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上合研究>外交合作

中印战略对话背后:印度要学习中国的发展模式

发布时间:2013-12-12 16:14:40作者:文章来源:2005年02月03日 瞭望东方周刊

  中印首次战略对话背后-专访印度国家安全智囊M·D·纳拉帕特

  10年之后,中国可能就是印度最重要的朋友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1月24日在新德里与印度外交秘书萨兰举行了中印两国首次战略对话。对此,《瞭望东方周刊》专访了印度著名的地缘政治学家M·D·纳拉帕特教授。

   "印度要学习中国的发展模式"

  《瞭望东方周刊》:目前中印政府正在新德里举行首次战略对话。你任何看待中印两个大国现在和将来的相对位置?

  纳拉帕特:首先我必须承认,正如一些中国学者所指出的,印度人对中国的感觉很复杂。20世纪70年代,中国的经济总量才是印度的一半,20世纪90年代,印度的经济总量成了中国的一半。有些人对此感到不高兴。但是,印度发展不够快并不是因为中国发展快,我们应该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印度的辛格总理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邓小平是他学习的榜样。在一周前的印度企业界大会上,辛格总理说,印度要学习中国的发展模式。

  我认为,印度跟中国还有很大差距,印度至少需要四五十年的时间才能赶上中国。

  目前,印度政界存在这样的争论,即对印度最重要的是美国还是中国。我个人认为,目前来说,美国仍然是对印度最重要的国家。但情况会发生变化。10年之后,中国可能就是印度最重要的朋友。20年之后,中国可能成为对所有国家最重要的国家。不久前,由三国知名学者组成的"印度-中国-美国研究所"在美国成立,我是顾问委员会成员。我们将组织这方面的会议和论坛。

  中国人用"欧洲价格"买印度产品

  《瞭望东方周刊》:如果你是首次战略对话与会代表,会对中印关系的发展提出怎样的建议?

  纳拉帕特:在我看来,首先,中印应多签署开放领空协议。印度和美国已经签订了这个协议,正在与英国谈判。如果印度和中国能够签订这个协议,两国人民就可以更加自由地交往。印度和中国的交流还远远不够。印度飞往新加坡的航班班次是印中航班班次的10倍。

  其次,中印应当推进自由贸易,建立共同市场。我在2000年就提出印度应当向中国开展市场。当时有人担心会出现中国产品的倾销,而事实上,当印度市场逐渐向中国开放以后,出现了对印度有利的情况。目前中印贸易中印度占有顺差。中印开放市场,对双方都有极大的好处。中印市场大于中国市场,也大于印度市场。在这一点上,我们应当向欧盟学习。

  2002年,我在中国接受采访时说,5年之后中印贸易额将达到100亿美元。2004年,我们的贸易额已经是85亿美元。我现在可以说,如果我们开放市场,5年之内将很轻松地达到250亿美元。中印之间仅仅是软件业的贸易额在5年之后就可以达到200亿美元。

  我很遗憾地发现,中国人特别迷恋欧美的品牌。很多时候,我们花了"欧洲价格"买回来的东西其实是在印度、甚至是距离上海20公里处的地方制造的。他们花100美元从美国买来的软件,其实是印度制造的,印度的价格只有30美元。为什么我们不直接交易呢?

  中印之间,我希望可以发展到这么一种状态:即双方不存在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即使是最反对中国的人也会表示,要跟中国发展关系。我希望中印之间漫长的边境线是一条"和平边境线":只有警察巡逻,没有重兵把守。我相信中印将在未来3-4年内解决边境分歧,从而减少军队人数。

  龙象结盟

  《瞭望东方周刊》:美国报纸在不久前预测说,未来10年的一个重大事件就是,中国和印度将结成"龙象之盟"。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纳拉帕特:我在5年前就告诉我的中国朋友,中国和印度应当携起手来,跟世界谈判能源、材料的价格。

  目前,中国和印度正一起跟海湾国家谈判石油价格。我们正在合作。大约一个月前印度石油部长在新德里召开了一次亚洲主要"石油消费国"和"石油供应国"会议,中国石油界的负责人和沙特阿拉伯的石油部长都参加了,结果非常好。

  我认为,我们下一步应该与欧洲和美国谈判飞机价格。中国和印度可以告诉波音和空中客车:我们有一致的底线,如果你们不降低价格,我们就不买。这种合力将是非常强大的。将来,中国和印度甚至可以共同制造飞机。

  印度将在沪建立亚洲首个海外软件园

  《瞭望东方周刊》:除此之外,中印还可以在哪些方面合作?

  纳拉帕特:还有电脑软硬件方面的合作。众所周知,印度软件业相当发达。我们正在亚洲寻找硬件合作方,即印度提供软件,对方提供硬件。目前,我们选择主要有两个:一个东南亚,二是中国。

  在中国建立软件园的好处,第一是软件业并不像造船、钢铁、石油需要大型的基础设备,第二是目前只有大公司才能来中国投资,因为只有大公司熟悉在中国做生意的程序。而如果我们建立软件工业园,印度的很多中型公司也可以到中国来。

  目前印度在中国只有1000名软件工程师,在美国有70万,这中间有700倍的差距。印度公司来到中国对中国也有好处,软化园内至少有40%至60%的工作机会将属于中国人,中国人在软件方面将得到良好的培训。这是一种"双赢"。

  我的朋友、印度首个信息工业园ETL的创始人S·提亚加拉詹先生坚定地认为,中国是最好的选择。他就是为此事专程来到上海的。

  10年后的亚洲

  《瞭望东方周刊》:作为亚洲知名的地缘政治专家,你能否预测一下未来10年后的亚洲?

  纳拉帕特:我认为目前的世界有三大经济强势"板块":第一板块是美国,第二板块是欧洲,第三板块是中国和受中国经济影响很大的国家,如韩国、日本、东盟、中亚国家。

  我的预测是,如果在未来10年内中国能够避免战争,第三板块将变得非常强大。10年当中,会有大量的韩国、日本公司进入中国。10年之后,这些企业将成为最重要的"亲中国势力"。到那个时候,要求与中国合作的力量将强大到政府别无选择的地步。

  目前在国际上有两种声音,一种认为应当建立排除中国在外的亚洲联合体,一种认为应当包括进中国,比如东南亚和中亚国家。我的看法是,如果中国能够按目前的速度继续发展10年,10年之后,任何亚洲联合体都不可能排除中国。

  当然,这种情形出现的前提是中国能够避免战争。这其中有两个主要的障碍:一是台湾问题,二是中国可能涉入到朝鲜问题。因此,未来10年对中国来说是关键性的,和平发展对中国具有决定性的意义。中国应当更加耐心,你们需要的只是时间。

  目前世界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避免冲突。如果中国和美国发生冲突,将是整个世界的灾难。中美之间必须和平相处。其实中国的强大为美国提供了就业机会和更实惠的产品,这是一个"双赢"。我们的任务,应当是保护这种"双赢"的局面。

  M·D·纳拉帕特:印度国家安全委员会顾问、印度最负盛名的私利大学曼尼普尔大学地缘政治学院院长。2002年由于提出"亚洲版北约",被媒体称为"亚洲版北约之父"。

  印度首个信息工业园ETL的创始人S·提亚加拉詹话上海

  印度软件业内不久前做了一个调查,发现业界普遍有这样一种愿望:就是寻求在海外,特别是亚洲其他国家发展的机会。我们目前主要有两个选择,另外一个是菲律宾。菲律宾政局不稳,而中国在蓬勃发展。我相信,上海将是亚洲最适合作为软件业发展中心的城市之一。

  我的规划是,在上海的出口加工区内建一个占地约5万平方米的印度软件园,包括孵化区、宽带、顺畅的电力供应等必需的设施,特别是要有一个帮助员工适应中国社会、解决语言障碍的咨询中心。我们在所做的调查中发现,在中国做生意很难,尤其是在初期。所以后者特别重要。

  我们预计投资3000万美元。我现在可以说的是,5-6个月之后,希望首批投资可以到位。《?t望东方周刊》记者戴闻名/上海报道

  2005年02月03日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