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上合研究>经济合作

世界经济危机深化对上海合作组织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3-12-12 16:14:38作者:郭晓琼文章来源:载李进峰,吴宏伟主编《上海合作组织发展报告(2012)》,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7月第1版。

  世界经济危机进一步深化

2008年爆发了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性经济危机,在2009年全球经济大幅衰退之后,2010年世界经济出现短暂复苏,2011年却再次遭遇困境。受欧美债务危机升级、日本特大地震灾害和中东与北非政治动荡等因素的冲击,2011年全球金融市场动荡进一步加剧,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高位波动,世界经济危机进一步深化。2012124,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其《世界经济展望》[1]的报告中对世界经济形势表示悲观,将全球经济增长调低到3.5%,下行风险加大。

(一)欧美债务危机是世界经济危机深化的根源

发达国家的经济困境是全球经济稳定发展的主要威胁,欧美债务危机是世界经济危机深化的根源。目前,世界经济面临的最迫切的挑战是由债务危机引发的持续高失业和经济复苏乏力,尤其在发达国家,失业率居高不下(接近8.6%),收入增长停滞,总需求不足,经济复苏搁浅。2011 年美国的经济增长放缓,债务危机加剧了金融部门的脆弱性。从2011 年初开始,欧元区的经济增长已经大幅放慢,停滞将一直延续到2012 年。日本在2011 年上半年陷入经济衰退,这次衰退主要由3月的地震引起。美国、欧盟作为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有着非常紧密的经济联系,欧美债务危机互相影响乃至互相强化,最终导致全球经济再次陷入危机。2011121,联合国发布了《2012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2]报告中指出,发达国家经济在四个不利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处于螺旋式下降的边缘,这四个因素分别是:主权债务危机、脆弱的银行业、与高失业率相关的需求疲软、政治僵局和体制缺陷造成的政策瘫痪。这些不利因素已然存在,任何一个因素的进一步恶化都可能引致更严重的金融脆弱性和持续性经济低迷,并将严重影响新兴市场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

(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

200910月,希腊政府宣布,2009年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预计将分别达到12.7%113%,这大大超过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3%60%的上限。鉴于希腊政府财政状况显著恶化,全球三大信用评级机构惠誉、标准普尔和穆迪相继调低希腊主权信用评级,希腊债务危机爆发并殃及欧元区,导致欧元大幅贬值。2010-2011年,一些欧元区国家的主权债务危机继续恶化,加剧了银行体系的脆弱性。欧洲紧急出台总额达7500亿欧元的救助机制,还成立了为期3年的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FSF),该机制以17个欧元区国家的主权信用为担保发行债券筹资。20117月,欧债危机继续升级,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也被卷入,引发全球金融市场暴跌。2012113,标普评级下调了9欧元区国家的主权评级,其中包括法国和奥地利。116EFSF也遭标普降级。在法国和奥地利失去AAA级后,EFSF发行的具有AAA级担保人担保的债券总额已经从4510亿欧元下降至2710亿欧元。

导致欧洲债务危机产生的直接原因有两点:第一,高盛公司与希腊的交易。2001年希腊希望加入欧元区,但其财政赤字超过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标准,因此希腊与高盛公司做了一笔“货币掉期交易”[3]而成功加入欧元区,但这也为之后的危机买下了隐患。第二,欧洲债务危机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延续。欧元区各国为应对金融危机推出了超过3万亿欧元的经济救助计划,导致财政赤字暴增,债台高筑。

欧洲债务危机逐步升级有着更深层次的体制内因素。第一,欧洲国家人口老龄化和“高福利”的发展模式导致政府财政赤字不断扩大。第二,欧元区决策机制尚不完善。《马斯特里赫条约》规定:建立统一货币后禁止欧洲央行及成员国央行向成员国提供援助。如确实需要救援应在各国在协商一致的原则下进行;此外成员国加入欧元区后并没有相应的退出机制,这就导致希腊出现债务危机之后不能及时救援,最终蔓延升级。第三,欧元区国家的货币政策由欧洲央行统一执行,但财政政策却仍由各国政府掌握。一方面,在欧元区货币联盟中,欧元汇率相对稳定,这使得欧元区国家可以借助稳定欧元的庇护,轻易地以低利率获得长期融资,助长和掩盖了部分欧元区国家的财政松弛状况。另一方面,根据蒙代尔-弗莱明模型,在浮动汇率制和资本完全流动的条件下财政政策失效,因此没有货币政策的配合,各国很难单独运用财政政策调控经济。为应对危机欧元区政府采取的财政紧缩措施进一步弱化了增长和就业的前景,给财政调节和修复金融部门资产负债表带来更大的挑战。

(三)美国债务危机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使美国政府赤字大幅度上升,国债纪录屡创新高。20115月,美国国债余额触顶,突破14.29万亿美元的历史记录。由于美国政府的收入状况好于预期,政府不能维持正常偿付义务的时点被推后至82以后。到了82,政府若不提高债务上限或削减开支,就会开始债务违约,国际金融市场陷入混乱731,经过艰苦谈判,美国两党终于在提高债务上限方面取得共识。根据协议,美国债务上限至少提高2.1万亿美元,并且政府在未来10年内将削减2万亿美元以上的赤字。协议同时满足了两党的核心要求,即换届选举不受债务上限问题困扰且不向美国民众额外征税。86标准普尔宣布将美国长期主权信用评级从AAA级降至AA+级,原因是标普认为两党达成的协议缺乏必要的稳定政府中期债务的措施。88,投资者对美国经济前景不确定性的担忧加剧,恐慌情绪蔓延,全球股市暴跌,遭遇“黑色星期一”。美国国债失去AAA评级,这是否意味着美国不再拥有最低廉的融资成本?

长期以来,美国的财政和贸易双赤字是通过资本项目下的证券投资回流抵补的。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的贸易顺差一直呈下降趋势,这就使得购买美国国债的增量资金减少。这也就意味着美国国债利率的上升。然而当美国财政部需要借钱时,不太独立的美联储只能被迫购买公共债务。此前,美国已经推出了两轮量化宽松政策(包括扭曲操作),其目的就是为了压低长期利率,降低国债的融资成本。此外,超发的货币通过向世界经济“注水”也稀释了美元债务。因此即使美元失去AAA级评级,只要美元的关键货币的地位不动摇,这种资金回流机制仍将继续。可以预见,美国未来仍将采用温和通胀的方式减轻债务负担,不排除其在2012年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的可能性。

  世界经济危机深化对上合组织各成员国的影响

(一)对成员国的不利影响

世界经济危机的深化对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产生影响的传导机制主要表现为四个渠道:第一,贸易渠道,西方国家经济减速,需求下降,对成员国出口造成影响。第二,价格渠道,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出口国而言,是增加了出口收入,对进口国而言不但提高了进口成本,对企业的销售收入和盈利水平也将产生较大影响。第三,汇率渠道,欧元和美元相对本币贬值,一方面降低了成员国产品的竞争力,另一方面加剧了短期资本流动性波动,对成员国金融体系造成一定程度的冲击。此外,成员国本币对外升值的同时因资本流动还伴随着对内贬值,国内人民将饱受低工资、高物价之苦。第四,投资渠道,危机深化增加了人们对经济下行的预期,打击投资者信心。不利因素通过这四个渠道传导至成员国国内,在经济体系中相互交织、强化,对成员国经济将产生多方面、深层次的影响。但值得注意的是,此轮危机对上合组织成员国造成影响的程度远不如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深,各国经济形势也并不似2008年危机时期那般悲观。

由于上合组织各成员国国情不同,各国受影响的程度也各异。总体而言,鉴于中国的外贸结构与外汇储备结构,中国所受的影响最大,其影响的深远程度几乎可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相比。对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而言,由于这些国家的经济对外部市场依赖性很强,经济增长各项指标均与国际资源价格高度相关。2011年国际大宗商品(尤其是原油)价格一直处于高位,因此,这些国家并没有表现得像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中国际油价暴跌时那样“灾难深重”。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两国由于经济规模较小,与西方国家的经济联系不那么密切,因此受世界经济的影响也最小。

1. 国民经济增长

虽然上合组织成员国受危机影响的程度不同,但总体而言,各国经历了2008~2009年的衰退之后,2010年经济均有所复苏(吉尔吉斯斯坦除外),2011年,除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经济增长放缓,其他成员国经济继续复苏。

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时,与其它上合组织成员国相比,中国的经济增长下降幅度并不大,在经济危机最困难的2009年中仍保持了9.1%的增长率,2010年中国经济增速加快至10.4%,而2011年中国经济增速逐季回落,全年增长率下降至9.2%,只比2009年高0.1个百分点,足见2011年中国承受了来自世界经济衰退带来的巨大压力。

与中国不同的是,俄罗斯在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时遭受了沉重的打击,2009年俄罗斯GDP增长率为-7.8%,是上合组织成员国中唯一在该年出现经济负增长的国家。2010年俄罗斯经济实现一定程度的复苏,GDP增速恢复至4.3%2011年俄罗斯GDP增速保持不变,仍为4.3%。尽管如此,俄罗斯作为世界第六大经济体,国际经济一体化程度较深,其承受的来自世界经济方面的压力也不容忽视。2012112,普京总理在启动其总统竞选门户网站时还谈到,2012年不是轻松的一年,甚至会比2011年更为艰难。

乌兹别克斯坦在2008年经济危机中蒙受的损失不大,2011年该国经济增长比上年仅略有下降。哈萨克斯坦在2008年危机后经济也出现大幅下降,2009年哈萨克斯坦GDP增长率下降至1.2%2010年迅速恢复至7.3%2011年该国GDP增长率尚有小幅提高,为7.5%。吉尔吉斯斯坦在2010GDP增速为-0.5%,但这主要受该国政治动荡影响,与全球经济危机关系不大。2011年,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两国GDP增长还有所加快,可见两国对世界经济局势的变化并不敏感。

 

1  2008~2011年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GDP增长率(%

 

2008

2009

2010

2011

中国

9.6

9.1

10.4

9.2

俄罗斯

5.2

-7.8

4.3

4.3

哈萨克斯坦

3.3

1.2

7.3

7.5

乌兹别克斯坦

9.5

8

8.5

1-9月)8.2

吉尔斯吉斯坦

8.4

2.3

-0.5

5.7

塔吉克斯坦

-

-

6.5

1-6月)6.9

资料来源:各成员国统计局网站。

2. 对外贸易

2011年,上合组织成员国中,中国对外贸易增长明显放慢,俄罗斯的出口增速也出现小幅下降(见表2),而中亚国家外贸增长却在仍在加速。就中国而言,一方面,中国出口的前三大贸易伙伴分别是欧盟、美国和日本,2011年这三者与中国的贸易额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42.4%。西方国家经济复苏乏力、需求疲软放慢了中国出口增长的速度;另一方面,人民币相对于欧元和美元大幅升值,降低了中国产品的竞争力。同时,由于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内需下降,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又增加了进口成本,最终导致进口增幅也下降了13.8%[4]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最大贸易伙伴是欧盟,两国与欧盟的贸易额分别占两国贸易总额的49%40.3%,但由于这两个国家出口的主要为能源类产品,尽管外需下降,但国际能源价格持续上涨冲抵了外需下降带来的负面效应,两国进口的主要为机器设备,价格弹性又较小,因此俄罗斯外贸额仅出现小幅下降,而哈萨克斯坦外贸额不降反升。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对外贸易均呈快速增长态势,这是因为三国对外贸易的主要合作伙伴为独联体国家和中国,较少受到来自欧美方面的冲击。

2  2010~2011年上合组织成员国对外贸易增幅(%

 

 

2010

2011

中国

出口

31.3

20.31-12月)

进口

38.7

24.91-12月)

俄罗斯

出口

31.2

30.41-12月)

进口

29.7

29.91-12月)

哈萨克斯坦

出口

38.5

51.71-11月)

进口

8.6

22.61-11月)

乌兹别克斯坦

出口

10.8

21.41-9月)

进口

-6.8

21.81-9月)

吉尔斯吉斯坦

出口

6.6

43.61-12月)

进口

6.4

32.21-12月)

塔吉克斯坦

出口

18.2

23.21-6月)

进口

3.4

34.81-6月)

资料来源:中国数据来源为中国海关,其他成员国数据来源为各国统计局。

3. 通货膨胀

2011年,上合组织成员国中,俄、哈、吉塔四国的通货膨胀率均有所降低,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通胀率上升。通货膨胀分为需求拉动和成本推动两种类型。世界经济形势的恶化对上合组织成员国通货膨胀的作用也通过需求和供给两个途径传导。

1)需求拉动通货膨胀——流动性过剩

第一,为刺激本国经济,缓解债务危机,美联储相继推出两轮量化宽松政策,向全球输出流动性,当大量美元涌入上合组织成员国时,中央银行为稳定本国汇率进行对冲,向市场投放相对数量的本币,从而推高通胀。如果美联储于2012年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成员国将面临更高通胀压力。

第二,贸易顺差过大。中国最为典型,经常项目顺差过大增加了人民币的升值压力,为了保持人民币币值稳定,人民银行购回美元,从而被迫相应投放基础货币,推高通胀。

第三,宽松的财政货币政策。世界经济危机进一步深化,上合组织成员国为刺激本国经济,拉动内需,大多采取了宽松的财政货币政策,投资的增长形成了一定程度的资产泡沫,造成通胀压力。

2)成本推动通货膨胀

第一,输入型通胀。美元贬值和中东、北非政局动荡推高了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从而导致工业原材料成本上涨,下游产品价格相应上涨,推高物价。近年来,中国对原材料和能源的需求日益扩大,输入型通胀对中国的影响巨大。

第二,工资变动影响通胀。货币工资率的提高能够推高通胀,而货币工资率上涨幅度放慢将减少通货膨胀的压力。俄罗斯通货膨胀率的变动与此有很大关系。2009年和2010年,为了尽快消除国际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俄罗斯连续两年制定并执行了“反危机计划”,其中一项重要的内容就是保障民生,具体内容包括:将一部分社会开支和补助指数化;2009年和2010年分别拨款339.5亿和363亿卢布,用于对失业人员实施社会救助和进行职业培训;大幅度提高居民养老金,2009年和2010年分别提高了24%40%[5]。这些措施无疑增加了劳动力成本,推高了通货膨胀率。2011年,随着这些政策的退出以及养老金上涨幅度的下降(2011年涨幅仅为6%),俄罗斯的通胀率也相应下降至6.1%

 

备注:乌兹别克斯坦为20119月与201012月相比的增长率。

资料来源:上合组织各国统计局。

4. 外汇储备

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外汇储备大多以美元或欧元的形式存在,欧美国家发生债务危机,美元、欧元贬值,直接导致各国外汇储备严重缩水。以中国为例,中国拥有3万亿外汇储备,其中美元资产所占比例在一半以上,20111 ~12月,美元对人民币汇率从1:6.59跌至1:6.30,这使中国的外汇储备蒙受巨大损失。欧盟是俄罗斯最大的贸易伙伴,俄罗斯的外汇储备绝大部分以欧元的形式存储。20111月,欧元对卢布汇率约为1:40.93,到20121月已贬至1:39.6520122月欧元对卢布汇率为1:38.76,欧元贬值直接导致俄罗斯外汇储备的缩水。中亚国家也与中、俄两国的情况类似,外汇储备不可避免地出现缩水。同时,国际评级机构降低欧元区国家主权信用评级和美国国债的评级也增加了外汇储备的汇率风险。

5. 债务风险

根据俄罗斯央行定期公布的《银行统计通报》[6]的数据,截止201111,俄罗斯外债总额为4889.4亿美元,而截止201171,其外债总额已增长至5388.3亿美元,增幅高达10.2%,约占该年GDP30.7%,企业外债额为4617.7亿美元,占该年GDP26.3%。一般而言,国际公认的标准为,外债负债率[7]应控制在20%以下。《俄罗斯联邦经济安全指标清单》中也规定外债占GDP比重的临界值为25%。就整体而言,俄罗斯的外债(尤其是国家的对外债务)并没有太大风险,因为截至201112月,俄罗斯的外汇储备为5109.1亿美元,此外俄罗斯还拥有巨额的主权财富基金,其中储备基金为256亿美元,福利基金882.6亿美元。根本性的问题在于结构失衡,企业外债占比高达85%以上。在目前欧元贬值的条件下,企业借入外部债务是获益的,但是借入外债货币错配的问题就不可避免,一旦欧元区渡过难关,欧元重新升值,俄罗斯的企业外债将面临成本上升和违约风险。这会造成俄罗斯金融环境的恶化,一旦外资大范围撤离,可能会对实体经济产生实质性的打击。俄罗斯学者А.沙巴林等认为企业外债的合理范围应在GDP20% ~25% 之间。显然俄罗斯企业外债超过了临界值。外部债务的结构失衡的根源在于实体经济的产业结构失衡,原材料和能源企业过度发展,其出口的税收收入构成外汇储备和主权财富基金的主要来源,但是实体经济中的许多其他企业除了自身发展的瓶颈外,还缺少资金来源。因此在当前形势下,借入外部债务的企业应抓住这一时机减少债务,避免未来欧元上升导致的债务成本的增加,但更为重要的是加快创新和制度改革,改变产业结构失衡的格局。

近年来,哈萨克斯坦的外债总额也增长迅速2011年上半年,哈外债总额从1182亿美元增长至1246亿美元,外债负债率更是高达84%,远远超过国际公认标准。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也存在外债负债率严重超标的问题。欧美国家债务危机无疑为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债务问题敲响了警钟,各国政府应警惕负债率超标最终演化成债务危机的风险。

(二)为成员国带来的积极因素

1. 国际能源、原材料价格上涨增加了出口国的外汇收入

上合组织成员国中,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为能源出口大国,国际能源价格的变动对两国经济发展举足轻重。2011年,美元持续走低,推动国际能源价格持续上涨。以原油为例,2011年俄罗斯产的乌拉尔牌原油价格涨幅达到39.8%[8]。能源价格上涨为能源出口国带来更多出口收入,对于抵御危机带来的不利影响、降低财政赤字、复苏经济起到了重要的作用。20111~11月,俄罗斯能源类商品出口收入达3235亿美元,同比增长34.9%,能源类产品在俄罗斯出口总额中所占比例达到69.4%;哈萨克斯坦能源类商品出口收入为581.22亿美元,占该国出口总额的72.8%。乌兹别克斯坦油气资源也比较丰富,20111~9月,该国能源出口占出口总额的14.5%2011年,黄金、一些非贵重金属等原材料价格也出现上涨,为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等倚重原材料出口的国家带来不少出口收入。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中,国际能源、原材料价格大幅下跌,俄、哈、乌等能源出口国经济因此遭受了沉重打击。此轮危机中这些国家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国际能源、原材料价格上涨是其中最主要的积极因素。

2. 不利的外部环境为成员国结构调整创造了机遇

上合组织成员国基本都存在严重的经济结构问题。中国外向型经济以劳动密集型产业推动,其结构亟待改善,俄、哈经济严重依赖油气出口,吉、塔经济发展主要依赖原材料出口和国际援助。各国经济发展都严重依赖外部需求,但内生动力不足。在良好的外部环境下,各国经济发展相对平稳,进行结构调整的迫切性和内在动力不强,来自国内既得利益集团方面的阻力也较大,但在外部环境恶化的条件下,各国政府进行改革和结构调整的压力和动力加大,结构调整作为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战略被提上议事日程。

3. 欧债危机为成员国在欧洲的并购创造了有利条件

欧洲发生债务危机降低了国外资本的准入门槛,为上合组织成员国创造了在欧洲低成本收购的机会。20113月,俄罗斯电信巨头Vimpelcom公司完成了对意大利WindTelecom公司的300亿美元收购。20115月,联想集团以2.31亿欧元收购德国麦迪龙公司36.66%的股份,成功控股麦迪龙公司,从而使联想集团成为占有欧洲市场份额前3名的个人计算机企业。2011年中国企业在欧洲的并购金额超过700亿美元,几乎是2010年的10进入2012年,中国在欧洲的并购行为更加频繁。三一重工3.24亿欧元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广西柳工斥资3.35亿元人民币并购东欧最大的波兰工程机械企业HSW的工程机械事业部,山东重工3.74亿欧元获得全球豪华游艇巨头意大利法拉帝集团75%的控股权,国家电网以3.87亿欧元收购葡萄牙电力21.35%股份等。可以看出,中国和俄罗斯企业利用危机的有利时机在欧洲积极并购,不仅可以获得有利于自身发展的知识产权,更重要的是通过学习有益的经验,提升自主创新的能力,实现可持续发展。

  上合组织应对危机深化的措施

2008年的经济危机使上合组织成员国在应对危机方面积累了一些经验教训。2011年,面对不利的外部环境,上合组织成员国采取了各种措施积极应对。中国提出稳定物价、扩大内需、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等措施,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处理好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调整经济结构、管理通胀预期的关系,防止经济出现大的波动。俄罗斯继续实行经济现代化战略,逐步降低国民经济对能源出口的依赖性,增加就业,提高居民实际可支配收入等。哈萨克斯坦实行了提升本国经济竞争力,实施“国家加速工业创新发展规划”项目,稳定就业等政策。吉、塔、乌三国也实施了鼓励出口、提高就业、扶植重点部门和企业、寻求国外援助等具体措施。

上合组织作为一个政府间的综合性国际组织,对于应对恶劣的外部环境,消除其消极影响也做了相当大的努力。20116月在阿斯塔纳召开了上合组织10周年元首峰会,会议提出:“必须为发展经济合作注入新的动力,将提高上合组织各国福祉和改善民生确定为本组织的重要目标。”各国元首在《阿斯塔纳宣言》中还强调:“本组织的中心任务仍是落实克服全球金融经济危机影响、保障国民经济持续平衡发展的联合计划。上合组织成员国支持进一步改革国际金融体系,在金融监管领域加大政策与合作协调力度,将继续就有效维护成员国金融体系稳定问题进行对话。”201111月在圣彼得堡举行的上合组织成员国总理第十次会议,各国对上合组织在抵御危机方面取得的成果给予了充分肯定,并进一步研究了加强合作的具体措施。在会议发表的《联合公报》中指出:“在全球金融和原材料市场出现不确定性的条件下,在世界经济增速放缓的形势下,上合组织地区却保持了稳定态势,国内生产总值呈增长趋势,并具有投资吸引力。”会议通过了《上合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总理)关于世界和上合组织地区经济形势的联合声明》,强调在全球经济金融危机背景下,大力发展和加强上合组织经济合作具有重要意义。中国总理温家宝在会议上发表讲话,深入分析上合组织面临的形势和主要任务,阐述中方对上合组织发展的看法主张,并提出在经贸、财经、互联互通建设、能源、农业、科技等多个领域加强合作的建议。俄罗斯总理普京在会议期间也提出,希望俄罗斯与中国等在上合组织的框架内对全球经济做出积极努力。

  世界经济危机深化对上合组织的影响

(一)上合组织的凝聚力加强

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各成员国充分认识到上合组织在成员国遭遇外部冲击时发挥了相互支持、团结协作的作用,增强了各成员国对上合组织作用的认同感,“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更加深入人心。2011年以来,欧美国家经济陷入困境,日本发生严重地震灾害及核泄漏危机,中东北非局势动荡,上合组织成员国面临的不确定因素明显增多,面对日益复杂严峻的国际形势,各国共同应对挑战的决心加强了上合组织的凝聚力,成员国在安全、经济等方面的合作愿望更加迫切。

(二)上合组织发展的基础得以强化,成员国间的政治互信有所加强

成员国在反对三股极端势力、维护地区安全、防止社会动荡方面具有共同目标,在促进经济发展、改善民生方面具有共同利益,这是上合组织得以发展的基础。《阿斯塔纳宣言》中,元首们指出:“国际关系正在经历大变革、大调整。现代政治、经济和金融形势急剧变化。团结一致、有效应对全球安全挑战,确保可持续发展,是各国面临的最突出的共同问题。”在当前复杂的国际形势下,各成员国面对共同挑战,再次强化了上合组织发展的基础。

在此基础上,上合组织成员国间的政治互信也有所加深。2011年恰逢上合组织建立10周年,又是《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10周年和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建立15周年。2011616,胡锦涛主席对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中俄两国元首将中俄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阿斯塔纳峰会后,中哈两国元首共同宣布发展中哈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并启动两国总理定期会晤机制。中哈战略伙伴关系自此全面升级,政治互信得以扩大。胡锦涛主席在发展中哈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提出六点建议中还指出,政治互信是中哈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基石。上合组织成员国总理第十次会议期间,中国总理温家宝与塔吉克斯坦总理阿基洛夫会面时,温家宝总理表示中方愿与塔方携手应对挑战,深化政治互信,推进务实合作,以2012年两国建交20周年为契机,推动中塔睦邻友好合作关系达到更高水平。

(三)区域经济合作步伐加快

上合组织成员国经历了2008年经济危机,充分认识到加强彼此间合作、共克时艰的必要性。在当前世界经济危机深化的背景下,欧美等发达国家经济低迷、需求萎缩更加促使上合组织内部经济合作的愿望不断加强,上合组织区域经济合作的步伐继续加快,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 成员国间贸易增长加快

根据中国海关统计数据,2011年中俄双边贸易额达到792亿美元,同比增长42.7%,中俄贸易在中国对外贸易总额中的比例从2010年的1.86%提高至2.2%。中哈贸易额为249.52亿美元,同比增长22%。根据俄罗斯海关统计数据,2011年俄罗斯与上合组织成员国贸易额为995亿美元,同比增长36%,俄罗斯与上合组织成员国贸易额在俄对外贸易总额中的比例从2010年的12.8%上升至13.33%。其中,俄中贸易额在俄罗斯对外贸易总额中的比例中2010年的9.5%上升至10.2%

俄罗斯与中亚国家贸易中,俄哈贸易额为198亿美元,同比增长30.6%,俄乌贸易额为39.66亿美元,同比增长15.1%,俄吉贸易额为14.53亿美元,同比增长5%,仅俄塔贸易额出现下降。根据哈萨克斯坦统计署数据,20111~11月,哈萨克斯坦与上合组织成员国贸易额为427.1亿美元,占哈对外贸易总额的37.7%。此外,20111~8月,乌兹别克斯坦与上合组织成员国贸易额也同比上涨73%,达到77.04亿美元[9]。在塔吉克斯坦对外贸易中,俄罗斯和中国是其前两大贸易合作伙伴[10]

2. 成员国间相互投资快速发展

2011年中国是俄罗斯第四大投资伙伴,截止到20119月,中国累计对俄投资273.46亿美元,其中20111~9月新增投资额为13.88亿美元2010年中国对俄直接投资为1.2亿美元,而2011年上半年中国对俄直接投资就已达到2.5亿美元。[11]20111010开幕的第六届中俄经济工商界高峰论坛上,中俄双方签署了16项经贸合作项目,总金额为70.8亿美元,其中投资合作项目金额为41.6亿美元,占总金额一半以上,协议涉及贸易、技术转让、合作研发等领域。这充分说明,随着投资规模的扩大,中俄经贸合作的质量也在提升,正在从商品贸易和资源型贸易向技术服务型贸易转变

与中亚国家的投资合作方面,2011年中国上升为哈萨克斯坦第四大投资伙伴,俄罗斯保持哈萨克斯坦第八大投资伙伴[12]。此外,中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是吉尔吉斯斯坦直接投资的主要资金来源国。

3. 一些重大项目相继取得新进展

近年来,俄罗斯多次与乌克兰发生天然气纠纷,引致俄罗斯与欧洲天然气合作受阻,欧债危机不断蔓延升级加大了俄罗斯与欧洲能源合作的潜在风险,迫使俄加紧推行能源出口多元化战略,并逐渐将战略中心转向亚洲。201111日起,中俄原油管道投入商业运营,中俄双方正式履行为期20年,每年1500万吨的合同,中俄原油管道建成并投入运营标志着两国能源合作取得重大突破。20111011,在中俄两国总理第十六次定期会晤中,中俄双方就3月起原油管道运营期间产生的价格分歧达成了一致,还提出了“建立长期性能源伙伴关系”的新提法,这说明两国的能源合作将朝着时间更长,范围更广的方向迈进。在会晤期间,尽管中俄双方仍没能就天然气合作达成协议,但普京总理提出“谈判距离终点已经不远了”,这种措辞表达了中俄强烈的合作意向,预示了在将来双方最终能够达成一致。在电力合作方面,201110月,普京总理访华期间签署了俄罗斯En+集团同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合作备忘录,两家公司将讨论在俄罗斯东西伯利亚和远东合资建设装机容量达1000万千瓦发电站的协议(包括为对华电力出口进行建设),投资总额达100亿美元。

在世界经济危机深化的背景下,中亚国家也越来越重视与上合组织其他成员国(尤其是中俄两个大国)开展合作项目。2011年中亚国家与中国的一些重大项目也相继取得新进展。2011122,欧亚地区第一个跨境国际合作中心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正式启动,中哈两国铁路在此实现对接,中哈第二条跨境铁路通道开通。2011419,乌兹别克斯坦总统访华期间,中石油与“乌兹别克油气”国家控股公司签订了《中乌天然气管道建设协议》。该管线是“中国—中亚”天然气管线的C线,设计输气能力为250亿立方米/年,总投资预计22亿美元。20111215,该管线正式开工,将于2013年底前建成。

  未来上合组织应做的努力

联合国在其发布的《2012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13]中判断世界经济处于另一次大衰退的边缘,威胁全球经济的问题错综复杂,预计未来世界经济中长期前景黯淡。在这样的背景下,上合组织应继续努力,携手应对挑战,共克时艰。未来上合组织应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

第一,成员国应首先以本国为着眼点,积极调整产业结构,改革金融体系,在加强自身经济实力的基础上提高经济合作的质量。各成员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是开展经济合作的起点,各成员国为发展繁荣本国经济,大力发展加工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并加快交通、运输、通讯、电力和港口等基础设施建设,为组织内经济合作创造了机会。成员国积极调整产业结构为优化贸易结构奠定了基础,提升产品质量,走高科技、高附加值、低能耗的发展道路为提高各国经济合作的质量创造了前提条件。改革金融体系,改善投资环境则有利于吸引外资,通过一些大型投资项目和高质量的中小型项目的带动,加快上合组织区域经济合作的步伐,使组织内经贸合作结构进一步优化。

第二,继续推进成员国间双边经济合作,并朝着以大项目带动多边合作的方向努力。阿斯塔纳峰会的《新闻公报》已经指出:“建议实业家委员会和银行间联合体采取切实的共同行动,落实多边项目,以促进成员国社会经济发展。”目前,成员国间的经济合作仍然以双边合作为主,多边合作尚处于筹备和起始阶段。由中、土、乌、哈共同参与的世界上最长的天然气管道“中国—中亚”管道建设项目是各国进行多边合作的一个很好的尝试。在上合组织第十次总理会议中,各国总理商定:支持建立上合组织专门账户和开发银行,完善各国口岸基础设施建设,提高通关能力和工作效率等,这都为今后开展大型项目,带动多边经济合作创造了前提条件。

第三,深化金融合作,扩大本币结算范围。中国总理温家宝在上合组织总理第十次会议上再次提议建立“上合组织开发银行”。温家宝总理在会议中还建议,上合组织应“建立多层次、多渠道的融资合作体系,加大对区域经济合作项目的融资支持,继续扩大本币互换和结算合作,加强成员国之间的宏观经济金融政策协调。”扩大本币结算范围的重要意义在于:一是这能为成员国企业创造有利的贸易环境,降低交易成本;二是美国借两轮量化宽松政策为世界经济“注水”,美元币值稳定受到影响,成员国间贸易使用本币结算有利于避免汇率波动带来的损失;三是对各成员国联手防范金融风险,并在国际金融秩序改革中相互配合意义重大。

第四,加强安全、政治、人文等全方位、多领域的合作,为抵御危机、开展经济合作创造稳定、良好的环境。面对动荡不定的外部环境,上合组织内外的不稳定因素增多,因此上合组织应继续致力于维护地区稳定,通过加强与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合作促进国际和地区的和平、稳定和发展。此外,积极开展人文、政治等领域的合作有利于成员国间加深相互了解、增强政治互信。

第五,弘扬“上海精神”,在成员国遇到困难时能够做到雪中送炭。2011111日起,乌兹别克斯坦将对哈萨克斯坦的天然气供气量从原每昼夜39.7万立方米消减到10万立方米。哈方不得不紧急动用储备资源。哈油气部同哈油气总公司代表曾火速前往塔什干进行谈判,但无果而返。在此情况下,哈油气部求助于中石油,双方于1110签署了通过置换作业向哈输送5亿立方米天然气的议定书。按照议定书的规定,2011~2012年度,中石油将从中亚天然气管道输往中国的土库曼天然气中抽出5亿立方米解决哈秋冬取暖季的燃眉之急。在成员国遇到困难时施以援手,中国的这种做法无疑可以视为真诚合作的表率,彰显和弘扬了“上海精神”。

 

    作者简介:郭晓琼,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载李进峰,吴宏伟主编《上海合作组织发展报告(2012)》,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7月第1版。



[1] IMF. World Economic Outlook. http://www.imf.org/external/pubs/ft/weo/2012/update/01/index.htm

[2] UN DESA. World Economic Situation and Prospects 2012. http://www.un.org/en/development/desa/policy /wesp/index.shtml

[3] 高盛接受了希腊的100亿美元和日元国债,将其转变成90亿欧元的债务和10亿欧元的现金,并以希腊博彩业和机场税等未来收入作抵押,将这笔现金返回给希腊,规定10年后希腊必须用欧元抵还所有这些债务。这样,希腊因账面上暂时少了10亿欧元的债务而使其国家负债率下降至符合欧元区1.2%的标准,从而成功加入欧元区。此后,希腊政府因金融危机无力偿还债务而不得不公布其公共债务状况,最终爆发债务危机。

[4] 中国海关统计http://www.customs.gov.cn/default.aspx?tabid=400

[5] Мониторинг об итогах социально-эканомического развития РФ в 2011 году. http://www.economy.gov.ru/ minec/activity/sections/macro/monitoring/doc20120202_05

[6] Бюллетеня банковской статистики. http://www.cbr.ru/publ/main.asp?Prtid=BBS

[7] 外债负债率为外债总额与GDP之比。

[8]Мониторинг об итогах социально-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го развития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в 2011 году. http://www.economy.gov.ru/minec/activity/sections/macro/monitoring/doc20120202_05

 

[9] 中国商务部驻乌兹别克斯坦经参处http://uz.mofcom.gov.cn/aarticle/jmxw/201008/20100807088706.html

[10] 中国商务部驻塔吉克斯坦经参处http://tj.mofcom.gov.cn/aarticle/jmxw/201111/20111107847055.html

[11] Федеральная служба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стфтистики РФ. http://www.gks.ru/wps/wcm/connect/rosstat/ rosstatsite/main/enterprise/investment/foreign/

[12] Национальный банк Республики Казахстан. http://www.nationalbank.kz/?docid=680

[13] UN DESA. World Economic Situation and Prospects 2012. http://www.un.org/en/development/desa/policy /wesp/index.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