面是难以想象的。

  倡导新安全观和新理念 

  共同防御、共同安全的诉求催生了上海合作组织。十年前,中亚地区可谓内忧外患,区域内分裂主义、恐J沛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活动猖撅,外部阿富汗的塔利班极端分子同中亚国家的极端势力内外勾结,严重威胁了中亚国家的社会稳定和地区安全。面对严峻的内外安全威胁,中亚区域内的相关国家切身感受到,任何一个国家都难以独自应对国际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分裂主义势力,以及跨国有组织犯罪的侵袭。因此,搭建多边合作机制,通过集体防御,共同应对各种形式的威胁,成为上海合作组织创始国领导人的共识。

  上海合作组织倡导新安全观和新 理念。经过十年发展,上海合作组织特色的安全观和安全战略渐趋成熟。首先,上合组织安全观把安全合作与经济合作置于同等重要的地位。上海合作组织顺应和平与发展的时代潮流,把安全与发展的两大任务有机融合。上海合作组织深刻认识到,“各国安全与发展紧密相连”[2]。一个国家缺乏安全保证就谈不上经济发展,没有经济发展也谈不上真正的安全。安全与经济相辅相成,上合组织安全合作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区域和平和繁荣。自从组织创立以来,成员国始终把安全与经济合作作为本组织的两大基本职能和优先发展方向。其次,上合组织坚持“以互信求安全,以互利求合作”的安全合作模式,谋求共同安全、共同发展和共同繁荣。与其他多边机制和国际安全组织的最大不同是,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是一种结伴而不结盟的新型国家关系。十年来,上合组织的行为模式为其他国家和地区解决争端和历史遗留问题、促进地区和平、实现共同利益发挥了示范作用,树立了榜样。

  安全合作内容与时俱进是上海合作组织的重要特征。上合组织成员国安全合作内容从最初的反恐、打击“三股势力”扩大到禁毒、反洗钱、反有组织犯罪及国际信息安全合作等诸多领域。上合组织的发展推进了成员国之间全方位的安全合作,涵盖战略安全、执法安全、信息安全、经济安全;有传统安全领域的合作,也包含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合作。合作范围不断扩大,从中亚地区扩展到周边的阿富汗。除此之外,上合组织高度重视国际网络犯罪等现代安全威胁,成员国之间创造性地进行了大型国际会议和大型活动的联合安保合作。关于未来十年上合组织的安全合作重点,成员国元首在《上海合作组织十周年阿斯塔纳宣言》中强调,当前“人类仍面临着金融经济震荡、地区冲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恐怖主义、跨国犯罪、粮食短缺、气候变化等威胁和挑战”。宣言呼吁国际社会采取共同行动应对各种现代威胁。

  上海合作组织在维护中亚地区和平与稳定方面发挥着重要和不可替代的作用,已经成为一支地区和谐的建设力量、维护地区稳定与安全的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柱。十年来,上合组织安全合作的主要成就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上合组织最早界定了“三股势力”的概念,最早提出了联合反恐的任务,最早肩负起地区维稳的重任。2001年6月15日,在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当天,组织通过了《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该公约明确指出,上合组织的 任务是,共同打击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打击跨国犯罪。为推动落实《上海公约》,切实打击三股势力,上合组织还通过了《上海合作组织反恐怖主义公约》和《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合作纲要》。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一个国际组织,像上合组织这样从理论到具体行为措施这般有针对性地部署反恐斗争。

  第二,上合组织明确地把安全合作、维护地区稳定作为第一优先方向,搭建了完善的安全合作机制。在组织框架内相继建立了国防部长会议机制、总检察长会议机制、地区反恐J沛机构、安全会议秘书会议机制、最高法院院长会议机制,上述机制的建立为成员国深人安全合作提供了坚实的机制保障。

  第三,通过了一系列安全合作的法律基础文件。除《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和《上海合作组织反恐怖主义公约》外,2004年又通过了《关于合作打击非法贩运麻醉药品、精神药物及其前体的协议》,2006年先后通过了《保障国际信息安全声明》和《行动计划》,2009年签署了《保障国际信息安全政府间合作协定》。

  第四,进行联合反恐合作。从2004年到2010年,上合组织地区反恐机构在成员国强力部门的协作与配合下,成功制止了500余起恐怖事件的发生;从2002年到2010年,上合组织框架内多次举行了不同层面不同规模的联合军事反恐演习,上述这些举措有力地遏制了地区恐怖主义和各种犯罪,最大程度上维护了地区和平与安宁。

  实践新型区域经济合作模式 

  上海合作组织区域经济的特色是,成员国、观察员、对话伙伴都是发展中国家,大多处于经济转型时期,经济状况相近,都面临发展本国经济的迫切任务。因此,谋求合作、寻求发展成为各国携手合作的共同驱动力。上海合作组织在成立之初,便将发展区域经济合作作为组织的优先发展方向之一。2001年9月,在首次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总理会议上,通过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间关于区域经济合作的基本目标和方向及启动贸易和投资便利化进程的备忘录》,正式启动贸易投资便利化进程。2003年通过了《上海合作组织多边经贸合作纲要》,2004年成员国总理会议批准了《<多边经贸合作纲要>落实措施计划》。上述文件确定了成员国多边经贸合作的优先领域,即能源、交通、电信等基础建设,确定了120多个多边合作项目。2006年,中国倡议并推出了多方参与、共同受益、互联互通的大型网络性项目,重点推动成员国之间的公路网、电力网和电 信网的建设。

  为促进成员国之间的经贸合作,推进贸易投资便利化进程,推动落实具体项目的实施,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搭建了经贸部长会议、高官委员会会议等定期会晤机制,成立了银联体和实业家委员会。此外,还成立了海关、质检、电子商务、促进投资与发展过境潜力、能源、信息和电信七个重点合作领域的专业工作组。

  上合组织国家之间的经济合作还体现在共同抵御外部危机方面。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成员国经济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为应对空前的危机,早日实现经济复苏,成员国携手合作,采取了众多联合应对措施。 为解决多边合作项目的资金瓶颈问题,缓解国际金融危机给中亚国家带来的财政困境,中国先后向上合组织国家划拨了120多亿美元优惠信贷。另外,中国还为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提供了专项贷款。这场冲击力巨大的国际金融危机给人的重要启示是,在经济全球化、区域化发展的当今世界,发展上合组织多边经济合作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以及成员国加强金融合作的迫切性。

  十年来,上海合作组织有力地促进了区域经济的发展,给中亚地区经济面貌带来极大改观。

  第一,中亚国家经济基础设施建设得到快速发展。通过中吉乌公路项目的实施,该公路道路状况极大改善,运输效率大为增强。利用中国提供给上合组织成员国的优惠信贷,塔吉克斯坦架起了数百公里的南北高压输变电路,修建了“杜尚别一哈纳克”公路(该公路将曾被高山阻断的塔南北两部分贯穿起来)。输变电线和公路项目的落实为塔国内经济建设和开发注人了新的活力。目前,上海合作组织正在大力推进交通、能源和通信领域互联互通的网络型项目。从亚洲通往欧洲的E40公路项目也在规划和建设之中。正如《上海合作组织十周年阿斯塔纳宣言》指出的,上述项目的实施有助于开拓新市场,“为地区发 展和亚欧交通走廊多元化注人强劲动力”。与此同时也有利于促进欧亚国家之间的贸易和人员往来,为各国人民生活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

  第二,上合组织的发展促进了成员国之间的经贸合作。十年来,上合组织国家相互间经济往来明显加强,贸易规模空前扩大,相互贸易依存度逐年提高。2010年,中国同成员国之间贸易额接近900亿美元,其中,中俄两国贸易额近600亿美元,中哈贸易额为141亿美元。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的第一大贸易伙伴。

  上海合作组织发展前景广阔 

  上海合作组织在推动区域经济合作方面潜力巨大。成员国之间具有较强的经济互补性:有资源丰富的油气生产和出口国,也有颇具潜力的油气消费和进口国;有世界领先的科学技术和人才,也有庞大的技术产品转化和消费市场。上合组织拥有15亿人口,劳动力资源充沛。上海合作组织集中了中国、俄罗斯两个成员国和观察员国印度,他们三个国家同属快速发展的新兴经济体,还同为金砖国家。中、俄、印三国经济的发展和崛起,必将有力地带动上合组织区域经济合作的进一步发展。今天上合组织国家的GDP在世界份额中占据15%,如果区域经济合作发展顺利的话,到2020年则有可能达到30%。

  关于未来经济合作,在上合组织十年纪念峰会上,成员国元首强调,今后一个时期,上海合作组织的“中心任务仍是落实克服全球金融经济危机影响、保障国民经济平衡发展的联合计划”[3],相互支持各国金融体系的进一步改革,加大金融领域的合作力度,为深化上合组织框架内的经济合作提供金融支持。与此同时,还要进一步推动落实《<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多边经贸合作纲要>落实措施计划》等已经通过的文件、协定,进一步推动交通、通信、农业等领域的大型联合合作项目。

  上合组织正在步入第二个十年发展的新阶段,但未来的发展道路并不 平坦。“我们要清醒地看到,今天的国际和地区形势较十年前更加复杂多变,上海合作组织巩固地区安全、促进共同发展的任务更加艰巨”[4]。中亚地区的“三股势力”再度活跃,非法贩运毒品和武器、有组织跨国犯罪呈现攀升之势,阿富汗未来安全形势的扑朔迷离,更给地区安全增添了新的复杂因素。中亚国家学者普遍认为,“上合组织国家的安全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阿富汗局势”。在这种背景下,在上海合作组织阿斯塔纳峰会期间,成员国元首们再次把继续深化安全领域的合作作为上海合作组织的第一优先任务,强调要继续携手打击各种形式的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和各种犯罪,加强国际反毒合作,并通过了《2011-2016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禁毒战略》及其《落实行动计划》。上合组织国家始终主张尽早解决阿富汗问题。认为要从根本上解决阿富汗问题,就必须注重经济手段,仅仅依靠军事手段无法解决阿富汗内部冲突。为维护中亚地区的安全与稳定,共同应对新威胁、新挑战,成员国需要继续做出不懈的努力。

  历经十年磨砺与考验后,上海合作组织步入了稳健发展的新时期。上海合作组织的持续稳定全面发展,既是各成员国安全利益、经济利益、政 治利益的共同追求,也是维护地区安全、实现地区和谐、促进区域经济走向繁荣的客观需要。杨洁旎外长指出:“上海合作组织是一面旗帜,即引领地区国家携手并进、共谋和平、共促发展的旗帜”。[5]相信,在这面旗帜的引领之下,上海合作组织的未来更令人向往。

  (作者系中国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秘书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

  注释: 

  [1]上海合作组织宪章.

  [2]张德广.上合组织的安全现和安全战略.2007年4月12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研讨会上的讲话.

  [3]上海合作组织十周年阿斯塔纳宣言,http://www.fmprc.gov.cn/cha/gxh/tyb/zyxw/t831003.htm

  [4]程国平.上海合作组织前景无限广阔.2011年6月8日在外交部第三层“蓝厅论坛”上的主旨演讲.

  [5]杨洁蔗.上海合作组织是一面旗帜[NJ.人民日报(海外版),2011-06-14.

  (责任编辑:刘娟娟)

  来源:《当代世界》2011年第7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