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上合研究>专家论坛

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俄罗斯与中亚国家以及中亚国家之间的经济关系

发布时间:2013-12-12 16:14:33作者:赵常庆文章来源:《俄罗斯中亚东欧市场》2006年第11期
一 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的经济关系

  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的经济关系非常密切,这是由于有漫长的边界线、较为便利的交通、存在大量的跨境民族人口、语言相通、经济联系密切等因素所决定的。多年形成的交通、通信、电力、能源供应网络不仅在过去,而且到现在都在影响彼此的经济关系。

  (一)俄罗斯对中亚国家的经济政策 

  俄罗斯对中亚国家的经济政策是俄罗斯对中亚战略的一部分。俄罗斯的中亚战略包括以下内容:确保中亚为自己的势力范围,使中亚成为将来复兴“大俄罗斯”的战略依托;保持传统经济联系,控制中亚的自然资源,特别是能源及其运输通道,实现经济一体化;保持军事盟友或准盟友的关系,保存现有的军事基地和建立新的军事基地;确保中亚的安全与稳定,使俄南部不受来自中亚的安全威胁。

  俄罗斯对中亚国家的优势在于各方面的传统联系,弱点在于与这些国家存在历史积怨和本身经济实力不强,难以满足中亚国家经济发展的需要。

  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的关系经历了由各国独立初期的疏远到逐渐密切的过程,这种变化既与俄罗斯的中亚政策有关,也与中亚国家政策变化有关,世界局势的变化对此也有影响。

  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的关系非常复杂。俄罗斯面向西方的政策与 “甩包袱”的政策,特别是俄罗斯不打招呼换发货币和不希望中亚国家留在卢布区,使中亚国家经济受到很大的冲击,国家关系明显恶化。

  直到1995年俄罗斯放弃对西方“一边倒”的政策并开始重视独联体国家之后,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的关系才有所改善。普京当政后,继续推行强化与独联体国家关系的政策,使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的关系继续改善。

  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经济关系的变化趋势基本上与国家关系变化趋势相似,但在某些方面又有所不同。例如,苏联解体给各国经济都带来巨大的影响,但俄罗斯与各国还是通过独联体保持了交通、电信、能源供应的联系,并没有因为各国加强对国界的控制而中断。1995年俄罗斯调整了外交方针后,1996年便与哈萨克斯坦等国签署了关税同盟。总的来看,俄罗斯在执行中亚战略的过程中,在经济方面推行如下政策:第一,通过建立经济组织,如欧亚经济共同体,使传统的经济联系得以保持,并争取达到较高的水平;第二,加强对中亚地区自然资源特别是能源的控制,这涉及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国的石油和天然气,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水力资源,以及中亚国家的铀、煤和有色金属资源;第三,加大金融资本进入中亚国家的力度,增强在经济方面对中亚国家的控制;第四,使中亚国家成为俄罗斯军工和民用商品的市场;第五,通过加强经济合作提升政治、军事与安全合作的水平。

  (二)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经济联系机制 

  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的经济联系通过双边与多边渠道进行。规范经济关系往往通过在独联体和欧亚经济共同体内签订多边协议实现,具体经济合作项目大多通过双边方式解决。例如,1998年10月俄罗斯与乌兹别克斯坦签订的《俄乌1998~2007年深化经济合作协定》和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签订的《俄哈1998~2007年经济合作条约》等文件都属于双边合作的性质。俄罗斯与中亚国家总统与总理以及部门负 责人每年都要就经济合作问题进行商谈,包括制定合作计划和解决合作中出现的问题等。

  对于多边合作,俄罗斯也有自己的落实办法,这就是通过独联体、欧亚经济共同体和四国统一经济空间进行。独联体涉及中亚所有国家(2005年退出独联体的土库曼斯坦除外),欧亚经济共同体涉及哈、吉、塔、乌(乌兹别克斯坦)四国,四国统一经济空间涉及的中亚国家只有哈萨克斯坦。

  独联体是1991年12月为防止因苏联解体发生国家之间的冲突而成立的,但长期以来也被视为俄罗斯用于重振大国雄风的工具。由于独联体成员国对独联体的发展方向并不完全认同和各国对独联体的诉求不同,独联体在其最根本的方针———一体化问题上并没有取得重大进展,甚至在独联体内出现集团化的倾向,这就使得独联体通过的大量决议包括经济决议无法执行。最近几年,随着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等国发生“颜色革命”和一些国家与独联体渐行渐远,使长期困扰独联体的“独”与“联”的争论明显朝“独”的方向发展,使独联体出现解体的可能。这种态势使俄罗斯借助独联体发展与有关国家的经济关系变得更加困难,不得不重新考虑其独联体政策,并将与独联体所有国家发展平衡的关系转向有重点地发展与某些国家的关系,这就使俄罗斯主导的另一个地区性经济组织———欧亚经济共同体赢得发展的机会。目前,俄罗斯将欧亚经济共同体看做与中亚国家发展经济关系的主要渠道。

  欧亚经济共同体源于1996年3月成立的有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四国参加的《深化经济和人文领域一体化条约》,该条约后更名为“关税同盟”。1999年塔吉克斯坦加入。2000年10月采用现名———欧亚经济共同体。随着2005年乌兹别克斯坦成为该组织的成员,欧亚经济共同体目前拥有六个成员,其中有五个是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

  欧亚经济共同体的最大目标是推进经济一体化,其具体任务是:在经贸政策方面,立足于发展自由贸易和确定统一的关税与非关税调节措施;确定统一的优惠制度;制定商品和劳务贸易及国内市场准入的共同规定;确定成员国在与世界贸易组织和其他国际组织相互关系上的共同立场;执行外汇调节和外汇监督方面的共同规定;建立确保支付和结算关系有效运转的机制;建立统一的关税调节体系并在该体系中实行统一的报关规定;保证共同体经济安全;打击走私和其他关税违法活动。在经济政策方面,要求经济结构改革与社会发展计划同步;建立共同的结算体系、共同的运输服务市场和统一的运输体系、共同的能源市场;在双边和多边的基础上开展金融工业集团之间的合作等[1]。欧亚经济共同体实行按经济实力确定的差额表决制,对重大问题需2/3票数通过。很明显,在独联体经济一体化遇到重重困难的情况下,俄罗斯将经营的重点放在欧亚经济共同体上。

  与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有关的另一个国际组织是四国统一经济空间。这是由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组成的经济组织,其宗旨是推进四国经济更高程度的一体化。不过随着2004年乌克兰发生“颜色革命”,对参加四国统一经济空间的兴趣锐减,该组织的作用已经大打折扣。没有乌克兰参加的四国 统一经济空间实际上与欧亚经济共同体的职能已经大体上重合。

  (三)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的外贸与经济技术合作 

  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的贸易规模不大。根据俄方统计,2003年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的贸易额为57.54亿美元,与吉尔吉斯斯坦的贸易额为2.65亿美元,与塔吉克斯坦的贸易额为1.98亿美元,与乌兹别克斯坦的贸易额为9.96亿美元[2]。

  长期以来,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的外贸有以下特点:

  第一,贸易额不对称。俄罗斯是中亚国家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例如,2001年俄罗斯占哈萨克斯坦出口额的20.4%、2002年占15.5%、2003年占15.2%、2004年占14.1%;同期,俄占哈进口额的44.9%、38.7%、39%和37.7%。对俄出口占哈出口的第一位或第三位(占不同年份,下同),从俄进口一直占哈进口的第一位[3]。

  2003年哈对俄出口额为19.68亿美元,进口额为31.82亿美元[4]。俄罗斯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出口中2001年占13.5%、2002年占16.5%、2003年占16.7%,同期分别占吉进口额的18.2%、19%、24.6%,位列吉出口的第二位或第三位和进口的第一位或第二位[5]。2003年吉对俄出口为0.97亿美元,从俄进口为1.76亿美元[6]。

  但是,俄哈贸易、俄吉贸易在俄对外贸易额中所占的比重并不大。根据俄方统计,在2003年俄罗斯出口贸易额中俄哈贸易占 2.4%、俄吉贸易占0.02%、俄塔贸易占0.01%、俄乌贸易占0.04%;在俄罗斯进口贸易额中,俄哈贸易占3.3%、俄吉贸易占0.01%、俄塔贸易占不到0.01%、俄乌贸易占0.06%[7]。

  第二,近年来,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的外贸额在中亚国家的外贸额中所占的比重也在不断下降,这与中亚国家外贸多元化政策有很大的关系。

  第三,外贸商品构成基本上是以俄罗斯出口包括能源在内的矿产品、机械设备和运输工具为主,中亚国家提供的主要是机械设备、运输工具、原材料和农畜产品。2003年,俄罗斯在对包括中亚国家在内的独联体国家出口中能源和其他矿产品占42.6%,机械、设备和运输工具占19.5%,金属和宝石及其制品占11.2%;而进口商品构成是:机械设备和运输工具占25.8%,农畜产品占19.8%,金属与宝石制品占15%[8]。上述数据是对所有独联体国家而言,单就与中亚国家的外贸而言,俄罗斯的出口还是以能源、金属和机械产品为主,进口以矿产品、农畜产品和运输工具为主。例如,近年来乌兹别克斯坦生产的小汽车就大量出口俄罗斯。在俄罗斯的外贸出口中,机械产品和运输工具已经不具竞争力且不占重要地位,外贸商品结构出现雷同的趋势。这也是俄罗斯在中亚国家的外贸中比重下降的原因之一,同时也为中亚国家寻求与发达国家和中国的经济合作提供了机会。

  随着俄罗斯经济形势的好转,俄与中亚国家的经济技术合作明显加强。俄罗斯在不断加大对中亚国家的投资力度,尤其是对能源和资源开发方面的投资力度。

  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的经济技术合作有以下特点:

  第一,巩固原有的经济关系。2004年俄罗斯许诺对塔吉克斯坦投资20亿美元用于建设水电站和改造铝厂,与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契卡洛夫飞机制造厂保持合作关系,双方合资生产伊尔-76和伊尔-114等军用和民用飞机,2004年乌又从俄方获得15架飞机的订单。俄罗斯还参与哈萨克斯坦的电站和冶金企业的改造。

  第二,加大对能源领域的投入。俄罗斯卢克石油公司加强与哈萨克斯坦石油天然气领域的合作,取得了哈萨克斯坦里海丘波—卡拉干区块工业钻探权,此外,该公司还准备参加另外五六个合作项目。1995~2003年该公司对哈累计投资额达15亿美元,2004年对哈投资2亿美元,2005年又投资1.5亿美元。2004年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签订了向俄罗斯奥伦堡天然气加工厂年供气70亿立方米的协议,协议期15~20年。2004年4月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与乌兹别克斯坦签署开采沙赫帕特天然气的合作协议。目前,双方正在研究投资14亿美元开发于斯蒂尔特地区的天然气资源,该区块年产天然气100亿立方米。2004年10月,俄罗斯卢克石油公司与乌兹别克石油天然气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双方商定共同开采坎杜梅、胡扎克沙地地区的天然气,协议确定,俄方将占投资财团资金的90%,乌方将占10%。协议规定,俄方将对乌兹别克斯坦投资10亿美元,以产品分成方式合作,项目预计35年完成,2007开始产气,年产量可达90亿立方米,预计开采2 070亿立方米。2005年1~10月,乌兹别克斯坦80亿立方米天然气通过俄罗斯出口到国际市场。2005年10月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与乌兹别克斯坦天然气公司签署 2006~2010年乌经过俄罗斯出口天然气的协议。2005年俄罗斯的两家大公司联盟石油天然气公司和天然气建设运输公司也参与了乌兹别克斯坦石油天然气项目。

  第三,减免债务。2004年普京访问塔吉克斯坦时宣布免除塔的债务。

  第四,在中亚国家办合资企业。例如,仅在乌兹别克斯坦,就有350家俄资企业,在俄有250家乌资企业。此外在乌还有70多家俄罗斯公司代表处。

二 中亚国家之间的经济关系 

  中亚国家原来都是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乌兹别克斯坦与塔吉克斯坦等国还同在一个经济区。这些国家在能源、水利、粮食、果蔬、日用消费品等方面互通有无,交通运输和石油天然气属于同一个网络,因此经济关系相当密切。

  中亚国家独立后经济合作依然存在,但规模不大。从外贸来看,根据哈方统计,2004年哈萨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的贸易额为3.13亿美元,与塔吉克斯坦的贸易额为1.4亿美元,与乌兹别克斯坦的贸易额为4.29亿美元[9]。根据吉方统计,2003年吉尔吉斯斯坦与塔吉克斯坦的贸易额为0.22亿美元,与乌兹别克斯坦的贸易额为0.56亿美元[10]。

  (一)经济一体化的设想与实践 

  中亚国家将发展彼此经济关系的方向定位于一体化。各国独立前夕曾签署过《经济、科技与文化合作协议》等文件,对实行经济一体化做过尝试。中亚国家独立后于1993年建立了多部门跨国委员会,但也是无果而终。1994年1月,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率先建立统一经济空间。两国商定在商品、劳务、资本、劳动力等方面可以自由流动,同时还要协调信贷、核算、税收、价格、关税和外汇等方面政策。

  同年4月,吉尔吉斯斯坦与哈乌两国一起签署了《建立统一经济空间条约》。1998年3月26日,内战结束不久的塔吉克斯坦也正式加入该条约。不久,中亚统一经济空间更名为中亚经济共同体。为完善合作机制,中亚经济共同体组建了各种委员会,签署了许多文件,还设立了中亚合作与发展银行。从机构设置上看,中亚经济共同体较为完善。2002年2月28日,中亚经济共同体更名为中亚合作组织。但这些机构和文件随着2005年中亚合作组织与欧亚经济共同体合并而失去意义。

  中亚国家的一体化在形式上经历了从统一经济空间、中亚经济共同体到中亚合作组织的变化过程。一体化是中亚国家领导人使用频率很高的词,也是各国希望达到的目标。但国际社会也注意到,由于各种原因,中亚国家在不断变化一体化载体形式的同时,一体化进程却举步维艰。

  (二)一体化执行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中亚国家之间的经济合作有一个明显的 特点,这就是除双边合作外,还存在多边合作,诸如在交通运输、能源供应、水资源管理与利用、咸海治理、环境保护等领域。多年形成的合作机制在实施中解决了本国经济发展中的一些问题。例如,粮食不能自给的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可以以低于世界市场价格购买哈萨克斯坦的粮食;缺乏石油天然气的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可以从乌兹别克斯坦得到天然气、从哈萨克斯坦得到石油;水资源丰富的吉塔两国通过协商解决乌兹别克斯坦等国的水短缺问题。但是,经济合作中也存在大量问题。2002年2月28日《吉尔吉斯斯坦言论报》头版就消除贸易壁垒和建立统一经济空间问题写道:“中亚经济共同体成员国就这个问题已经讲了多年。然而,除了宣言,事情没有任何进展”。

  长期以来,中亚国家在治理国内问题特别是经济问题上各行其道,而且都说自己的方式最好。例如,哈萨克斯坦是中亚国家传统的粮食供应国,而乌兹别克斯坦则从维护国家安全考虑,大力削减棉田,发展粮食生产。乌吉两国本可以通过哈萨克斯坦铁路通往中国,但无论如何也要另修铁路,不想经过或减少经过哈萨克斯坦。

  中亚国家中除经济问题外,还存在一系列并非完全属于经济但又与经济有关的问题,严重影响了一体化进程。这主要是指在水资源利 用、移民、生态保护等方面存在的矛盾。这些问题在各国间都不同程度的存在,但多与乌兹别克斯坦有关。

  中亚地区的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都是缺水的国家,水资源状况直接关系到乌兹别克斯坦的农业,甚至居民的生活。苏联时期,水由联盟中央统一调配,虽然也有争端,但问题不大。独立后,水的使用问题只有靠有关国家协商解决。围绕水的使用问题,中亚国家不断开会,但经常无果而终。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准备将水利设施私有化,乌兹别克斯坦则对此十分紧张和不满。它认为,谁控制了塔吉两国的水资源,谁就控制了中亚地区,因此对此反应强烈。中亚问题专家注意到,乌兹别克斯坦此说主要是针对哈萨克斯坦,因为哈萨克斯坦准备对吉水利设施投资。从水利用问题上可以看到中亚国家不和的影子,但却看不出如何利用一体化机制来解决问题。

  与经济有关的移民问题也影响了中亚国家的关系。早在1994年签订的《建立统一经济空间》条约就有允许劳动力自由流动的内容。从中亚国家具体情况来看,乌、吉、塔三国劳动力严重过剩,哈萨克斯坦则相对不足。乌、吉、塔三国有不少人在哈萨克斯坦打工。这些人中有合法移民,也有非法移民。迄今哈萨克斯坦尚未解决本国的失业问题,同时大量非法移民还带来安全问题,因此,哈萨克斯坦并不希望大量其他国家的人来哈谋职,特别是缺乏技术的劳动力。九一一事件后,哈萨克斯坦趁机将中亚国家主要是吉乌等国的移民驱赶回国,引起有关国家的不满。

  咸海治理问题也矛盾重重。咸海生态灾难受害最严重的国家是乌哈两国。中亚五国曾建立了拯救咸海基金会,各国都承诺提供资金。

  事实上,多数国家长期未交。受资金不足的影响,咸海生态灾难至今依旧,而且有日趋严重的趋势。

  上述事实表明,当年中亚经济共同体规定的劳动力自由流动只是规定,而未成为现实。

  在商品、劳务、资本等自由流动方面,不是越来越方便,而是越来越困难。至于统一关税、汇率等更是办不到的事情。目前,中亚国家经济一体化效果并不明显。

  (三)外贸与经济技术合作 

  中亚国家之间的贸易关系也比较复杂。经济结构的雷同、居民消费水平较低、外国商品的竞争,使中亚国家之间的贸易额占本国贸易额的比重都很小。以哈萨克斯坦与吉、塔、乌三国的贸易为例。2001~2004年哈萨克斯坦与上述三国贸易额占本国贸易额的比重见下表。

  2001-2004年哈萨克斯坦与吉、塔、乌三国贸易额占本国贸易额的比重(%) 

 
出    口
进    口
2001
2002
2003
2004
2001
2002
2003
2004
吉尔吉斯斯坦
1.0
1.1
1.2
1.1
0.5
0.5
0.7
0.7
塔吉克斯坦
0.7
0.5
0.6
0.7
0
0
0.1
0
乌兹别克斯坦
1.7
1.0
1.1
1.0
1.3
1.3
1.1
1.8

  从下表中可以看出,哈萨克斯坦与中亚国家的贸易对哈来说并不重要。哈乌两国贸易额相对多些,但无论是出口还是进口也占不到2%,而且较20世纪90代中期也明显下降。

  1994年乌兹别克斯坦在哈出口中占4%,在哈进口中占7.8%。哈从塔吉克斯坦的进口占0.5%,而2001~2004年间竟有三年为0[11]。吉尔吉斯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的贸易也是如此。

  2001年吉对乌出口为4 799.8万美元,2003年降至1 625.9万美元。同期从乌进口由6 673.3万美元降至3 921.5万美元[12]。中亚国家间外贸联系的减弱有多种原因,如各国都实施外贸多元化政策、中亚国家商品缺乏竞争力等,当然也存在政治因素的影响。很明显,彼此的经济联系并没有因为提出经济一体化的目标和存在中亚合作组织而加强,相反呈现弱化趋势。

  在经济技术合作方面,由于中亚国家本身都缺乏资金,因此,大项目合作不多,小项目合作却不少。随着哈萨克斯坦经济的发展,哈资本开始进入吉尔吉斯斯坦的电力和石油工业。

  在合作机制建设方面,形式上较为完善,问题是如何使已有的合作机制真正付诸实施。

  上海合作组织应该从中亚经济合作的成功与问题中吸取教训。

三 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经济关系对上海合作组织的影响 

  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经济关系很密切,但也存在矛盾和问题。它们之间的经济关系对上海合作组织的影响有以下几点:第一,欧亚经济共同体与上海合作组织都是覆盖俄罗斯、中亚国家和中国的国际组织。

  欧亚经济共同体提出的目标是实现经济一体化,而上海合作组织提出的目标是实现贸易投资便利化。前者的目标要高于后者。俄罗斯与中亚国家在贸易投资便利化方面存在的问题比中国与它们之间存在的问题要少。这导致上海合作组织对贸易投资便利化的谈判变成俄罗斯和中亚五国对中国的谈判,这是它们对谈判不热心和谈判难于取得快速进展的原因之一。

  第二,尽管发展经济合作是俄罗斯和中亚国家的需要,但是,在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经济关系中俄罗斯占优势地位的情况下,中国加入与中亚国家的合作进程,对俄罗斯是利还是弊,俄罗斯拿不准。俄国内有些人担心中国的加入会损害俄罗斯的利益,这是导致俄罗斯对推动上海合作组织经济合作进程不热心的原因所在。

  第三,俄罗斯和中亚国家的相互需求在减弱,特别是俄罗斯对中亚国家机械产品和其他制成品出口在减少,增加了中国产品进入中亚国家市场的机会。

  第四,中亚国家的矛盾也带入上海合作组织,中、吉、乌铁路线路迟迟定不下来,与乌吉两国的分歧有很大的关系。俄罗斯、中亚国家的类似矛盾也会影响到上海合作组织内的多边合作。

  第五,欧亚经济共同体规范经济关系的做法,即在欧亚经济共同体内签订多边协议制定规则,通过双边谈判落实具体经济合作项目,可以为上海合作组织所借鉴。

  (责任编辑:高晓慧)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注释: 

  [1]参见郑羽主编、李建民副主编:《独联体十年:现状问题前景》(上卷),世界知识出版社2002年版,第360~361页。

  [2]《2004年俄罗斯统计年鉴》(俄文版),莫斯科2004年版,第653页。

  [3]《2005年哈萨克斯坦简明统计年鉴》(俄文版),阿拉木图2005年版,第163页。

  [4]同上,第160页。

  [5]根据《2004年吉尔吉斯斯坦数字》(俄文版),比什凯克2004年版,第227页有关数据计算。

  [6]同上,第227页。

  [7]根据《2004年俄罗斯统计年鉴》(俄文版),莫斯科2004年版,第650和653页有关数据计算。

  [8]《2004年俄罗斯统计年鉴》(俄文版),莫斯科2004年版,第655~656页。

  [9]《2005年哈萨克斯坦简明统计年鉴》(俄文版),阿拉木图2005年版,第160页。

  [10]《2004年吉尔吉斯斯坦数字》(俄文版),比什凯克2004年版,第218~219页。

  [11]《1996年哈萨克斯坦统计年鉴》(俄文版),阿拉木图1996年版,第220页。

  [12]《2004年吉尔吉斯斯坦统计数字》(俄文版),比什凯克2004年版,第228页。

  来源:《俄罗斯中亚东欧市场》2006年第11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