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上合研究>经济合作

哈萨克斯坦发展模式与经济安全面临的威胁

发布时间:2013-12-12 16:14:38作者:张丹华文章来源:载李进峰,吴宏伟、李伟主编《上海合作组织发展报告(2013)》,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9月第1版。

  摘要:本文运用量化的研究手段,以哈萨克斯坦面临的经济环境为研究视角,在总结哈萨克斯坦独立后国家发展模式及显著特征的基础上,结合其国家发展目标,解读哈萨克斯坦经济发展的新模式内涵及其路径依赖,分析威胁其国家经济安全的内外部因素。哈发展模式紧紧围绕现代国家重建之维即国家安全、在现代化社会理念而非民族主义思想的基础上重塑公民意识并保持不同种族和宗教群体之间的和谐、在市场经济中选择兼顾社会公平政策实现经济发展目标。 

  关键词:哈萨克斯坦  发展模式  经济安全 

    

  哈萨克斯坦土地辽阔,人口较少,拥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和有色金属矿产资源。在独联体国家中,该国不仅成为经济发展的领头羊,在社会建设方面也成为各国效仿和追赶的对象。201212月成功申办“EXPO-2017” 201295日世界经济论坛发布了《2012-2013年全球竞争力报告》,哈萨克斯坦成为世界上5个经济速度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国内生产总值进入世界上50个最大的经济体。在世界最具竞争力经济体排行榜144个国家中哈萨克斯坦列51位,较上一年提升21位。排名大幅提升主要体现在宏观经济稳定度和技术整备度(55,提升32)方面,此外在机构质量(47,提升28)和商品、服务市场积极性(71,提升16)也出现较大进步,而在公司竞争力(99)、创新竞争力(103)、卫生和初级教育(92)方面较靠后。[1]国际社会对哈萨克斯坦的社会经济发展给予积极评价,其国家战略、发展模式以及所面临经济形势引起广泛关注。 

    独立后哈萨克斯坦国家发展模式及特征 

  20121214日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在“独立日”庆祝大会上发表国情咨文——《哈萨克斯坦-2050》战略。《2050战略》首先总结了1997年《2030战略》实施以来该国在政治、社会、经济等各领域取得的显著成绩,认为《2030战略》所确立的基本任务已经完成,并对哈独立后国家发展政策制定的基础和发展模式进行了全面的分析。 

  (一)发展模式紧紧围绕国家重建的三重任务即建立独立国家,在市场经济中取得突破以及重塑社会意识 

  首先,创建独立的哈萨克斯坦国家。合法化边界完成界定,形成完整的经济空间;进行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宪法和政治改革,在三权分立的基础上建立现代制度政府。在稳定的民主化和自由化进程中,巩固宪法中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使所有的哈萨克斯坦公民享有平等的权利和机会。每个阶段的政治改革与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遵循政治自由化的方针道路,实现国家现代化并使其具有竞争力。使社会接近民主化和人权领域的最高标准。 

  其次,不同阶层、种族和宗教群体的和谐与和平。哈萨克斯坦拥有140个民族和17个宗教。国家致力于恢复哈萨克斯坦人的正义历史、文化和语言,保持民族,文化和宗教具有多样性。哈萨克斯坦已成为全球宗教间对话的中心。同时社会推行强大的社会政策以确保社会的稳定与和谐。过去的15年来,哈萨克斯坦的人均收入增长16倍。收入在贫困线以下的人的数量减少7倍,失业人数下降一半。教育经费增加9.5倍,促使公民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大大提高国民的教育素养。 

  第三,在自由竞争和开放的基础上形成现代市场经济模式。在吸引外资方面,哈萨克斯坦已经成为独联体国家中人均吸引外资最多的国家。从1991年独立以来,哈萨克斯坦20年间吸引的外资总额达到1260多亿美元,占到中亚地区外资总量的85%以上。哈萨克斯坦已经成为独联体中人均吸引外资最多的国家,人均吸引外资额约为俄罗斯的2倍多。 

  第四,成为国际社会公认的国家。在世界政治体系中,哈萨克斯坦已成为一个负责任和可靠的合作伙伴,享有无可争议的国际地位。在打击国际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毒品贩运及加强全球安全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哈萨克斯坦积极主办上海合作组织、伊斯兰合作组织、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峰会等国际会议,并在阿斯塔纳经济论坛上提出一种新的对话形式“G—全球”。这一举措的精髓在于努力团结,创造一个公正和安全的世界秩序。[2] 

  (二)政治、社会、外交政策方面独特发展模式保障其经济目标的实现  

  首先,政策制定具有高度的连续性和前瞻性。199710月,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向议会提交了《哈萨克斯坦-2030年:繁荣、安全与全体哈萨克斯坦人的福利改善》的国情咨文,这是在经济停止下降的情况下,为国家未来数十年发展制定的战略。文件客观地分析了本国政治、经济和社会现状,提出了国家长期优先发展方向。主题是把哈萨克斯坦建成什么样的国家以及采取怎样的发展道路;基本目标是使哈萨克斯坦在后苏联地区和中亚保持领先地位,成为世界上最有竞争力和活力的发展中国家之一。可以说“哈迄今通过的有关社会经济决议和制定的发展目标都以此文为主要依据。”[3] 

  2030战略》出台后,2004年制定《工业创新计划》、2005年总统国情咨文《哈萨克斯坦沿着加速经济、社会和政治现代化的道路前进》和2006年总统国情咨文《哈萨克斯坦迈进世界最具竞争力50个国家行列的战略决策》,可看作是落实《哈萨克斯坦--2030年》发展战略的具体执行计划。这些文件明确表述了哈萨克斯坦的发展目标,以及为实现拟定目标需要做的工作。[4] 

  2007年发表的国情咨文仍然2007年咨文开篇即提出建设“新哈萨克斯坦”的目标和任务,把“加速融人世界最具竞争力的50强国并巩固哈作为其成员的地位”作为“新哈萨克斯坦”概念的实质内容。[5]20121214日哈萨克斯坦“独立日”前夕发表的国情咨文则确定了该国2050年前的政治、经济、社会等各领域发展战略目标。1997年通过的“2030经济发展战略”中的多项内容已经提前完成,当下的主要发展目标是到2050年建设成为30个世界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加快经济发展和普及劳动机会,建立强大的国家和福利社会。1997年以来年哈萨克斯坦在国家定位、发展目标和发展路径政策制定上保持高度的一致性。 

  独立初期哈萨克斯坦尚未彻底克服苏联解体后的混乱,1997年哈萨克斯坦总统在议会宣告哈萨克斯坦《2030战略》后,许多议员惊愕不解。当时东南亚经济危机正在蔓延,许多人疑问:“《2030战略》是什么?是宣传还是天赐的承诺,为何设定如此雄心勃勃的目标?”纳扎尔巴耶夫用哈萨克斯坦古老的谚语回答 “正确设置目标才会导致成功。” 应该说《2030战略》这份文件不仅给哈萨克斯坦以未来的愿景、战略目标和目的,更重要的是哲学上的突破。时间证明,《2030战略》作为国家发展的指导性纲领在号召哈萨克斯坦进一步融入国际社会,成为世界强国方面发挥了主导性作用。 

  其次,以现代化国家理念而非民族主义的统一民族意识,保持不同的阶层、种族和宗教群体的和谐与和平。 

  19911216日,哈萨克斯坦选择了人民主权、自由和开放的世界,今天,这些价值观已经成为哈萨克斯坦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即新的政治路线。哈萨克斯坦拥有140个民族和17种宗教,具有文化和宗教的多样性。正如纳扎尔巴耶夫所说,时下对于哈萨克斯坦人文科学家来说,没有何种任务要比民族特性与急剧变化的时代命运相互作用中于这个“宏大太空”开辟道路更为迫切的了。 

  在思考哈萨克民族在当代世界地位问题上,一些人试图构建“全球性理论”,力图在世界发展趋势的背景下寻找哈萨克的特性,不考虑任何历史因素和地域限制地把诸如后工业化社会、各种文明的碰撞等一些全球性的变化动因照搬到哈萨克民族身上;另一方面,还有一些人试图把哈萨克历史放在自己的独立王国里,并冠以漂亮却陈旧的意识形态。事实上,“哈萨克民族本身从来都不是封闭的、孤立的。源于命运和上天的旨意,她对各种思想开放而且在开放中善于维护自己民族的思维,绝不把民族思维只归结为游牧主义和传统主义。”[6]这意味着,“新哈萨克斯坦”概念将构建多民族、多宗教的国家公民团结作为发展的最重要政治基础,其核心是培育爱国主义。 

  第三,兼顾社会稳定和谐与经济增长,选择可持续发展路径。哈萨克斯坦宣布为独立国家后,提出过渡时期的国家发展基本纲领,一是以“先经济,后政治”的发展理论为基本思路,二是提出民族团结思想和建立统一国家认同的爱国主义思想。哈萨克斯坦始终把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作为国家头等大事,不断探索符合国情的发展道路和模式。团结社会各方参与国家的发展建设成为一个重大问题。为实现总目标,哈萨克斯坦独立后的头二十年主要依靠原材料生产和出口,其后二十年将努力提高人力资源素质,发展非资源领域,争取可持续发展。在“祖国之光”党召开的第十四次代表大会上,纳扎尔巴耶夫强调哈萨克斯坦发展的新问题是“构建教育和健康的公平体系、实现公平的社会保障以及推行青年和妇女的公平政策。在所有的城市、州和地区关注农村向城市地内部移民问题,对城市中的无职业和无居所的青年在职业、教育和住房上以政策倾斜。”[7] 

    21世纪哈萨克斯坦面临的新挑战和未来发展路径 

  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中亚地区在世界格局中的作用已经显著增加,成为世界上许多国家外交政策的优先方向。大国考量中亚地区地缘政治的逻辑起点包括在中亚国家发生的政治进程、油气资源开发和能源运输路线争夺等。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冷静而深刻地预测了这些挑战和可能给哈萨克斯坦未来发展带来的不利影响。 

  (一)中亚已成为大国利益集中交汇和各种势力相互碰撞的重点区域 

  苏联解体后,中亚地区的传统安全问题至今没有消除,诸如三股势力、毒品走私和非法移民的问题、地区性的水和能源矛盾问题,领土边界、交通和通信之间的矛盾状态等。面对中亚地区在地缘政治中的独特作用纳扎尔巴耶夫指出:“中亚可能成为国际社会打击恐怖主义、极端主义,非法移民,毒品走私以及应对其它挑战的一个全球性前哨。”[8] 

  近年来新的安全挑战在中亚地区日益凸显,包括中亚在世界地缘政治中的重要性有所增加。大国之间在里海地区、里海和中亚地区所展开的政治博弈和恶性竞争;西亚北非局势日益动荡;2014年之后的阿富汗局势趋向扑朔迷离,阿富汗会作为塔利班和普什图族统治的单一国家或变成一个联邦;“颜色革命”的连锁效应。[9] 

  随着国际环境的变化,中亚地区已成为俄、美、欧盟、土耳其等大国势力角逐的重点区域之一。尽管中亚地区还不具备左右国际关系和国际格局的能力,但“哈萨克斯坦从独立开始实行‘积极、实用、平衡’的对外政策,重新整合并疏导大国利益,利用大国间的合作与竞争,最大限度地维护本国利益”。[10] 

  为应对新的挑战,纳扎尔巴耶夫认为哈萨克斯坦只有《2030战略》是远远不够的。其面临的挑战和威胁将涵盖所有国家和地区,重要的是在全球相互依存和可持续发展的架构下突破思想束缚,扩大规划范围。2013年国情咨文指出哈萨克斯坦在二十一世纪将面临十大全球性挑战包括“加速的历史时间、全球人口失衡、全球粮食安全的威胁、一个严重缺水、全球能源安全、用竭的天然资源、第三次工业革命、社会日益增加的不稳定、文明价值的冲击。”[11]根据当前国际形势变化的复杂性,面对哈国内最近几年粗放的生态经济增长模式消失的可能性,哈总统审时度势建议制定一个新的政治路线图,主要目标是到2050年建设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重中之重是为确保经济加速增长创造有利条件。 

  (二)未来国家目标实现的新政策和路径依赖 

  《哈萨克斯坦-2050》战略确定了该国2050年前的政治、经济、社会等各领域发展战略目标,这份国情咨文的独特之处在于描绘了一幅中长期发展规划图。具体任务是构建发展新范式和新政策目标。包括:进一步发展和国家建设;过渡到新经济政策的原则;全面的创业支持 - 国家经济的驱动力;创建一个新的社会模式;建立一个现代化的,有效的教育和卫生系统;提高问责性,有效性和国家机器的功能;建立足够的国际和国防政策应对新的挑战。 

  首先,新经济政策的理论基础是全面的经济实用主义,建立在盈利、投资回报和竞争力的原则上。 

  其次,全面支持创业即在国民经济中的主导力量,包括发展中小型企业、公共和私营部门的伙伴关系的新模式。“强企业——一个强大的国家”,实现国家在私有化新阶段的角色转变。 

  第三,新的社会政策原则是社会保障和个人责任。新的社会政策包括最低的社会标准,有针对性的社会支持,解决社会失衡的地区,就业政策及劳工现代化,提高农村地区卫生保健质量。 

  第四,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包括教育的优先发展权,创新研究的新政策即技术转让,科学和商业合作,形成集群的有前景的国家“路线图”。 

  第五,进一步加强国家和哈萨克斯坦的民主发展。建立一种新型的政府、中央和地方之间责任和权力的分权管理、地方自治的概念,形成专业化的国家机器。国家机器作为与商业互动新系统。加强反腐败斗争,改革的执法和安全。 

  第六,一致的和可预见的外交政策,即促进国家利益和全球安全。包括现代化的外交政策,发展经济和贸易外交,加强区域安全,为加强全球安全做出贡献,形成国防和军事学说。 

  第七,哈萨克斯坦新爱国主义是多民族和多宗教社会成功的基础。包括哈萨克斯坦新爱国主义,各民族公民平等的权利、文化、传统和身份,语言和交流语言的三位一体,国家情报的作用,哈萨克斯坦二十一世纪的宗教和“我怎么看哈萨克斯坦的未来”。[12] 

  2050年战略”国情咨文在详细总结“2030战略”实施情况的基础上提出未来发展的构想,与“2030战略”相比有继承也有创新。“这份文件及时地向国内外展示了哈萨克斯坦应对挑战的途径和决心,传递出哈将继续根据本国国情发展市场经济和民主化以及开展地区强国外交的信号。”[13] 

    未来经济安全面临的挑战和威胁 

  在过去十年中,哈萨克斯坦经济的发展势头十分强劲。2001年至2011年国内生产总值从221亿美元增至1 861亿美元,增幅8.4倍。资料显示,2020年哈萨克斯坦人均GDP预计将达到18 000美元,但是在经济高速增长的背后依然存在着来自国内外的威胁经济健康发展的诸多因素。 

  (一)依赖资源开发的单一经济结构难以承受经济波动,不利于经济稳定 

  由于经济的高度开放性和从国际资本市场的银行借款,哈萨克斯坦是首批受到20078月金融危机冲击的国家之一,各种不利情况纷至沓来。哈萨克银行外债超过400亿美元;对石油和天然气的依赖使得哈萨克斯坦经济进一步恶化;油气资源价格的下降导致2008年下半年预算收入减少;油价暴跌导致预算收入下降,国家基金的储备和资源减少。全球金融危机导致银行资金外流、累积大量的外部债务,在国际市场上借款受到限制。石油价格停止快速增长是哈萨克斯坦宏观经济稳定的严重威胁。随着经济增长,近年来哈经济增长与成品油价格的上升存在非常强的相关性。2001年到2011年哈萨克斯坦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8.4倍,以美元计算的原油期货价格在同一时期增加了约5(20011月的每桶25美元到20115月的125美元)。从世界金融市场预期看,石油价格在未来十年或二十年石油价格以同样快速的增长是不可能的,如果按过去的石油价格增长速度预期,到2020年每桶价格约600美元,到2030年约3 000美元。因此,对2030年前哈萨克斯坦的经济增长前景,应较温和的评估。 

  (二)石油开采的超前增长使哈萨克斯坦的经济结构进一步恶化 

  第一,哈萨克斯坦过去十五年的经济增长主要来自开采业。 

  油气领域生产量的增加,不仅由于价格因素,还有开采量的增加。哈石油产量从1995年的2050万吨增加到2010年的近8000万吨,增长4倍;再加上前面讨论过的价格因素保证了经济的倍数增长。石油因素和GDP增长指标之间的关系可以具体说明如下:从1995年到2010年,石油价格上涨7(17.5125亿美元),在国内生产的石油美元价值已经上升约28倍,GDP增长8(166亿美元到1300亿美元左右)。这意味着,这期间开采的石油价值平均年增长10%GDP平均增长3%。根据目前估算,到2020年石油开采的年开采量将达到13 000万吨。然而,这个值可能是高峰期,1995-2010年平均每年开采的平均值是400万吨。建立在扩大开采石油规模基础之上的粗放经济增长方式,由于世界石油价格增长的停止,将使哈萨克斯坦GDP增长速度急剧放缓。 

  第二,从长远来看,哈萨克斯坦经济对外部因素具有较大的依赖性,其中存在一些不良的特征。 

  2004年提出《工业创新计划》对国家的经济结构做战略性调整。逐渐改变以能源和原材料出口为主的经济结构,大力发展高科技的、有竞争能力的加工工业。从2004年开始逐渐将工业发展的重心由采掘工业向高技术加工工业转移,减少对原料出口的依赖,保证国家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哈萨克斯坦采掘业在政策保护下在工业中占据主导地位,其输出的大宗商品中最易受世界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与加工业比较,在工业结构中占主导的开采业受制于石油市场的客观因素。过去的10年,即在创新计划实施阶段中,哈萨克斯坦共和国《2003-2015年工业创新大纲战略》和《2010-2014年加快工业创新发展国家计划》均无法扭转制造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份额中减少的趋势。 

  石油开采的超前增长使哈萨克斯坦的经济结构恶化,加深了对原料资源的依赖。在过去的近 10年中,自开始实施“工业创新发展战略”以来,开采业在工业结构中所占的比重不降反升,超过了60%由于采矿业尤其是石油天然气领域快速增长的趋势仍在持续,在未来实现先进制造业份额增长的任务是不会实现的。参照多数政府制定的计划和预测,哈萨克斯坦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产量的速度将会提高。依据2010-2014年加快工业创新发展国家计划,2014年石油产量的增长至8500万吨(2008120.4%),天然气达到540亿立方米(2008年为61.4%)[14]根据石油和天然气部预测,到2020年开采业将达到1 3000万吨。如果这些预测是正确的,采掘业在哈萨克斯坦经济中的作用将继续呈上升态势,而非下降。采掘业在工业中的份额将持续增加。[15] 

  2030年,开采领域在工业生产中的份额将增长到75%-80%,在GDP的比重将达到20%-25%。这意味着,宏观经济指标如工业生产、GDP、出口量和国际收支将更多地受到石油价格波动的影响,而哈萨克斯坦经济总体上将受到世界危机和外部冲击的高风险影响。 

  第三,开采业领域外资过度存对宏观经济产生的负面影响。 

  随着外国投资对宏观经济积极的影响,外国投资同时也带来一些不良的后果。到2030年,哈经济中高水平依赖外国资本将引发国际收支的消极趋势。由于外资高比例投资原材料领域,容易导致资金外流、外国母公司的大量债务和服务进口。考虑这些趋势极有可能导致在国际收支方面的持续恶化,产生日益增长的赤字和不良压力。从现实层面看,这些趋势已经在2000-2010年期间表现出来。随着公司收入的外流,外资占主导地位的石油开采业引发收支平衡问题。因投资者收入外移量的增长,投资者逐步减少他们在投资哈萨克斯坦经济领域的发展,导致吸引投资和出口收入之间的关系恶化。1999年外商直接投资哈萨克斯坦经济的总量为80亿美元,而投资者的收入仅为3.3亿美元。这意味着吸引投资和利润比例约为251 

  (三)公民养老金的国家财政赤字问题 

  众所周知,2008年国家承诺补偿由于通货膨胀造成赤字水平和养老基金实际收入之间的差异。随着公民退休数量的增加,民族退休基金的支付量将急剧增加,图5可表示出2020年前这种变化的趋势。 

  2020年哈萨克斯坦将有约160万退休者从民族退休基金中领取养老金,而每年大约支付1.5万亿坚戈,这个数量十分庞大。根据201231日哈萨克斯坦民族银行的金融机构数据显示,近五年累计赤字和养老金收入之间的差额高达30%[16]这意味着每年赤字和养老金收入之间的差额为6%左右。2020年前每年国家补偿赤字的量约为1万亿坚戈,这个巨大的数量等同于哈萨克斯坦2010年国家预算的四分之一。在国家可预期的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下,这项额外的预算负担可能引发严重的宏观经济问题和国家公共财政的系统失衡。哈萨克斯坦发展的最迫切的问题之一是建立现代化的养老金制度。 

  (四)威胁经济发展的不良因素——“人才外流”、资金外逃和影子经济 

  哈萨克斯坦科技潜力在前苏联时期位于第三位,仅次于俄罗斯和乌克兰。独立后虽然国家在加快自主创新和产业发展战略方面奠定了坚实基础,但在科学研发方面的支出份额相对较低(占国内生产总值的0.2%)。其指标远远落后于美国(2.6%),德国(2.6%),日本(3.39%),瑞士(3.37%),芬兰(3.37%),中国(3.3%),中欧(1.84%),世界平均水平(1.9%)[17]目前哈萨克斯坦政府已经设定的目标是到2015年研究经费水平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2020年达到2% 

  据美国非政府组织全球金融诚信(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GFI)资料,20002008年从哈萨克斯坦非法出境的资金高达1260亿美元。根据官方数据,哈萨克斯坦2010GDP总量为1 480亿美元,2012年资金外逃数字达到2 100亿美元。[18]资金外流总量远远高于哈萨克斯坦独立20年外商在哈的投资量(1 600亿美元)。前“BTA银行的董事会董事合伙人兼董事长”从银行带走100亿美元,相当于那个时期哈萨克斯坦GDP10%。根据GFI报告,在独联体国家中,资金外逃规模最大的国家是俄罗斯,约为4 270亿美元。资金外逃对国家经济安全、居民生活、投资金额、财政收入和外汇储备构成严重威胁。 

  影子经济是对所有国家包括发达国家面临的棘手问题。在发达国家,影子经济平均占GDP12%,发展中国家为39.6%,转型期国家为23%1992-1998年,哈萨克斯坦影子经济占GDP比例约为30%-38%。今天这一比例大约为20%-30%,但在农业领域影子经济比例高达55%,商业和服务业为25%,在工业领域为5%[19] 

  从建国伊始,哈萨克斯坦已经意识到本国经济结构的优势和缺陷,但因政局动荡和经济衰退国家无暇顾及调整经济结构。进入21世纪,哈政府认为近年宏观经济快速的增长主要得益于地下资源,本国企业的生产能力和经济能力仍然偏低,经济基础依然脆弱,必须大力发展非能源经济。 

  综观哈萨克斯坦的国家发展模式和经济发展路径可以发现,这个欧亚大陆最大的内陆国正在不断修正自己的“战略明灯”照亮前行中的道路,以豁达的态度直面未来的威胁和挑战。这个国家不断拷问自己——“我们要去哪里?”有理由相信,哈萨克斯坦正在向《2050战略》制定的进入“30个世界最发达的国家”行列目标稳步迈进,期待这只金色的雄鹰在阳蓝天下振翅高飞。 

    

  载李进峰,吴宏伟、李伟主编《上海合作组织发展报告(2013)》,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9月第1版。 



   张丹华,博士,上海大学上海合作组织公共外交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1]  www.mofcom.gov.cn/aarticle/i/dxfw/jl.中国驻哈萨克斯坦使馆经商参处《2011年哈萨克斯坦在宏观经济和社会领域取得重大成就》 2013330 

  [2]ПОСЛАНИЕ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ЕСПУБЛИКИ КАЗАХСТАН - ЛИДЕРА НАЦИИ Н. А.НАЗАРБАЕВА НАРОДУ  КАЗАХСТАНА СТРАТЕГИЯ «Казахстан-2050»Новый политический курс.  http//www.mfa,gov.kz 

  [3]德全英新哈萨克斯坦及其发展理论——评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国情咨文,《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07年第4期。 

  [4]赵常庆:哈萨克斯坦社会经济发展战略述评2006年:俄罗斯东欧中亚国家发展报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4月版。 

  [5]德全英:新哈萨克斯坦及其发展理论——评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国情咨文,《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07年第4期。 

  [6] [] 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著《在历史的长河中》徐葵等译,北京:民族出版社,20056月,6页。 

  [7] Назарбаев Н.А. «Нур-Отан»: к новым победам и свершениям. Выступление на XIV съезде НДП «Нур Отан» // Казахстанская правда. 2012, 26 ноября. 

  [8] Н.А. Выступление на встрече с главами зарубежных дипломатических миссий,аккредитованных в Казах-стане, Астана, 2 марта 2012 г. http//:www.akorda.kz. Назарбаев 

  [9] Султанов Б.К. Центральная Азия как форпост мирового сообщества против современных угроз и вызовов «Актуальные вопросы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в Центральной Азии» Х Ежегодная Алматинская конференция. 2012.06.06 

  [10] 张宁著《哈萨克斯坦独立后的政治经济发展》,上海大学出版社,20129月,P.248  

  [11].ПОСЛАНИЕ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ЕСПУБЛИКИ  КАЗАХСТАНА ЛИДЕРА  НАЦИИ  Н. А. НАЗАРБАЕВА НАРОДУ  КАЗАХСТАНА СТРАТЕГИЯ «Казахстан-2050» Новый политический курс. http://www.mfa,gov.kz 

  [12]. Социально-экономическая модернизация – главный вектор развития Казахстана «Послание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еспублики Казахстан Н.Назарбаева народу Казахстана. » 27 января 2012 г.. http://www.mfa,gov.kz 

  [13] 孙力、赵会荣 “解读<哈萨克斯坦-2050>战略”,http://www.enorth.com.cn2012-12-26 

  [14]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ая программа по форсированному индустриально-инновационному развитию Республики Казахстан на 2010-2014 гг. Официальный сайт Правительства Республики Казахстан http://ru.government.kz. 

  [15]. Рассчитано согласно данным из следующих источников:Производство продукции в Республике Казахстан; Производство промышленной продукции в Республике Казахстан за 1991—2008 гг. Агентство РК по статистике. http://www.stat.kz 

  [16] Текущее состояние накопительной пенсионной системы на 1 марта 2012 г.Алматы, Агентство Республики Казахстан по надзору финансового рынка и финансовых организацй, 2012. 

  [17] Закиева Ж.К .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е измерение евразийской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 «Актуальные вопросы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 в Центральной Азии» Х Ежегодная Алматинская  конференция  06.06.2012 

  [18] 同上。 

  [19]Закиева Ж.К .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е измерение евразийской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 «Актуальные вопросы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 в Центральной Азии» Х Ежегодная Алматинская  конференция  06.06.201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