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上合研究>外交合作

上海合作组织在国际社会中的作用分析

发布时间:2013-12-12 16:14:41作者:李敏伦文章来源:《石家庄学院学报》2006年1月

  在至今短短的九年时间内,上海合作组织从一个解决边界问题的谈判会议发展成一个拥有常设机构的地区性国际组织。然而,由于2005年上半年在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分别发生了“颜色革命”和暴力骚乱事件,导致中亚政治局势紧张,从而又使上海合作组织的发展前景出现波动。面对这一情势,笔者认为上海合作组织从形成到发展是其各成员国自身利益需求的结果,并不完全取决于这些国家的决策者的个人意愿。只要促使这些成员国建立上海合作组织的利益需求不发生变化,该组织的发展前景就不会受到严重威胁。而这些利益需求是由诸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其中上海合作组织 在国际社会中的作用也是原因之一。本文就从该组织的地理位置、主要职能、成员国构成以及组织理念四个方面对这种作用进行探讨。

  一、上海合作组织的地理位置与其在国际社会的作用 

  从地理的角度看,当今国际社会的舞台主要在美洲大陆、欧洲大陆和亚洲大陆,能够引起人们注意的绝大多数世界事务都在这些地区上演。因而,讨论一个国家或组织在国际社会中的作用大小,该国家或组织与这些地区的关联度是一个重要的参数。上海合作组织所覆盖的区域北靠欧洲,南接东盟,西邻南亚次大陆和西亚,东濒太平洋,与北美洲 隔海相望。这样一种地理位置就决定了该组织在国际社会中的作用不可低估。这可以从以下三个角度来看:

  第一个是中亚角度。中亚地区由于地处欧亚大陆的结合部,是连接欧亚大陆和中东的要冲,也是大国势力东进西出、北上南下的必经之地,因此,自古都是大国争夺的战略要地。只是到了近代,随着“海权说”日益受到主要大国的决策者的青睐,海上和空中交通工具的技术和种类不断翻新,以及新航线的不断开辟,中亚地区的重要性才日渐减小。二战后,这一地区完全被苏联控制,其在国际视野中也就几乎销声匿迹了。冷战结束后,伴随一批新国家的独立,这一地区又逐步回到了国际社会的视线内。尤其是在中亚地区发现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以及“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以后,这一地区再次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各个主要大国都力图使自己能在这一地区分得一杯羹。然而,由于中亚地区的国家都有着复杂的内外矛盾,因而,该地区一直并不太平。这又使得在此地区有利益需求的国家的利益时常受到威胁和损害。在这一背景下诞生和成长的上海合作组织,虽然本意不是为保护那些对该地区感兴趣的国家的利益,但客观上,该组织却有利于中亚地区逐步形成一种稳定有序的环境。这对主流国际社会来说就已经够了。因此,从中亚的角度看,上海合作组织对国际社会具有稳定中亚地区的作用。

  第二个是欧亚角度。从这个角度看,上海合作组织在国际社会中的作用有三个:首先是为中亚地区的桥梁作用提供动力。虽然欧亚大陆的陆上物流过去主要是通过中亚地区来进行,但在各种交流都是大手笔的今天,没有大国的参与,实力都相对羸弱的中亚国家是无力担当欧亚两大陆之间的这种桥梁作用的。而上海合作组织由于把中国和俄罗斯的部分实力吸纳到中亚地区,使该地区获得了足够支撑起欧亚大陆之间桥梁的能量,从而带来了发达的欧洲和正在兴起的亚洲之间的各种物资流动在近年来大量增长。其次是可以使欧亚两大陆的发展连为一体。中亚地区是欧亚大陆的核心地带,但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与欧洲和亚洲其他地区相比,这一地区发展相当缓慢,造成欧亚大陆发展核心塌陷的局面。这种局面在国家彼此封闭的时代,也许并不是一个大问题。但在全球化迅猛发展,彼此依赖日益加深的今天以及未来,这一局面必然会由于“ 漩涡”现象而危及欧亚两大陆发展。上海合作组织至少可以在安全和经济两个方面帮助中亚地区,从而使这一地区的发展逐步跟上欧亚大陆发展的步伐,最终带来欧亚发展一体化的局面出现。再次是可以消除欧亚大陆发展的不稳定因素。当今世界的主要威胁日益与非传统安全有关,大多数国家都深受其害,毒品泛滥、武器走私、恐怖主义、跨国犯罪等正时时牵动人们的神经,而中亚地区在一定意义上是这些活动的主要源泉和舞台。上海合作组织一直将打击“ 三股势力”、消除地区发展的不稳定因素作为其主要任务之一,成员国之间也召开各领域的高级别会议,商量解决之策,开展联合行动。这对欧亚大陆的安全稳定必定会起积极作用。

  第三个是亚太角度。亚太地区是当今世界最活跃的一个地区,其绝大多数领域都领先于世界其他地区,因而是一个对世界格局具有重大影响的地区。按照通常的理解,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国除中国和俄罗斯外,其他国家是不属于亚太地区的,也就是说,上海合作组织实际上是一个地跨亚太和中亚的地区性国际组织。这样一种地缘位置就决定了上海合作组织对亚太地区来说,至少也有两个作用:一是为亚太地区的经济发展提供发展后劲。亚太地区作为一个即将成为世界中心的地区,对有形无形的物品都拥有巨大的需求,其中表现最为突出的就是对被誉为“ 现代工业社会的血液”的石油天然气的需求。目前,每年进口石油最多的三个大国美国、中国、日本都位于亚太地区。在新的替代能源资源没有出现之前,可以想见,一旦石油天然气供应出现问题,亚太地区必将会枯萎。而中亚地区是一个新的石油天然气的储藏库。据勘测,仅哈萨克斯坦一国已探明的石油储量就达100~170 亿桶,就占世界石油储量的近2%。([1] P11)并且这一地区邻近有21 世纪“ 第二个波斯湾”之称的里海地区。①上海合作组织作为这样一个连接供和需两大地区的组织,自然有广阔的活动空间,其对亚太地区经济发展的作用也就显而易见。二是可以有利于亚太地区的环境优化。就亚太地区而言,目前具有国际影响的环境问题主要是土地沙化和由其引起的沙尘暴问题。

  如1993 年5 月5 日和2002 年3 月20 日的沙尘暴都影响到朝鲜半岛和日本。([2] P362)这些飘扬的沙尘严重时,甚至影响到美国。而这些沙尘的源头就在俄罗斯、哈萨克斯坦、蒙古等地。因此,要治理环境问题,没有这些国家的合作,结果只能是事倍功半。上海合作组织则可以为这种合作提供一个平台,最终使亚太地区的环境得到优化。

  二、上海合作组织的职能与其在国际社会中的作用 

  人类社会自进入近代以来,战争与和平、民主与自由、安全与有序、公正与合理等就成了人们生活的主题。虽然不同的人和国家对这些问题有不同的理解和看法,但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不同,国际社会这个舞台才得以丰富和多彩,也才使在这些主题方面有创见的人、国家和组织显得出色。上海合作组织作为一个年轻的地区性国际组织,对这些主题采取了符合人们理想的态度,将其职能主要设定在四个方面:加强各成员国之间的相互信任与睦邻友好;鼓励各成员国在政治、经贸、科技、文化、教育、能源、交通、环保及其他领域的有效合作;共同致力于维护和保障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建立民主、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3]上海合作组织将发展国家之间的友好关系和开展各个领域的有效合作作为自己的主要职能选择,从国际社会的角度来看,是因为它们是全球化 发展的必然,是国际交往的主流,也是人类为避免战争的最好选择。今天的人们在经历了20 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一次世界冷战和十几次有重大影响的地区性热战之后,对战争的兴趣已经大大降低。主流世界的人们想尽办法去逃避战争,有识之士们笔不辍耕地向世人宣传战争的危害;学者们绞尽脑汁地设计出各种方案,希望以此来减少战争发生的机率;绝大多数国家的领导人也谨小慎微地制定自己的外交政策,以杜绝战争的源头。在做出了这些努力之后,大多数国家之间基本达成了一个共识:只有国家之间建立友好关系,开通各种沟通渠道,通过双方或多方有效合作,增强彼此之间的信任,彼此发展成相互依赖的关系,才能减少国家间的误判,最终达到消除战争。因此,建立友好关系,开展有效合作已经成为大多数外交行为的主要目的。在这一背景下诞生的上海合作组织自然不会违背历史潮流,而是自始至终都将发展成员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开展各个领域的有效合作放在首位,并且该组织成立的本身就是为了这一目的。经过九年的实践,上海合作组织在这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因而,也对整个国际社会的健康发展做出了贡献。

  上海合作组织将维护和保障地区和平、安全与稳定作为自己的第三个方面的职能则主要是因为它既符合地区利益,又符合整个国际社会的利益。

  世界仍然处于不安定状态,能引起世界动荡的地区主要有巴尔干地区、中东地区、中亚地区、朝鲜半岛和台湾海峡等。今天国际社会中的许多不稳定因素和危及安全的犯罪活动都与这些地区密切相关。如由日盛一日的反美、仇美情绪引发的国际恐怖主义、武器走私等活动的发祥地就在这些地区。在这些地区中,中亚是上海合作组织的主要活动区,朝鲜半岛、台湾海峡和中东是该组织的关联区。在一定意义上,这些地区一有风吹草动,上海合作组织就会受到牵动,国际社会就不得安宁。从这个角度看,上海合作组织实际上充当了国际社会在这些地区的稳定器的作用,只要该组织能够正常运行并健康成长,国际社会的不安定因素就会大大减少。因而,上海合作组织将维护和保障地区和平、安全与稳定作为自己的主要职能实际上既是成员国的内在需求的反映,又是国际社会正常运转的必然。正因为如此,这一职能一直以来都是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 合作的重点”。

  “ 建立民主、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实际上是上海合作组织的一个远期职能,这主要是针对现存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诸多不公正、不合理现象而设。现存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基本是冷战时期西方国际社会政治经济秩序在世界范围内的扩展,强调机会均等和竞争原则。然而正如我们所熟知的,西方国际社会的成员国基本都是发达国家,它们在近代以来是世界的先行者,也是现存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既得利益者。这些国家的发展差别并不大,人口的素质、宗教情节和民族差异也都比较相近,因而,在许多方面基本能获得同步发展,也就是说,在发展问题上,既拥有平等的机会,又拥有相近的实力,彼此可以在一个原则下、一个平台上实现相互竞争。但今天的国际社会已经是一个拥有200 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大家庭,发达国家只占很小的比例,大多数国家仍然处于发展或欠发展状态,其中许多国家甚至根本不具备可以抓住现存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所提供的机会的能力,也就谈不上与发达国家在同一个平台上竞争,因而在现存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里,它们的利益几乎不能得到保障,致使它们对这种不合理的秩序产生强烈不满,希望改变这种秩序的声音也就此起彼伏。在这一背景下,上海合作组织提出建立新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实际上既是对现实的回应,也是对未来国际社会发展方向的一种判断,符合国际社会大多数成员的利益。

  三、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构成与其在国际社会中的作用 

  从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构成来看,其对国际社会的作用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上海合作组织为国际社会融合各种矛盾提供了一个试验场。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国目前虽然只有六个,但却基本构成三个层次,即:中国和俄罗斯为第一个层次,属于具有世界大国特征的地区强国;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为第二个层次,属于具有强烈愿望成为区域大国的中亚强国;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则处于第三个层次,属于处境相对困难的小国。在前两个层次上的国家基本都是一种竞争关系,而第三个层次上的两个国家之间虽然不存在竞争,但也是各有打算。同时,这些成员国的民族构成和宗教信仰都相当复杂,世界上绝大多数民族和宗教派别基本都能在上海合作组织所覆盖的区域内找到。仅根据各成员国官方公布的资料显示,俄罗斯有130 多个民族,东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佛教和天主教都是俄境内的主要宗教;哈萨克斯坦有130 个民族,以伊斯兰教、东正教等为主要宗教;塔吉克斯坦有86 个民族,基督教、犹太教、巴哈伊教等为其主要宗教;吉尔吉斯斯坦有80 多个民族,乌兹别克斯坦有129 个民族,这两个国家的宗教虽然都以伊斯兰教为主要宗教,但教派众多,彼此矛盾重重;([4] P164—168) 而中国也有56 个民族,信教人口也达到1 亿以上。并且这些宗教派别林立,往往与他国境内的同宗宗教纠缠在一起,这一直以来都是国家之间矛盾和地区不安定的主要因素。由此可以看出,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构成与整个国际社会具有很大的相似性,因而,在一定程度上实际可以被看作是整个国际社会的一个缩影。

  所以,上海合作组织的在处理组织内问题及协调成员国之间矛盾上的经验对国际社会具有很大的借鉴意义,对国际社会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试验场。

  第二,上海合作组织为亚太地区提供了一种安全机制,使该地区的稳定有了制度保障。正如上面所提到的,中俄由于是一种竞争关系,彼此之间实际上就很容易产生矛盾。而一旦出现的矛盾解决不好,就容易导致冲突。虽然目前两国的关系处于历史上的最好时期,但两国都很清楚,这只是一种战略合作。如果构成合作的基础消失,两国之间的竞争面就会自然扩大。因此,从长远来看,两国关系实际上存在着许多不稳定因素,是亚太地区的一个潜在的危险源。然而,就是这样的两个国家却几乎没有参加有约束力的安全机制,这种情况实在很难让人放心。因为放眼全球,除中俄外,当今世界的主要大国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一种或几种安全机制的约束。如:美国作为建立地区安全机制的始作俑者,在美洲参加了美洲国家组织,在欧洲参加了北约,在亚洲参加了美日安保条约和东南亚条约组织等;欧洲的几个大国也有北约和欧洲安全同盟作保障。而只有中国和俄罗斯游离于集体安全机制之外。这一状况从长远看显然对国际社会的稳定不利。但从现实看,中国和俄罗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可能参与到现存的由美欧主导的集体安全机制当中,原因是这不符合中俄的利益( 俄罗斯虽然在2001年曾经表示过希望加入北约的愿望,但从后来的发展来看,俄只不过是想试探一下北约东扩的目的,而并非诚心想加入)。在这样一个背景下,上海合作组织作为一个把维护地区安全和稳定作为己任的地区安全机制,将中国和俄罗斯吸纳进来,实际上是填补了国际安全机制在亚太地区的安全漏洞,从而有利于亚太地区的稳定。

    四、上海合作组织的组织理念与其在国际社会的作用 

  上海合作组织的发展理念是在“ 上海五国”会晤机制的成功实践过程中不断完善和提炼而成的,以“ 上海精神”——“— 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为核心内容。这一理念体现了一种在平等中追求公正、在协商中谋求发展、在互信中建立关系的核心价值观。这种价值观体现了“ 来则有份”原则,协同发展是其主要信念。

  上海合作组织的这种理念在今天主流国际社会的眼里,是带有很浓厚的理想色彩的。这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因为当前的主流国际社会基本以美欧为主导,它们所遵循的是“ 先到者先食”的原则,竞争是它们的至高信念。这一原则和信念实际上是西方,尤其是美国国内价值观的一种外化。在美国的价值观中,只要给予个体均等的机会就够了,个体能力的差别是上帝的安排,不应在现实社会的考虑之列。①这对于一国内部来说基本是可行的,因为政府可以通过宣传和诱导使强势群体和一些附加机构对弱势群体提供各种形式的救助。但对于以国 家为主要单位的国际社会来说,就存在很大的缺陷。原因是国家是国际社会的最大最有权力的个体,在国家之上,没有一个能约束国家行为的单位。

  国家在国际社会的表现完全靠自律。然而,正如现实主义大师汉斯·摩根索( Hans J. Morgenthau)所指出的,个人道德不能等同于国家道德,([5] P73)基于世界资源有限性,国家的行为必定完全是利己的。这样由于国家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发展程度差别,每个国家即使都是国际社会的平等一员,也不能保障弱小国家的利益,最终使这些国家的利益受到严重损害。当今世界发展严重失衡、贫富差距日益扩大就 是这种相对平等的竞争原则的结果。二是因为在主流国际社会看来,上海合作组织的发展理念由于追求绝对的平等而在现实中没有可行性。它们相信如果把世界有限的资源均等地分给每个国家,结果必然导致所有国家的贫穷,最终不利于人类社会的进步。与其如此,还不如使有限的资源由有能力的国家来管理和配置,以使人类社会能够朝前发展。在这一思想的指导下,国际社会的弊端不断出现,国际恐怖主义、贩卖毒品等社会恶疾不但得不到根治,而且还愈演愈烈。

  同时,西方的这种理念的另一个弊端就是导致国家之间产生严重的不信任感,带来“ 安全困境”,在彼此实力相当的情况下,就通过结盟的方式来保障自己的安全。考察今天的地区性国际组织,大多 数都具有一种结盟性质,其诞生的背后要么总能找到一个潜在的需要与之对抗的对手,要么就是为了划定“ 势力范围”,以防其他国家染指地区事务。这种地区性的国际组织的形成基本沿用了古老的“ 联纵”和冷战思维模式,很显然与当今人民努力追求和平的时代不相符。但由于思维的惯性,已经按照这样一种思维模式建立的地区性国际组织是不可能立即解散的,并且可以断言,只要这种思维模式存在,这些地区性国际组织就不会消亡,这也是北约并没随冷战的结束而寿终正寝,反而日益壮大的原因。在这样一种氛围中,上海合作组织的发展理念无疑是给国际社会带来了一股新鲜空气,为现存国际社会转变不合时宜的观念,形成一个公正的、和谐的新国际社会提供有益的借鉴和示范。并且,上海合作组织通过自己九年的实践已经向世人证明,只要国家秉持互利、互信、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的理念和态度与他国交往,建立一种能够照顾绝大多数国家利益的新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并不是一种奢望。人们已经从中看到了这种新的国际秩序的曙光。

  通过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上海合作组织在国际社会上实际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它的成长既有利于地区的稳定,又符合国际社会的利益,因而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地区性国际组织。只要成员国之间能够继续开展有效的合作,人们就有理由憧憬其美好的未来。

  作者简介:李敏伦(1974—),女,湖北襄樊人,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政法学院讲师,博士,研究方向:上海合作组织。

  参考文献:

  [1]K·托卡耶夫. 哈萨克斯坦的对外政策[J] . 外交学院学报,2002,(3).

  [2]陆钢,郭学堂.中国威胁谁?———解读“中国威胁论”[M] .上海:学林出版社,2004 .

  [3]“上海合作组织”成立宣言[N] . 人民日报,2001- 06- 16 .

  [4]孙壮志. 中亚新格局与地区安全[M] .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

  [5]王逸舟. 西方国际政治学:历史与理论[M] .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

  来源:《石家庄学院学报》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