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上合研究>综合研究

成功的跨越 深远的影响——上海合作组织圣彼得堡峰会评析

发布时间:2019-04-12 11:24:35作者:俞邃文章来源:《当代世界》2002年第7期

  

  今年6月7日,由一年前“上海五国”发展而来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在俄罗斯的历史名城圣彼得堡举行第二次元首会晤。各位元首站在时代的新起点,隆重签署了上海合作组织宪章,发表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宣言,签署了关于地区反恐怖机构协定。峰会再次确认“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并以其通力协作和重要成果,破除了种种流言蜚语,使这个新生国际组织在世界舞台上赢得了崇高的声誉。

  诚如江泽民主席所说,这次峰会时机重要、内容重要、意义重要。

  时机重要:峰会的背景独特 

  这次峰会虽说是一次例会,背景却比较特殊。

  人所共知,上海合作组织是在亚洲大陆关于军事领域信任和裁减武装力量这两个协定的基础上诞生的,以解决边界问题为发端,维护共同安全为主轴,进而注入政治、经济合作等方面的新内涵。作为一个从会晤机制转向合作机制的新生事物,该组织尚处于起步阶段。

  一年来,上海合作组织做了许多工作,需要进行总结。它在解决组织建设问题的同时,成员国间各领域具体协作的发展和制度化进程也在推进。2001年9月14日各成员国政府首脑阿拉木图首次会晤和2002年1月7日外长北京会议及4月26日外长莫斯科会议,均取得了积极的成果。国防、外交、边防、执法安全“比什凯克小组”、文化、紧急救灾部门和其他政府机构间,开展了富有成效的交流。上海合作组织所显示的活力,引起举世瞩目,但也存在一些问题,需要磨合。这次圣彼得堡峰会的意图,是要回顾总结上海合作组织一年来的工作,并从战略高度规划未来建设和发展的大计。

  一年来,国际形势发生巨大变化,上海合作组织面临挑战。“9·11”事件之后,美国在反恐旗号下,将触角伸进了作为俄罗斯传统势力范围的中亚地区。加之, 今年5月24日俄美元首举行会晤,签署了《俄美关于削减进攻性战略力量条约》、《俄美新战略关系联合宣言》和《俄美反恐合作联合宣言》等一系列文件;俄罗斯北约关系发生新变化,5月28日成立了俄北常设理事会 “北约20”机制。这些新动向的矛头并非直指上海合作组织,但确实使得包括中国和俄罗斯在内的不少人,对上海合作组织的地位与作用、对圣彼得堡峰会的成效产生怀疑。有人就说,上海合作组织在中亚安全合作与反恐斗争中“作用下降”、“凝聚力削弱”;还有人说,上海合作组织的反恐意义似乎不复存在,将来“更倾向于发展成为类似东盟那样以经济合作与发展为核心的地区合作组织”,甚至还预测圣彼得堡峰会“将是象征性的”,该组织“不再令任何人满意”,等等。调子之低沉,之奇特,颇为令人诧异。然而,圣彼得堡峰会发表的文件和各位元首的讲话,却以实质性的进展证明了这些论调是片面的、不可取的。

  峰会文件指出,要尽快完成本组织宪章和本组织地区反恐怖机构协定的程序,这将有助于尽快启动本组织的所有机制,以保障组织有效运作。还强调说,在本组织框架内将采取切实步骤,落实《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制定关于多边合作打击非法贩卖毒品、武器和其他形式的跨国犯罪活动以及非法移民等相关文件。重申建立该组织的目的是加强成员国间的相互信任和睦邻友好,加强多领域协作,以维护和巩固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共同应对新的挑战和威胁,鼓励不同领域开展有效的互利合作,促进组织成员国的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各成员国坚定不移地表示,上海合作组织的成立可以更有效地共同把握机遇,应对新的挑战和威胁,有助于各国和各国人民发掘睦邻、团结、合作的巨大潜力。

  内容重要:峰会的成果丰硕 

  这次峰会进一步确定了上海合作组织的发展方向和指导方针,在组织的机制化和法制化方面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上海合作组织宪章》则为该组织奠定了稳固的法律基础。

  圣彼得堡峰会的成果,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1、峰会进一步规划了上海合作组织的使命。

  关于该组织的国际大环境,共识是:各成员国在逐步形成的国际关系多极化体系框架内建立彼此关系,21世纪的国际秩序应以重大问题集体解决机制为依托,视法律至高无上,使国际关系不断民主化。各成员国希望加强合作,探索驾驭全球化进程,化解全球化进程中的负面因素和可能的风险,保持经济、社会、文化领域发展的多样化形式。着重指出,全球化和各国的国 家利益不是相互排斥,而是正在发展的世界格局中的相互补充的因素。国际社会需建立以互信、互利、平等和相互协作为基础的新型安全观,这有利于彻底消除安全破坏因素和新威胁的根源。

  关于成员国关系的基础,原则是:互相尊重国家主权、独立、领土完整和国家边界不可破坏,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在国际关系中不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不谋求在毗邻地区的单方面军事优势。所有成员国一律平等,在相互理解及尊重每一个成员国意见的基础上寻求共识。在利益一致的领域逐步采 取联合行动,和平解决成员国之间的分歧。

  关于成员国彼此间的合作,主张是:一致同意以各国人民历史形成的联系为基础,力求进一步深化全面合作,共同努力为维护和平、保障地区安全与稳定作出贡献。加强成员国间的相互信任和睦邻友好;发展多领域合作,维护和加强地区和平、安全与稳定,推动建立民主、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共同打击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打击非法贩卖毒品、武器和其他跨国犯罪活动,以及非法移民。鼓励开展政治、经贸、国防、执法、环保、文化、科技、教育、能源、交通、金融信贷及其他共同感兴趣领域的有 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