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上合研究>反恐合作

上合组织如何应对中亚地区安全形势新变化

发布时间:2013-12-12 16:14:41作者:王宪举文章来源:载李进峰,吴宏伟、李伟主编《上海合作组织发展报告(2013)》,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9月第1版。

  摘要:2012年中亚安全形势出现新变化。除传统的毒品走私、水资源争端、边境地区民族冲突等问题外,一些极端伊斯兰势力利用宗教组织和互联网在中亚国家加紧渗透,扩大影响。哈萨克斯坦国内恐怖主义和极端宗教案件明显增加。北约军队即将从阿富汗大批撤离,乌兹别克斯坦和美国的合作再次升温,并再度停止在独联体集安组织活动。这使美俄之间围绕军事基地的争夺加剧,中亚军事安全形势更趋复杂。中亚国家和上合组织积极采取措施打击三股势力,取得一定成效,但仍需加强团结协作,在严打三股势力的同时,妥善应对阿富汗问题。 

  关键词:中亚安全  形势变化 上合应对 

  作者简介:王宪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2012年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中亚国家的安全形势发生了新变化,其主要表现为:塔吉克斯坦国内武装冲突加剧,哈萨克斯坦国内恐怖主义和极端宗教案件频发,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边境民族冲突再起,中亚国家之间围绕水资源的争斗再度激化,随着2014年北约军队从阿富汗基本撤出的日期临近,中亚国家的忧虑增加,美俄之间的军事争夺也明显加强。 

  面对本组织成员国和中亚地区的安全威胁和挑战增大,上海合作组织及其成员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收到了一定成效,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在新的一年,上合组织应加强内部团结,强化反对三股势力的措施,对2014年后阿富汗可能出现的局势做出尽可能客观和准确的分析预测,统一认识和立场并制订预案,以保持和加强本地区的安全与稳定,提高上合组织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和作用。 

    中亚安全形势新变化 

  (一)塔吉克斯坦反政府武装活动猖獗 

  2012年中亚地区安全形势中最严重的事件之一是塔吉克斯坦国内的武装冲突。7月中旬,塔吉克斯坦东部戈尔诺—巴达赫尚自治州安全委员会主席纳扎罗夫遇害。政府认定反政府武装头目艾耶姆别科夫等4人是凶手,便开始在自治州首府霍罗格及其郊区进行清剿。这是塔国近两年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军事行动,在激烈交火中有17名塔军队士兵和1名平民死亡,40名强力机构人员受伤,30名非法武装人员被击毙,41人被捕。[2]为了减少双方伤亡,给非法武装人员弃暗投明的机会,塔最高检察院发布声明称,如果参与7月武装冲突的非法武装成员自愿向政府上缴武器,将不再对他们提出起诉。到12月底,参与冲突的非法武装成员向护法机构上缴了325件武器,其中包括118支手枪、105支冲锋枪、5挺机枪、1挺迫击炮、7把火箭筒、3支狙击步枪以及一些炮弹、手榴弹、子弹和炸药等。[3] 

  这次武装冲突虽告结束,但反政府武装团伙依旧存在,塔国内安全威胁并未消除。据塔安全部门一名人士说,“他们(反政府武装)现在剩下4股人马,每伙大约30人至40人,总共不超过150人。”[4]戈尔诺—巴达赫尚自治州外,在接近费尔干纳盆地的拉什特山谷等其他地区,也存在非法武装。1992-1997年塔内战时期,拉什特是反对派的大本营,至今仍盘踞反政府武装。2010822日深夜,25名囚犯从塔吉克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直属的监狱打死5名看守后,就是逃往拉什特山谷。[5]更为复杂的是,那里的塔吉克斯坦武装分子与阿富汗“塔利班”、“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乌伊运”)、“伊斯兰解放党”(即“伊扎布特”)和“伊斯兰圣战联盟”等极端组织有着密切联系,从事恐怖主义、极端宗教、毒品贩运、武器走私等跨国犯罪活动。[6] 

  除塔吉克斯坦外,费尔干纳盆地和吉尔吉斯斯坦南部的极端武装团伙也在继续活动。 

  (二)哈萨克斯坦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案件频发 

  2011123日,在阿拉木图州博拉尔达依镇发生的恐怖事件震惊了整个哈萨克斯坦:哈国家安全局下属的“雄狮”特种部队在同5名恐怖分子的战斗中,将他们全部击毙,两名警察也英勇牺牲。在此之前,即118日,这5名恐怖分子在阿拉木图袭击并造成另外两名警察身亡。“雄狮”在恐怖分子的藏匿处收缴了2RDG-5型手榴弹、2AK系列突击步枪和2把手枪。[7] 

  在整个2012年,像123日这样的恐怖事件在哈萨克斯坦屡见不鲜。据哈萨克斯坦总检察院新闻局宣布,711日,恐怖分子在阿拉木图州陶萨马雷村一幢小楼自制炸弹时发生爆炸,包括4名儿童在内的8人死亡。817日早晨,警方在阿拉木图州卡拉塞地区的一个平民别墅区包围一批恐怖分子,在交火中将9名匪徒击毙。据哈副总检察长约翰·默克尔说,最近5年共有148人因恐怖犯罪在哈萨克斯坦被起诉,另有160人因极端主义犯罪被起诉,108人因参与恐怖主义犯罪或参加非法武装组织被逮捕,其中60%的人在29岁以下。[8] 

  有资料说,2012年初以来,哈萨克斯坦护法机构共侦破112起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犯罪案件,制止了24起恐怖犯罪活动。哈政府取缔了15家被认定为恐怖组织的外国机构。[9] 

  (三)乌吉和乌塔之间民族冲突和边境形势严峻 

  201212月中旬,吉尔吉斯斯塔境内的飞地索赫地区胡沙尔村一群居民袭击了吉边防军人,打伤数人,并拆除了为哨所供电的电线杆。索赫地区的所有边境口岸关闭。吉国防委员会称,事件的起因是“国家边境线划定不准确,以及双方在边防哨所设备安装工程方面的不协调”,引起乌族村民不满。吉边防局的领导与乌国家安全委员会下属国家边境保护委员会的领导进行了电话谈判,就采取措施防止冲突升级达成协议。[10] 

  这一冲突实际上是20106月事件的后果之一。此前不久,即67日,由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内务部、总检察院和国防委员会秘书处专家组成的联合工作小组公布一份报告称,分离主义分子和前总统巴基耶夫的支持者挑起了20106月吉尔吉斯南部奥什州的骚乱。在那次连续三天的冲突中,有442人死亡,其中70%为乌兹别克族人,29%为吉尔吉斯族人,还有一些其他族裔的人。545人因参与骚乱被追究刑事责任,其中400名是乌兹别克族人。骚乱期间,3746所住房和国家设施被毁坏,近50万人沦为难民。报告指出,导致这场悲剧的因素包括“国家民族政策缺失、冲突地区社会经济和政治局势复杂、多年来当局和个别政客与南部乌兹别克族居民区的激进领导人玩‘政治游戏’”。此外,贩毒团伙利用这次冲突实现了毒品生意的重新洗牌。[11]但是奥什吉尔吉斯族居民并不完全赞同这个结论,他们认为,这一骚乱是当地乌族蓄谋挑起的,目的是要获得独立。[12] 

  奥什骚乱过去两年半,但事件后果未完全消除。现任奥什市长梅尔扎克马托夫与中央政府分庭抗礼,不被中央所信任,但受到奥什居民支持。极端宗教组织的瓦哈比分子通过宣传、资助等手段,煽动居民对政府不满,挑拨吉族和乌族之间的矛盾。奥什吉族和乌族居民的情绪仍基本对立。为防止在吉的乌族居民偷渡到乌境内,乌兹别克斯坦边防军在两国边境埋下地雷、架设铁丝网,并经常开枪射击吉边民。“虽然吉政府已尽一切努力,但是吉南部的局势依然紧张。在骚乱发生两周年之际,为了避免局势恶化,吉国南部各州的护法机构都进入高度戒备状态”。[13] 

  2012年,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边境也一直紧张对峙。13日,乌宣布把塔铁路货运过境费提高32%14日,又停止了对塔的天然气供应,致使塔水泥厂等企业无法工作,经济受损。 

  (四)围绕水资源的争斗再度升级 

  2012920日普京总统访问比什凯克时,签署了俄罗斯提供贷款建设坎帕拉金1号水电站和纳伦河上游梯级水电站的协议。这是继2009年后,吉俄再度签署有关建设水电站的协议。2009年两国曾签署有关文件,并成立“坎帕拉金1号水电站”公司,其中50%股份归俄罗斯国际统一电力系统公司。由于遭到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反对,俄方一直没有实施这个项目。2012年俄为获得延长在吉军事基地租赁期限,除免去吉所欠近5亿美元债务外,再次答应联合建造两个水电站,投资额高达17亿美元。然而,此举遭到乌兹别克斯坦强烈反对。乌方认为,如果纳伦河水电站被俄罗斯控制,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会遭到严重后果。因此,卡里莫夫总统9月访哈萨克斯坦,两国表示反对塔、吉在跨界河上游建造水电站。卡里莫夫称:“水资源矛盾会引发任何事情,不仅是国家间的严重对抗,而且是战争。”[14]有鉴于此,普京105日访问塔吉克斯坦时,公开报道没有涉及水电站问题。 

  (五)毒品走私并未减少 

  尽管多年来包括中亚国家在内的国际禁毒机构一直在打击贩毒活动,但是毒品走私并未减少。毒贩们将大量毒品通过阿富汗和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边界运进中亚,再从中亚输往俄罗斯、欧洲或东亚毒品消费市场。中亚“北线”已成为重要的国际贩毒通道。 

  2012年头9个月,塔吉克斯坦共缴获毒品5吨多,比2011年同期增长42.5%[15]1024日,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安全总局和俄联邦安全总局在进行联合特别行动时,查获了一条非法运输硬毒品的国际渠道,逮捕了一名1980年出生的塔吉克斯坦公民,在其身上发现并查获4公斤海洛因和6公斤大麻。[16]9月至10月,俄罗斯在中亚进行“丝绸之路”联合行动,共查获约400公斤毒品,其中大麻280公斤,大麻素12公斤,海洛因5.2公斤,合成毒品1.2公斤以及烈性毒药7.8公斤”。[17]1116日,俄罗斯警方在俄与哈萨克斯坦交界地区采取的“联盟”特别行动中没收125公斤毒品。缉毒警察在贩毒领域制止了578起犯罪,其中11起走私毒品。314人因各种违法行为被捕,其中300人涉及毒品犯罪。[18]据《中亚——2020:地区专家的观点》的数据,2012年阿富汗境内生产的毒品原料达到1万吨,比十年前增加十几倍。无论是中亚国家的吸毒人数,还是经由中亚走私到俄罗斯和欧洲其他国家的毒品数量都明显增加。 

  (六)美俄等国围绕军事基地的争斗加剧 

  由于2014年北约将撤离驻阿富汗的大部分军队,如何保障部队撤离时的安全以及有效应对撤离后可能在阿富汗和中亚地区出现的挑战和威胁,成为美国及其盟国的重要任务。313日,赶赴阿富汗的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突然中途临时改道飞往吉尔吉斯斯坦,与吉防长奥姆拉利耶夫、国防会议秘书塔巴尔季耶夫等高官举行密谈。帕内塔提出,美军希望2014年北约军队从阿富汗大量撤出后,将继续使用自2001年“9.11”后租用的比什凯克马纳斯国际机场空军基地(2009年改名为“国际过境转运中心”)。然而,吉总统阿坦姆巴耶夫重申,吉已决定请美军士兵在2014年后从马纳斯全部撤离,基地将改为民用中转中心。[19] 

  与此相反,乌兹别克斯坦却决定为北约军队人员和设备从阿撤离提供方便,美则承诺把从阿撤出的部分武器装备无偿赠送给乌,并帮助乌按照北约军事标准建军。20126月,乌不顾俄罗斯的反对,宣布暂停参与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活动。618日至29日,根据吉尔吉斯斯坦和美国军事合作计划,在吉境内举行了“区域合作2012”多国军事演习,哈萨克斯坦、阿富汗、美国和塔吉克斯坦的300名官兵参加演习。 

  针对美的行为,俄罗斯加紧做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工作,在免除债务、提供贷款、经济合作、放宽移民在俄工作和居留条件、供给石油制品、提供武器装备和进行军官培训、毒品监督和帮助反毒等方面对吉和塔做了不少让步。920日和105日,普京总统分别访问吉、塔,签署了关于延长在这两个国家的俄军事基地的协议。根据吉俄协议,吉允许俄修建4个军事设施:卡拉科尔实验基地、恰尔多瓦尔村的通讯枢纽、位于迈卢苏的独立地震台和2003年部署在坎特的集安组织空军基地。而俄罗斯高校将扩大培训吉尔吉斯斯坦军人。协议将于2017年生效,有效期15年,期满后如双方不提出异议,将再延长5年。[20]2013221日,吉尔吉斯议会批准了上述一揽子协议。[21] 

  俄塔新的军事基地协议规定,俄在塔的第201军事基地将租用到2042年。普京称,具有7000人的第201摩托化步兵师将“可靠地保卫我们共同的战略利益,加强中亚地区的安全与稳定”。 

  以俄为首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呼吁北约与它在阿富汗和中亚安全等问题上进行合作,但遭到北约婉拒。北约称,它的方针是与中亚各国,特别是与乌兹别克斯坦开展双边合作。 

  201211月,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阿什顿也访问中亚4国,向中亚各国领导人介绍2012年至2020年欧盟在中亚地区的新战略。欧盟希望通过新战略与中亚国家建立包括安全对话在内的新合作机制。双方还讨论了北约驻阿富汗部队撤离后中亚地区的安全形势。阿什顿表示,“2014年后欧盟将继续保留在阿富汗的存在”。 

  由此可见,作为北约盟友的欧盟也加强了对中亚地区安全形势的关注,而且企图发挥更大作用。 

  20131月中旬,美国负责中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布莱克对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进行访问。尽管吉总统阿坦姆巴耶夫已经公开要求美军按期撤离马纳斯,布莱克仍然表示,马纳斯国际过境转运中心“对美军的运作很重要,几乎所有驻阿富汗美军都会经过这里”,他将与吉领导人“讨论延长”租用该中心的期限问题。[22] 

  无独有偶,20131月下旬,由土耳其、阿塞拜疆和吉尔吉斯斯坦组成的“欧亚军事执行力量”的首个会议在巴库举行。会议宣告突厥国家军事联盟正式成立,以加强它们之间的军事合作。该组织总部设在安卡拉。除上述三国外,蒙古也是成员国之一。[23] 

  俄美等国及其军事组织在中亚国家围绕北约撤军安全、保留或新建军事基地而进行的博弈,使中亚地区的安全形势更趋复杂。 

    安全形势趋紧的主要原因 

  2012年中亚地区安全形势趋紧,既有中亚国家的原因,也有阿富汗形势等国际因素的影响。 

  (一)中亚各国经济社会局势复杂是安全出现问题的首要原因 

  中亚各国都有自己的难题,所谓“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这些困难成为本国安全的严重隐患。 

  塔吉克斯坦内战遗留的问题没有彻底解决,一部分领土被非法武装团伙所控制,它们经常制造恐怖事件,并与阿富汗塔利班、“乌伊运”等极端组织相勾联,进行贩毒、走私武器等活动。由于受2008年国际金融形势的影响,塔经济形势愈加困难,很多居民生活水平下降,对拉赫蒙政权的不满情绪增加,政治反对派的社会基础有所扩大。201311月,塔吉克斯坦将举行新的总统选举。大选前后塔的安全形势可能再度成为国际舆论的关注重点。 

      吉尔吉斯斯坦的南北矛盾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地区、民族和部落纷争使这个国家的政局动荡不止。2005年和2010年两次政权更迭都与地区矛盾激化有关。尤其是奥什地区吉尔吉斯族和乌兹别克族之间的矛盾尖锐,加上“三股势力”的参与,使这个州成为吉尔吉斯斯坦的“火药桶”,具有很大的爆发危险。 

  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作为中亚两个大国,当局控制国内安全形势的能力较强,但是由于领导人接班人问题尚未明确,国内政治、经济、社会和安全等形势具有诸多不确定因素,给了“三股势力”以可乘之机。201210月,哈萨克斯坦斯坦总统战略研究所所长苏尔坦诺夫在上海举行的国际研讨会上指出,“中亚地区日益猖獗的宗教极端主义、毒品犯罪、有组织犯罪、非法移民等问题不能不引起关注,而中亚国家政治经济转型尚未结束,各国经济社会局势复杂是导致上述问题产生的首要原因”。[24] 

  (二)激进和极端伊斯兰势力的渗透是当前主要危险 

  近年来,由于中亚国家经济社会领域存在一些问题,意识形态领域出现真空,一些激进甚至极端的伊斯兰势力在中亚国家加紧渗透,其影响不断扩大,成为当前中亚地区安全形势中非常值得重视的一个问题。阿富汗和中东国家的激进或极端伊斯兰势力的活动包括:制造恐怖事件,向中亚国家派遣教会人士,散发宣传材料,资助建造清真寺,扩大教会组织,建立新的宗教非政府组织,等等。2012124日,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阿布季卡济莫夫在哈议会上院发言说,最近两年哈西部发生了一系列恐怖袭击,“这些恐怖事件的组织者和执行者主要是受了宣传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网站的影响,其中部分恐怖活动是‘哈里发战士’的成员所为”。[25] 哈里发战士组织是哈萨克斯坦公民于2011年夏天建立的,其目的是在哈萨克斯坦境内发动圣战。目前,该组织主要成员全部藏匿于阿富汗与巴基斯坦交界地区,并参与国际恐怖主义活动。20121025日,哈里发战士组织领导人哈比多拉通过互联网发表声明,对哈萨克斯坦刚刚通过的有关加强宗教管理的法律提出批评,并宣称要在哈萨克斯坦制造恐怖事件。111日的爆炸事件发生后,哈比多拉再次发表声明,宣布该组织对爆炸事件负责。另外一个新的恐怖组织——“安拉战士”也不容忽视。它受“乌伊运”领导,并接受“基地”组织的资助,2010年下半年以来制造了一系列恐怖事件。 

  (三)互联网越来越成为外国极端宗教组织向中亚渗透的重要手段 

  极端宗教组织利用现代通信技术如互联网、短信等对中亚青少年进行宣传,传播伊斯兰极端主义思想,成为破坏中亚安全与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沙特阿拉伯文化中心”等机构及其网站不仅散播极端主义言论,而且在网页上直接教授如何制造爆炸装置。在当前中亚各国意识形态教育薄弱的情况下,不少居民,特别是贫困家庭的青少年比较容易接受宗教极端主义的蛊惑宣传,易受极端化和暴力化影响。 

  (四)阿富汗形势对中亚安全造成直接的消极影响 

  阿富汗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对中亚地区的影响是全面而深刻的,其中包括非传统安全等各个领域:一是它们在阿与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比邻的一些省份建有训练营,培训恐怖分子;二是塔利班一些武装分子经过塔吉克斯坦进入费尔干纳盆地,与当地的极端势力相结合,试图破坏中亚国家的稳定。塔吉克斯坦与阿富汗的边境线长达1344公里,大部分地段属于人迹罕至的山区,边境守卫难度很大,是毒品运输、走私武器、犯罪分子逃匿的最佳路线,成为中亚安全最薄弱的环节;三是阿富汗毒品对中亚的影响日益严重,每年有15%以上的阿富汗毒品是经中亚运出;[26]四是美国利用从阿富汗撤军继续巩固和加强自己在中亚的地位和影响,挑拨中亚国家与俄罗斯的关系,给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上海合作组织制造麻烦。 

    中亚国家和上合的应对措施 

  2012年中亚国家采取了不少措施打击三股势力和毒品走私等活动,以加强国家安全。 

  一是积极打击三股势力。塔吉克斯坦对反政府残余力量不仅进行军事行动,而且展开宣传和心理攻势。塔当局呼吁武装反对派成员主动投降和缴械,对自愿上缴武器者将从轻不再起诉。在这一政策感召下,制造“霍洛格事件”的主谋、非法武装组织头目艾耶姆别科夫812日从阿富汗回国自首。一部分非法武装成员也上缴了325件武器。 

  二是坚决有效地破案,及时打掉犯罪团伙。2011年以来哈萨克斯坦发生多起恐怖袭击事件,其中大多与宗教极端势力有关。哈护法机构决不手软,破案速率很高。2012111月,哈萨克斯坦当局共侦破112起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犯罪案件,并制止24起恐怖犯罪活动。[27] 

  三是关闭传播三股势力的网站。自2011年初至201211月,哈萨克斯坦共关闭900多家宣扬恐怖主义、暴力犯罪和极端主义的网站,并继续对100多家网站进行审查。[28]哈官方关闭了“沙特阿拉伯文化中心”等散布极端思想的文化场所,同时组织编写讲经的文本,对教徒进行正面引导。 

  四是加强与邻国协作,采取联合行动。20129月至10月俄罗斯和中亚国家进行的“丝绸之路”行动中,共查获400公斤毒品。据俄联邦麻醉品监管总局新闻中心宣布,“此次行动的目的是打击自中亚国家跨境非法运输武器、弹药和麻醉品,以及非法移民越境”。10月间,俄与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安全总局采取联合行动,取缔了一条非法运输毒品的国际渠道。11月,俄与哈萨克斯坦在两国交界地区采取的“联盟”特别行动中没收125公斤毒品。 

  过去一年上海合作组织采取的主要措施包括: 

  第一,扩大成员国安全合作的法律基础。67日上合组织峰会批准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20132015年合作纲要》,强调要建立信息安全共享空间、增强应对安全威胁能力、支持阿富汗独立和重建、加强成员国间的边境管理。[29] 

  第二,举行联合军事演习。20126月,上合组织在塔吉克斯坦举行了“和平使命- 2012”军事演习,除乌兹别克斯坦外,上合其他5个成员国共派出2000余人和500余台军事设备参加。演练的部分项目是在塔北部索格特州的靶场进行,为提高作战训练的效率,演习区域情况的复杂性是最大限度的。俄军出动部署在塔的第201军事基地摩托化步兵和炮兵部队,以及部署在吉尔吉斯斯坦境内肯特基地的战斗机。俄国防部副部长布尔加科夫高度评价这次演习,称它“是在巩固军事领域的合作方面采取的又一实际步骤…… 将成为保障中亚地区和平稳定的可靠前提”。[30] 

  第三,加强安全形势和对策研究。2012121920日,上合组织反恐办公室举办了“中亚安全反恐形势与上合组织执法合作研讨会”。会议围绕中亚安全形势评估、影响中亚安全反恐形势的有关因素和上合组织执法合作策略等3个主要议题进行了探讨,就成员国在反恐、信息安全、禁毒、油气管道安全等领域的执法安全合作提出了具体建议。[31] 

  中亚各国和上合组织采取的这些措施对于保障中亚地区的安全与稳定起了重要作用。“三股势力”威胁犹存,但没有形成全国性或地区性规模,中亚没有发生像有些人所预测的那样类似西亚北非的“阿拉伯之春”事件。 这不仅为中亚人民的经济建设和全面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而且为北约部队按期从阿富汗撤离提供了重要保障。  

    对上合组织应对安全形势变化的若干建议 

  由于中亚地区经济和社会领域存在不少问题,加上北约联军从阿富汗大批撤出的日期临近,2013年中亚地区的安全形势可能会更趋紧张和复杂。为此,本文对上合组织更好地应对中亚地区安全形势变化提出以下建议: 

  (一)切实落实打击“三股势力”的各项协议 

  打击“三股势力”、保障中亚地区的安全与稳定是上合组织的首要任务。上合组织成立的基本原因之一就是面对“三股势力”的威胁,寻求集体安全保障。经过十二年的演进,上合组织获得了长足发展,但是仍应紧紧抓住这个中心任务不放。凡是有利于安全与稳定的事情就做,凡是不利于安全与稳定的事情就不做。业已被上合组织成员国议会批准的《上海合作组织反恐怖主义公约》为成员国预防“三股势力”制定了详细的措施。上合组织还通过了在一系列领域开展安全合作的协议,如关于查明和切断参与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活动人员渗透渠道,组织和举行联合反恐行动的程序,保障国际信息安全,反恐专业人员培训,反洗钱,保障石油和天然气管道安全,合作打击犯罪等协议。现在重要的是要狠抓落实,把这些好的文件真正落到实处,产生好的效果。上合组织秘书处应监督这些文件的落实情况,若发现问题,应及时纠正。同时,还要建立打击毒品交易的合作机制。在打击贩毒和武器走私等方面,更多采取上合组织成员国的联合行动,以提高效率。 

  (二)加强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团结协作 

  上合组织的力量在于团结一致。应坚持在“上海精神”,即“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基础上处理成员国的相互关系,尽量避免相互争斗。对于部分成员国之间的领土、边界、民族、资源等问题上的分歧和争端,应本着克制、协商、和平解决的立场和态度,坚决反对武力解决的企图。上合组织秘书处对于成员国之间可能发生的冲突应做预案,一旦成员国之间发生冲突,就采取建设性介入的办法,而不是束手无策,袖手旁观。所谓建设性介入,是通过外交、政治和机制等多种形式综合实施。鉴于上合组织基本上是一个没有“牙齿”的组织,它应加强与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合作,以弥补自己的不足。 

  (三)成立专门机构调解内部矛盾 

  可在上合组织秘书处内设立一个专门机构,调解成员国、当前特别是中亚国家之间的领土、边境、民族、地区、水资源等争端。鉴于个别国家可能反对设立这样的机构,应多做它的工作,争取其改变态度,支持调解。鉴于水资源问题的敏感型,在中亚国家之间就此达成协议之前,暂不要开始水电站的建设。 

  (四)支持成员国的正当权益 

  为了保障中亚地区的安全与稳定,上合组织应明确支持塔吉克斯坦政府打击非法武装力量的行动,支持俄罗斯加强在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军事基地。尤其要关注“三股势力”在奥什州和费尔干纳盆地的动向,一旦发生严重事件,就支持有关国家采取果断行动。 

  (五)联合打击网络犯罪活动 

  对于“三股势力”,特别是极端伊斯兰组织通过网络进行蛊惑人心、教唆制造爆炸装置、招募人员等活动,要予以坚决打击。对它们的网站实行屏蔽、关闭等措施。 

  (六)妥善应对阿富汗问题 

  阿富汗形势与中亚国家及上合组织关系密切,没有一个稳定的阿富汗就没有稳定的中亚。上合组织应加大对阿富汗形势、特别是北约撤离阿富汗后形势的分析研究,早作预测,统一认识,做出预案。作为上合组织观察员国的阿富汗和国际社会希望中亚国家和上合组织在阿富汗问题上发挥更大作用。上合组织有责任、有义务帮助解决阿富汗问题,但应坚持阿富汗问题须在联合国主导下各国共同努力解决的主张,积极参与阿富汗政治和解和经济社会重建的进程,但不承担超过上合组织自身能力的义务。 

    

  载李进峰,吴宏伟、李伟主编《上海合作组织发展报告(2013)》,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9月第1版。 



  [1] 王宪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2] 塔吉克斯坦爆发新冲突,新华社杜尚别2012730日电。 

  [3] 塔吉克斯坦最高检察院将不起诉那些曾参与武装冲突但已自愿上缴武器的武装成员,新华网杜尚别2012年12月26日。 

  [4] 塔吉克斯坦爆发新冲突,新华社杜尚别2012730日电 

  [5] 中亚面临“三股势力”的严峻挑战,《半月谈》,2010年第21 

  [6] 苏畅文章《当前阿富汗形势对中亚安全的影响》,《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12年第1期。 

  [7] 龙腾网,http://www.ltaaa.com, 201212月。 

  [8] 哈萨克斯坦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犯罪呈上升趋势》,新华网阿拉木图20121122日电。 

  [9] 《哈萨克斯坦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犯罪呈上升趋势》,新华网阿拉木图20121122日电。 

  [10] 俄新网201317日。 

  [11] 吉尔吉斯斯坦公布20106月吉南部骚乱事件报告,俄新网,比什凯克201267日电。 

  [12] 《吉尔吉斯斯坦南部奥什的当前局势》,《欧亚社会发展动态》,2012年第39期。 

  [13] 俄新网,比什凯克201267日电,吉公布2010年吉南部骚乱调查报告。 

  [14] 2012年中亚形势与关注点》,《欧亚社会发展研究2012》第68页。 

  [15] 俄新网,20121024日。 

  [16] 俄新网,2012119日。 

  [17] 俄新网,“丝绸之路”行动查获毒品400公斤,2012119日。 

  [18] 俄新网,20121116日。 

  [19] 俄新网,比什凯克20121129日电。 

  [20] 俄新网,2013228日。 

  [21] 俄新网,2013225日。 

  [22] 俄新网,2013116日。 

  [23] 《突厥世界将成立军事联盟》, 国际新闻,2013127日。 

  [24] 中亚区域贫困问题将更突出,《中国社会科学报》,20121015日。 

  [25] 萨克斯坦官员称恐怖组织“哈里发战士”威胁哈安全,新华网2012124日。 

  [26] 苏畅《当前阿富汗形势对中亚安全的影响》,《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12年第1期。 

  [27] 《哈萨克斯坦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犯罪呈现上升趋势》,新华网20121122日。 

  [28] 《哈萨克斯坦欲与中亚国家加强安全合作》,新华网阿拉木图20121114日电。 

  [29] 《上合组织:确保中亚不出动乱》,2012620日《中国国防报》。 

  [30] 《“和平使命- 2012”演习结束》,俄新网莫斯科2012614日电。 

  [31] 《中亚安全反恐形势与上合组织执法合作研讨会召开》,中国警察网,20121222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