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上合研究>综合研究

试论上海合作组织面临的困境

发布时间:2013-12-12 16:15:42作者:刘文龙, 曾枝柳,周安凡文章来源:《桂海论丛》2007年第2期

  (刘文龙、周安凡:云南师范大学, 云南 昆明 650092;曾枝柳:广西自治区党校, 广西南宁 530022)

  摘要: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以来,已在解决历史遗留边界问题,打击恐怖分子和“三股势力”,维护中亚的安全和稳定,以及推动区域性经济合作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但自身也存在许多的矛盾和困难,在对外关系上也面临许多挑战,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关键词:上海合作组织;矛盾分歧;困境

  中图分类号:D814.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1494(2007)02-0088-03

  作者简介:刘文龙(1976- ),男,云南禄劝人,云南师范大学历史与行政学院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世界近现代史。曾枝柳(1971- ),男,瑶族,湖南新宁人,广西自治区党校经济学教研部讲师,主要研究方向为区域经济与区域规划。周安凡(1977- ),男,云南蒙自人,云南师范大学历史与行政学院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世界文化史。

  On the Predicament in Shanghai Cooperative Organization 

  LIU Wen-long ZENG Zhi-liu ZHOU An-fan

  (Yunnan Normal University Kunming Yuannan 650092)

  (The Party School of Guangxi Autonomous Committee of the CPC Nanning Guangxi 530022)

  Abstract:Shanghai cooperative organization has achieved remarkable success in dealing with the boundary problems left over by history, striking terrorists, and protecting safety and stability of Central Asia, and promoting regional economic cooperation since its foundation in 2001. But there are many divergences, difficulties and challenges in itself. All attention is focused on the ways to solve theseproblems.

  Key Words:Shanghai cooperative organization; divergence; predicament

  

  2006年6月15日,上海合作组织再次聚会上海,总结五年来的主要成就,商讨各方共同关注的问题,纪念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五周年。在1996年上海五国元首会晤机制上创立的上海合作组织,秉承“互信、互利、平等、协作,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原则,基本解决了冷战时期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双方取得了互信,裁减了边境地区的国防力量,并在反恐、能源合作等许多方面取得了令人欣慰的成就,国际社会也一致给予高度评价。回顾过去,我们发现了这一地区性组织的不足之处和局限性;展望未来,我们充满信心,同时也面临许多困难和挑战。

  一、作为组织核心的中俄间的分歧 

  俄罗斯作为上海合作组织的核心大国,积极争取主动,重视其政治、军事功能,借以保持对中亚传统势力的维护,也因之与北约抗衡,同时也打击了车臣非法武装和恐怖分子,重树自己在国际上的大国形象,增加自己在解决国际事务时说话的份量。2006年4月26日,俄国防部长伊万诺夫提出了2007年在俄举行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联合军事演习的计划,表明俄希望将上海合作组织变成军政联盟,以此抵御美国和北约在中亚的渗透。前不久在莫斯科举行的北约——俄罗斯高层论坛会上,俄抗议者打出“北约盖世太保”标语以示反对,而随着乌克兰加入北约的到来,俄国人所恐惧的北约在对俄实施全面包围,俄的主权将会丧失的担心正变为观实。于是,“从2003年开始,俄罗斯开始非常认真地对待中国在中亚国家的外交和经济举措,并扩大与中国在上海合作组织内部的全方位合作”[1],并在阿斯塔那峰会上,俄联合中国发表了要求美军从中亚军事基地尽快撤出的声明。

  中国对上海合作组织的态度与俄明显不同,希望上海合作组织在同中国邻近的中亚地区发挥更大的影响,在许多领域进行有效的合作,特别是能源和经贸合作。中国认为,在上海合作组织内,贫穷一直是各国面对的难题,如果 上海合作组织在一段时期后仍无法明显改善国内人民的生活水平,将使上海合作组织的发展受到影响,也将使“上合”对周边区域的凝聚力减弱。再说,这一地区的经济互补性极强,俄、哈、乌、伊朗都是能源出口大国,而中、印是能源需求大国,经济合作前景巨大,同时也将推动上海合作组织的扩大与发展。俄则害怕经济合作展开后,中国市场吸引力太大而失去俄对产油国的控制,抵消其大国作用,而借希望在上海合作组织内建一个油气联盟来阻挠经济合作的全面展开,并利用自己组建的欧亚经济共同体来加以协调解决。

  虽然中俄对上海合作组织的态度存在分歧,但就目前 而言,双方合作有许多共同利益:中亚是俄的传统势力范围,同样也是西方进入亚洲到达中国的缓冲区;恐怖分子威胁俄的统一和安全,中国也同样面临“东突”恐怖的危害;俄与独联体国家存在边界纠纷和冲突,中国与“上合”成员国(除乌兹别克斯坦)也存在边界遗留问题,只是目前这一问题解决得稍好些而已;从大范围讲,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都面临发展本国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这一问题,这是上海合作组织存在和进一步深入发展的条件之一;还有都面临走私、毒品等一系列安全问题,这都是中俄 合作取代对抗,以及上海合作组织继续向前发展的客观条件。

  二、吉、乌、塔间的矛盾分歧 

  上述国间首先面对的是“三股势力”和恐怖分子的直接、剧烈的危害及毒品、走私、地区动乱等颜色革命的冲击。1999年2月16日,宗教极端势力在乌首都塔什干市制造了针对卡里莫夫总统的系列汽车炸弹爆炸;俄车臣非法武装在各地制造数起爆炸事件;8月8日和22日,盘踞在塔与阿富汗边界地区的恐怖主义组织“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成员潜入吉南部地区,先后劫持数十名人质,胁迫乌政府“无条件释放5万名在押伊斯兰兄弟”;进入中亚地区的国际伊斯兰极端主义组织“伊斯兰解放党” (Hizb-ut-tabrir)在各国迅速蔓延等等。[2]还有贫穷、急需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等问题,使他们共同致力于上海合作组织的团结和发展,但矛盾分歧也是明显的。塔、乌在水源和边境上的冲突至今还影响着两国关系;吉、乌在“上合”反恐中心领导人任命上分歧很大,乌反对吉国家安全领导人尼亚佐夫担任设于塔什干的上海合作组织反恐中心领导职务。2005年吉发生颜色革命,乌总统卡里莫夫对其新政权采取公开敌视态度,并攻击吉继续同意美军驻留,而乌已在上海合作组织支持下成功使美从本国撤出。而吉则在乌发生安基延事件后,在西方压力下拒绝遣返乌难民,反将其转向欧洲,并在遭到来自安基延附近的武装袭击后,指责这一攻击得到乌政府的默许。目前吉乌矛盾已成上海合作组织内部急需解决的难题。

  许多独联体国家在边界上存在模糊,“有国无界,有界无防”,在边界划分和国防上矛盾也复杂,而解决也需条件和时间,他们寄希望于“上合”,这对“上合”来说也是个难题。总结中亚地区发生冲突的主要因素:

  1.民族众多,民族矛盾错综交织,且沙俄和苏联时期在管理民族问题上积累的隐患,在民族国家建立后因重新调整民族关系而使问题严重起来。

  2.地区发展不平衡正在加剧。由于地理条件不同,在石油、天然气等资源上占有极不平衡,而且在土地、水源等关系社会稳定与安宁的基本生存资源上也极不平衡,若不采取有效的协调方式和措施而任其发展,则迟早引发冲突斗争。

  3.宗教极端势力活动猖獗,跨国犯罪活动频繁,对国家安全产生巨大危害的同时也引发国家间的冲突。

  解决这些棘手问题需作长远打算,各成员国要在上海合作组织协调下制定长期规划,各国领导人需加强互信,进而推动政府职能部门、媒体及民间建立互信关系,另外就是上海合作组织应建立常设的突发事件应急机制,在反恐、反毒、救灾等领域开展通报协作。[2]

  三、上海合作组织扩大将面对的困难 

  在蒙古、伊朗、巴基斯坦、印度成为观察员后,上海合作组织面临扩大的问题,虽然目前还没有扩员的计划,但扩大将成事实,因为上海合作组织在精神和组织上宣布自己是一个对其他国家开放的组织,自身发展到一定程度也需扩大以利于问题的解决和发展,有的问题必须多方合作才能得到解决,例如伊朗的加入能缓解经贸合作时的能源短缺,巴基斯坦的加入和全方位合作有利于更加有效地打击恐怖分子,阿富汗的协作则能最大限度地打击毒品走私 和毒品犯罪,而印度的加入会使上海合作组织成为地区性的大组织,在处理国际事务上会更有效,而且印度作为发展中的大国,对经济发展与合作举足轻重。

  然而,上海合作组织在扩大后带来好处的同时,也使自身增加了许多更难于克服的困难。第一,伊朗的加入,将使长期得不到根本解决的伊朗核问题带入上海合作组织内,而国际社会经多方努力都尚且无法解决的问题,上海合作组织将怎样进行处理呢?当前上海合作组织的协调能力会不会被这一问题所击溃。第二,印巴的加入,也将两国因克什米尔地区争端引发的敌对冲突放入了上海合作组织,两国几十年战争的积怨,民族意识的敌意及宗教矛盾 时有发生的现状,也会使上海合作组织的处理能力面临严峻的考验。而印巴同为核大国,且印度人口众多,他们的加入是否会改变上海合作组织原始的结构而发生重心偏移?第三,在打击毒品走私方面,没有阿富汗的协作,很难从源头上铲除毒品犯罪,而阿富汗地区动荡不安,恐怖分子猖獗,还有西方势力也力图控制该地区,其加入同样带来需解决的问题。第四,其他组织如独联体成员国等也希望与上海合作组织进行协作,上海合作组织也不能长期忽视其意愿,怎样处理也是个应考虑的问题。在自身还有许多矛 盾无法或暂时没解决的情形之下,随着上海合作组织的扩大又会带来许多新的问题,这无疑会减弱、偏离甚至抵消上海合作组织处理事件的功效。这要求“上合”保持自己独立的原则和立场,并随组织的发展、国际和地区形势的变化,以及成员国的需求变化而经常修正其功能定位。[3]

  四、上海合作组织与西方特别是美国的关系 

  上海合作组织自2001年6月15日成立时,就声明上海合作组织不是军事政论联盟,它不针对第三国和其他组织。其建立的最初目的,是为了解决边境问题,基础是上海五国会晤机制,在于处理边界纠纷、达成互信并在边界地 区裁减军事力量,并在此基础上向反恐、安全发展。乌兹别克斯坦于2001年6月以平等身份加入而组成上海合作组织。2003年9月,胡锦涛提议上海合作组织开展经济交往和经贸合作,使上海合作组织向经济合作和人文交往方面发展,与原有的秘书处和反恐中心共同完成了上海合作组织的制度建设,形成了新型的国际合作机制、新型的相互关系,它的特点是平等、互相尊重、考虑每个成员的意见。用吉总统战略研究所副所长恰纳切夫的话说:“这个组织活动中最有价值的是建立共同协商制度,这保证了合作中的高度信任。”[4]

  然而,上海合作组织在私下里被西方认为在中亚地区是针对北约和美国的,被称为“东方北约”、“华沙条约组织的复活”,是北京和莫斯科对抗美国的工具。用上海合作组织秘书处秘书长张德广的话说:“这是西方的偏见,是冷战遗留下来的惯性思维”。出于维护自身安全而采取措施,怎么就是与美国和北约对抗呢?相反,北约为了某种利益却在积极东扩,抢占苏联解体而造成的中亚真空,乌克兰、波兰等也因着西方的物质实力而积极设法加入;美国也出于自身利益考虑,抢夺中亚丰富的资源,扩张其所谓资本主义民主而推行颜色革命,以及控制中亚战略要地而在中亚驻军、联合军演、能源合作开发,还有阻止中亚国家与别国进行能源合作,甚至利用分裂分子搞破坏等等。美国凭借强大实力在中亚进行渗透,而上海合作组织在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时难免与美国发生冲突、矛盾,随着上海合作组织的扩大和发展,与美国的冲突也会变得敏感和紧张起来。处理好与美国的关系,无疑对上海合作组织解决内部矛盾,以及上海合作组织的扩大和发展都会产生积极影响,而处理好与美国的关系,这需要时间和条件,也是上海合作组织今后必然面对的问题。

  希望与困难同在,机遇与挑战并存。虽然上海合作组织面对的困难很多,有的需长时期才能解决,但是彼此合作的共同点也很多,各成员国对此充满了信心,这是合作共赢和上海合作组织发展的基础,只要存在信心,上海合作组织就会继续存在和发展下去,正如哈总统纳扎尔马伊夫所说的“,行者总会战胜路途的”。

  参考资料 

  [1]梁强.上海合作组织的双核心苦恼[J].南风窗,2006,(6下).

  [2]许涛.上海合作组织地区安全合作进程与前景分析[J].国际观察,2006,(2).

  [3]赵华胜.对上海合作组织发展前景的几点看法[J].国际问题研究,2006,(3).

  [4]孙凌云.国际视野中的“上海合作组织”[J].国际观察,2006,(2).

  (责任编辑:张忠友)

  来源: 《桂海论丛》2007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