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上合研究>综合研究

阿富汗问题与上合组织的作为

发布时间:2013-12-12 16:15:41作者:葛军、邢广程文章来源:《世界知识》2012年第12期

  采访者/本刊记者 葛军

  受访者/中国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中国社科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副主任 邢广程

  记者:上海合作组织已经进入其发展史上第二个十年,今年的上合组织峰会在北京举行,阿富汗成为这个组织的观察员国,这让我们联想到美国将从阿富汗撤军的计划,以及上合组织区域内与阿富汗局势相关的其他问题。上合组织在其第二个十年里,是否将面临一些新因素的影响?

  邢广程:上合组织已经走过十年,今年是第二个十年的开局之年。中国作为今年的轮值主席国,希望能对上合组织未来的发展提出一些新思路。

  上合组织与本地区局势之间的关系十分密切,近些年这一区域出现了一些影响地缘政治的新因素。其中一个因素是美国要从阿富汗撤军。我们不妨回顾一下:美国开始阿富汗战争,和上合组织成立于同一年,即2001年。美国在阿富汗的十年反恐战争并不成功,这表现在:第一,基地组织继续在阿富汗活动;第二,塔利班的势力在壮大,美国的战略目标没有实现;第三,阿富汗卡尔扎伊新政府尚未掌控局面,而且同美国矛盾较大。

  另一个新的因素是巴基斯坦,美国反恐战争不仅没有解决阿富汗问题,反而使巴基斯坦局势复杂化和更加不稳定。巴基斯坦于2005年成为上合组织观察员国,因此上合组织必须要关注这些问题。

  记者:阿富汗局势的变化,要求上合组织做出更加积极的应对和切实的作为,这关系到阿富汗国家的未来发展,同时也将影响上合组织成员国及所在地区的安全与稳定,这与上合组织成立之初所确定的宗旨是相互吻合的。

  邢广程:的确,上海合作组织成立的宗旨之一就是反对恐怖主义。2001年6月上合组织成立之初,美国曾对之表示怀疑,认为上合组织的成立是为了对抗自己。同年,9.11事件发生,使美国意识到恐怖主义问题在中亚和南亚确实存在,美国把首要打击目标定位在阿富汗。而上合组织认为阿富汗地区是国际恐怖组织的来源之一,因此上合组织的成立是必要的,也是非常及时的。这些都说明了阿富汗地区存在明显的、能量比较大的国际恐怖组织势力,主要是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政权,所以会形成国际上的联合力量。

  当美国开始反恐战争的时候,俄罗斯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支持,不仅开放了领空,而且支持美国在中亚国家建立军事基地。美俄之间的反恐合作达到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程度。9.11事件后,普京是第一个打电话给布什总统的外国元首,表示强烈谴责恐怖主义。俄罗斯本身就受到恐怖主义的危害,俄罗斯的车臣问题,中亚恐怖主义的发展都危害着俄罗斯的利益。早在9.11事件之前,俄罗斯外长伊万诺夫就曾明确表示,不排除俄罗斯对塔利班政权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因为塔利班支持车臣恐怖组织。21世纪初,中亚地区的反恐战争已经在国际上赢得了高度的共识。

  中、俄、印等国都支持美国在阿富汗进行反恐战争,想借助美国的力量彻底清除中亚地区的恐怖主义。但是,十年之后,美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目前,美国准备离开,塔利班可能卷土重来,巴基斯坦和中亚国家将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因为这些国家支持美国反恐战争。

  美国称已经在阿富汗建立了民选政府,但是其他各国对此表示怀疑。未来,塔利班势力很可能会卷土重来,阿富汗未来的走势不明:会建立联合政权吗?未来民选政权能控制阿富汗的局势吗?

  记者:阿富汗问题始终是上海合作组织所关注的,成员国多次阐述对这一问题的共同立场。阿富汗成为观察员国,这意味着什么?在阿富汗问题上,上合组织能够有所作为吗?

  邢广程:阿富汗问题给上海合作组织带来巨大压力,上合组织曾成立阿富汗问题联络小组、召开阿富汗问题专门会议,会议上邀请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参加,但是这些措施只起到了一些辅助性的作用,效果不明显。美国撤军后,上合组织能否主导阿富汗问题?上合组织将要扮演什么角色?

  此次北京峰会,阿富汗成为上合组织的正式观察员国,也就是准成员国。这释放出三个信号:第一,上合组织非常关注阿富汗问题;第二,上合组织想更加主动地影响阿富汗问题;第三,上合组织想通过这种方式建立解决阿富汗问题的政治渠道。这都说明上合组织对阿富汗问题的关注度大大提高,也将在阿富汗问题上发挥更多的作用。

  但是,上合组织不会成为解决阿富汗问题的主导的国际力量,因为上合组织缺乏足够的解决阿富汗问题的能力和国际影响力。首先,尽管苏联已经解体,但苏联入侵阿富汗的历史在阿富汗民众心中仍有阴影,这将制约上合组织去解决阿富汗问题;其次,上合组织只能从阿富汗外部某些领域介入,但阿富汗问题本质上要从内部来解决,然而目前还没有这样一只看不见的手在起作用,上合组织做不到。最后,美国用武力的方式没有解决阿富汗问题,现在要采用促进阿富汗内部部族和解的方式,但是这种方式需要相当长的时间。阿富汗内部部族之间关系已经形成传统,相互之间的恩怨也不是一两天能够解决的,外部力量怎么推动部族之间的和解?这将是一个问题。如果阿富汗出现军阀混战的局面,国际社会怎么办?内部因素和外部因素结合使阿富汗问题难以解决。

  上合组织在阿富汗问题上可以做的:第一,应根据自己的力量,选择恰当的方式对阿富汗问题的一些领域进行介入,比如增强对阿富汗现政府经济上的支持力度,通过提供公务员培训来提高其执政能力,尤其是对打击贩毒的工作人员的培训。第二,在禁毒问题上,上合组织其他成员国需要共同努力。第三,上合组织要联合其他组织,在联合国的统一领导下,从更广泛的多边舞台做更多事情。总之,不要指望上合组织把阿富汗问题承担下来,但是上合组织又要去做一些事情,阿富汗局势的动荡已构成对上合组织各成员国的压力。

  记者:美国在提出撤军阿富汗之后,又推出“新丝绸之路战略”,对这一地区的未来做了一番“美好”的规划和承诺,美国为什么既撤军,又高调规划?这对上合组织成员国有影响吗?

  邢广程:美国一方面撤出阿富汗,另一方面又高调“重返亚太”。美国提出的“新丝绸之路”并不是全新的战略,主要意图是使中亚更靠向南亚,靠向以印度为主导的方向;中亚地区的各种管道都往印度、南亚、印度洋方向走,因为这个方向是美国能够掌控的;印度、美国、欧洲国家通过这种方式使大中亚地区形成“新丝绸之路”,使美国、中亚、印度、北约建立政治、经济、能源的紧密联系,从而使中亚进入美国的影响范围,中亚成为大国博弈的新地方。说到“重返亚太”,其实,美国从没有“离开”亚太,美国的重点在东亚、东北亚、东南亚,从海洋方向遏制中国。美国从亚洲内陆地区向沿海地区转移,从阿富汗撤军,却向太平洋地区增兵,这是美国战略重点在转移。美国的战略意图是:第一,通过从阿富汗撤军来遏制中国,说明美国认为中国对其造成的威胁高于阿富汗恐怖主义问题。第二,美国不想真正去解决阿富汗问题,它是想通过提高盟友的安全级别来应对阿富汗问题可能对自身造成的影响。阿富汗问题的复杂化对美国的影响较小,相比之下主要还是对周边地区国家、中国和俄罗斯造成的影响较大。美国通过“一撤一增”给中国制造麻烦,使中国在沿海地区的军事压力增加、同时在西北地区由恐怖主义带来的安全问题也在扩大。

  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对俄罗斯、中亚各国及中国是不利的,而对美国是更有利的。美国撤军,俄罗斯有得有失。一方面,俄罗斯认为美国这样撤军是不对的,希望美国继续承担相当的责任,不能这样一推就走;另一方面,俄罗斯增加在中亚地区的投入,普京已经提出建立“欧亚联盟”,就是准备建立一个以俄罗斯为主导的、在前苏联空间之内的新的地缘政治联合体,当然这主要是经济上的;在军事上,已经有“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

  关于美国撤出在中亚的军事基地之后的问题,吉尔吉斯斯坦总统已经向俄罗斯提出使用经费的要求。另外,美国在中亚的一个运输平台将于2014年到期,俄罗斯希望美国不要在中亚有军事存在。吉尔吉斯斯坦则希望能在大国之间达成一种平衡,并能够从中获取利益。美俄在中亚地区的博弈已经到了赤裸裸的地步。美国的军事基地问题未来几年仍会成为美俄博弈的焦点。

  美国的战略是矛盾的,美国的撤军是一个过程,比如美国从伊拉克撤军后,驻伊拉克使馆仍有一万多人,美国在阿富汗会不会也这样做呢?美国是不会真正撤出阿富汗的,阿富汗对美国非常重要,美国只是想用另外一种方式转化目前的被动局面:一方面,要结束战争;另一方面,美国仍想继续保证自己在中亚和阿富汗地区的战略存在。

  来源:《世界知识》2012年第12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