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上合研究>反恐合作

上海合作组织军事合作综述

发布时间:2013-12-12 16:14:41作者:李抒音文章来源:载李进峰,吴宏伟、李伟主编《上海合作组织发展报告(2013)》,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9月第1版。

  摘要2012年是上海合作组织军事合作活动较为充实的一年。中国作为上海合作组织轮值主席国,和其他成员国一道,在军事领域开展了一系列丰富多彩的活动。通过开展这些活动,进一步提升了成员国之间的互信水平,加大了对“三股势力”的震慑力度,有效维护了地区安全与稳定。总体看来,一年来上合组织框架下的军事合作体现出以下特点:一是各项机制性会议全面展开,军事合作的法律基础进一步巩固;二是联合军事演习更具针对性,维护地区安全的能力继续提升;三是密切关注新安全威胁与挑战,军事合作范围持续拓展;四是高度重视阿富汗和伊朗问题,观察员国的参与度有所提高。 

  关键词:上海合作组织  军事合作 特点 

  作者简介:李抒音,军事学博士,军事科学院欧洲军事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 

    

    各项机制性会议全面展开,军事合作法律基础进一步夯实 

  上海合作组织自成立初期就十分重视安全领域的机制建设,在军事合作领域内建立了许多机制性会议,主要包括年度国防部长会议、总参谋部磋商机制、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部门领导人会议、边防部门领导人会议和边防会谈、边境互察制度等。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上述会议并非总能如期举行。如国防部长会议曾数度中断,总参谋长会议机制仅举办过2次。 

   2012年,在轮值主席国中方的积极努力和各成员国的一致配合下,上海合作组织军事合作领域的重要机制性会议均得以如期举行,且取得了重要成果。会议达成的一系列文件进一步夯实了成员国之间开展军事合作的法律基础。 

  一是举行成员国国际军事合作部门领导人会议。326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部门领导会议在北京举行。国防部国际军事合作部门领导会议是成员国防务安全领域重要机制化合作项目之一,迄今已举行近20次。这一项目的良性运转,有助于各方密切联系,加强配合,不断提高防务安全合作水平。 

  二是召开成员国国防部长会议。424日,中国作为轮值主席国又在北京举行了第九次成员国国防部长会议。上海合作组织国防部长会晤是本组织军事领域的高级别会议,是各国防务部门领导人根据成员国元首们的共识共同探讨军事合作目标、制定军事合作规划和决策的重要平台,对于增强成员国之间的军事互信关系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国防部长会议的主要任务是交流各国国防部门对地区和世界安全形势的看法,研判对地区安全稳定的新威胁新挑战,协调事关地区安全稳定重大问题的态度立场。历次会议取得的主要成果包括:签署了《成员国军队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协定》等一批法律法规,组织开展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7次联合反恐军事演习,批准《成员国国防部合作计划》及其他务实性合作项目。此次会议,中国国防部长提出未来上海合作组织防务安全合作发展应遵循的四项原则:一是坚持贯彻“上海精神”。成员国应坚持以一律平等、相互尊重、协商一致为基础开展防务安全合作;二是坚持打击“三股势力”的合作重点。成员国防务安全合作应以提高抵御现实威胁的能力为目标,加强组织行动能力和快速反应能力建设;三是坚持机制化建设的方向。各方应全力建设机制完善、协调顺畅、合作全面、开放和谐的新型防务安全合作机制;四是努力增进人民的理解和支持。防务安全合作应成为联系成员国人民文明交融的纽带。这些原则已写入各国国防部长签署的《国防部长联合公报》。会议签署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国防部长会议联合公报》再次强调了本组织防务安全领域合作的主要任务,即在《上海合作组织宪章》、《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上海合作组织反恐怖主义公约》、《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国防部合作协定》和《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关于举行联合反恐军事演习的协定》的基础上,加强军事信任措施,共同打击恐怖主义及其他地区安全挑战与威胁。 

  三是举行第二次成员国总参谋长会议。67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总参谋长会议在塔吉克斯坦胡占德市举行。这是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举行的第二次总参谋长会议,第一次会议由中方倡议于2011425日在上海举行。总参谋长会议是最具军事性质的会议,具有高度的敏感性,外办关注也比较多,举办起来也具有一定的难度。因此,以往各成员国总参谋长多是在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时会面,通过演习战略磋商的形式,交换意见,研究合作的具体内容。这次会议虽然同样是在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期间举办的,但对构建务实有效的合作机制是一个有力的促进。此次总参谋长会议把在联演中培育出的各成员国军队总参谋长以平等相待、相互尊重为基础进行磋商的做法,以会议的形式进一步巩固下来,为防务安全领域高层会晤增添了新的渠道和内涵,有力地推动了高层会晤的机制化发展。会后,各国总参谋长一致认识,实现总参谋长会议的机制化发展有利于进一步推动上合组织防务安全合作在协调各方立场、兼顾各方利益、推进务实发展的轨道上不断跃上新的台阶。 

  四是年度元首理事会高度关注军事安全问题。66日至7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会议在北京举行。元首理事会是本组织最高级别的会议,是各领域各部门机制性会议的总指导。鉴于上海合作组织正处于承前启后的关键时间节点,此次北京峰会肩负着为组织未来发展指引方向、确定思路的重要任务。在主办方中国的努力和各成员国的积极配合下,会议达成了一系列成果:批准了《上海合作组织中期发展战略规划》、《上海合作组织关于应对威胁本地区和平、安全与稳定事态的政治外交措施及机制条例》和《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2013年至2015年合作纲要》。这些文件的批准,进一步扩大了成员国安全合作的法律基础。 

  五是落实边防部门领导人会议精神。根据201112月召开的上海合作成员国主管机关边防部门领导人第一次会议达成的关于建议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主管机关边防部门合作机制的精神,20123月成立了成员国主管机关边防部门打击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分裂主义专家组。专家组的职责是,及时通报和交换有关情报信息和违法犯罪活动线索;交流边境管理、边防检查、执法办案工作经验;加强边防人员培训,密切边防执法能力领域的合作;建立和完善各级代表联系制度,加强各级边防部门间的合作配合。 

  此外,为加强学者间的交流,上海合作组织还建立了上合组织防务安全论坛机制。20042006年,由中国国防部在北京举办了三届上海合作组织防务安全论坛。该论坛成为上海合作组织在防务安全领域加强交流与合作的有效途径和重要平台,增进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及观察员国军官之间的相互了解和信任,促进了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防务安全领域的合作                             

    联合反恐演习针对性继续加强,维护地区安全能力持续提升 

  定期或不定期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是上海合作组织军事活动的重要内容,能够有效地提升成员国应对安全威胁的能力,加强成员国间互信水平。自2002年中吉两国首次举行双边联合反恐军演以来,在上合组织框架下迄今已举行了9次联合反恐军演。这些演习均以震慑和打击“三股势力”、提高应对新挑战、新威胁的能力作为演习的课题2012年,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共举行了2次联合反恐军事演习。与前几次演习相比,此次演习的针对性更加突出,为维护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发挥了积极作用。 

  42227日,中俄两国海军在中国青岛附近黄海海域举行了代号为“海上联合-2012”的联合军事演习。中俄联合军演是双方在防务安全领域加强合作的重要举措,是实战性很强的演练,能够全面检验双方军队的战斗力水平。近年来,中俄两国两军关系不断发展,战略协作水平不断提升,两军联合演习日益常态化和机制化。自2005年以来,中俄两国在双边和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已举行多次联合军事演习,演习规模由小到大,演习内容不断丰富,演习领域逐步拓展。“海上联合-2012是中俄两国海军首次举行联演是由中俄两军总参谋长共同商定的,是两军合作框架内的一次例行演习,是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又一具体体现,标志着两军战略互信达到新的水平。此次演习规模大,双方共有25艘水面舰艇、2艘潜艇参演;课题设置贴近实战,以双方共同关注的“海上联合防御和保交作战”为课题;演练内容丰富,双方将共同演练“作战筹划、海上联合防御作战、海上联合保交作战、海上实际使用武器”四个内容;联合程度高,双方将设立联合导演部、联合战役指挥部和联合海上编队指挥所。通过这些协同课目的演练,充分展示了两军联合行动的能力,展现出两军战略互信的水平。可以看出,与以往两国海军开展的军舰互访、联合搜救行动相比,“海上联合-2012”更加重视双方的务实合作。 

  6814日,上海合作组织在塔吉克斯坦胡占德市附近的乔鲁赫代龙靶场举行和平使命-2012”联合反恐军事演习,来自哈、中、吉、俄、塔五国的2000名军人参演。此次演习是上合组织成员国武装力量举行的一次例行性多边反恐军事演习,对于共同提高成员国武装力量的训练水平和合作水平,有力震慑三股势力,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具有重要意义。演习以应对恐怖主义引发的地区危机为背景,重点演练山地条件下联合反恐行动的准备与实施等内容。演习分为战略磋商、战役准备和战役实施三个阶段进行。与前几次以“和平使命”命名的联合军事演习,此次演习规模不算大,但却具有两大特点: 

  一是联合指挥程度高。与以往不同,这次演习联合导演部只设一名总导演,由塔方陆军司令担任,其他四国各派一名指挥员担任副总导演,演习导调主要由塔方组织。受训指挥机关也按照这种模式组成,由塔方派出一人担任联合战役指挥部总指挥,其他参演方各派出一名副指挥。这表明,上海合作组织联合军演由相对松散型向联合程度较高的方向发展进行了新的探索。这种探索展示了上合组织各成员国之间更高程度的战略互信,以及打击三股势力、维护地区安全稳定的坚定意志。 

  二是联演法律支持更加规范成熟。此次演习机动途中,中方陆航部队6架直升机穿越吉尔吉斯斯坦领空,地面部队在吉境内实施了500多公里的摩托化机动。在吉方的大力协助下,我参演兵力和装备顺利过境,安全抵达演习区域。这种穿越第三国的机动得益于上合组织各成员国签署《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关于举行联合军事演习的协定》,并得到各国立法机构批准。协定规定了成员国在联演时的权力与义务。 

  需要指出的是,在塔吉克斯坦举行的和平使命-2012”及在哈萨克斯坦举行的“和平使命-2010”两场演习再次表明了上合组织成员国不论大小一律平等的原则,驳斥了西方一些学者认为上合组织由中俄两国主导的错误言论。同时,也展现了中亚国家积极参与上合组织军事合作、维护地区安全的积极意愿。 

  除了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外,上合组织成员国还开展了其他务实性合作行动。2012年,上合组织框架内的军事援助、反恐经验交流、军事气象水文保障交流和人员培训等军事合作项目等一一开展,并逐步实现制度化和常态化;中国与俄、哈、吉、塔四国继续贯彻《关于在边境地区加强军事领域信任的协定》和《关于在边境地区相互裁减军事力量的协定》的精神,坚持同四国落实边境核查制度和边防会谈会晤机制,及时沟通处理边境事务,有效地增进了双方的互谅、互信。其中,中俄两国元首还发表了《中俄关于进一步深化平等信任的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声明中重点阐述了深化两国边境地区的合作,落实边境地区军事领域相互信任和裁减军事力量的具体措施,包括对国界线进行联合检查,继续裁减边境地区的军事力量,继续增进两军传统友谊,深化两军各层次、各领域合作,开展旨在提高两军协同能力和促进地区和平、安全与稳定的联合军事演习等等。 

    高度关注新威胁新挑战,军事合作范围不断拓展     

  随着国际战略形势和安全格局的迅速调整变化,人类面临的新威胁和新挑战不断增多。2012召开的年度元首峰会高度关注本地区出现的新威胁和新挑战。此次会议达成的《联合公报》明确指出,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此起彼伏,新矛盾新挑战层出不穷,上海合作组织维护地区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任务更加艰巨。2012年,上海合作组织防务安全部门高度关注以下新威胁。 

  一是关注自然灾害和事故、气候变化等安全威胁,定期召开军事气象部门会议。成员国防务安全部门已在军事气象水文等专业领域开展机制化合作。 

  二是关注信息安全,推动制定“信息安全国际行为准则”各国元首及防务安全部门领导人一致强调,近年来,国际恐怖主义在向全球化、长期化和本土化发展的过程中,不断更新恐怖手段和实施恐怖活动的方式。他们不断利用国际互联网开展破坏活动,威胁到成员国安全与稳定,各国应就维护国际信息安全积极开展合作。2011912日,中国、俄罗斯、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上合组织成员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联名致函联合国秘书长,要求将由上述国家共同起草的信息安全国际行为准则(以下简称准则)作为第六十六届联大正式文件散发。20126月举行的元首峰会上,各国元首再度强调,成员国在维护国际信息安全领域开展合作的重要性,指出应防止利用信息通信技术破坏世界和平、稳定和安全,继续在联合国框架内推动制定“信息安全国际行为准则”。 

  三是关注海上安全,探索建立维护海上安全的合作机制。上海合作组织各成员国一致强调,海上安全形势复杂严峻,海盗袭击事件不断上升。同时,应对海洋自然灾害,打击海盗,维护海上交通线安全已非一国之力所能承担,必须加强国际合作,特别是各国海军之间的合作。20124月中俄两国海军举行的“海上联合-2012”联合军事演习就出于这一目的。近年来,中俄两国海军一直积极参与亚丁湾护航,积累了丰富的反海盗护航经验。此次俄方参演的“特里布茨海军上将”号就是直接从亚丁湾执行完任务赶赴青岛海域。双方海军通过演练锚地防御、海上补给、联合反潜与搜救、解救被劫持船只等内容,有利于提高两国海军应对非传统安全挑战的能力,共同探索建立维护海上安全的合作机制,提高共同行动的反应能力。 

    成员国日益重视阿富汗和中东局势,反对军事干预他国内政 

  推动上海合作组织诞生的一个重要动因就是上世纪90年代末恐怖主义的直接威胁和阿富汗毒品贩运。2001年,中俄两国及中亚国家为集体抵御上述威胁,决定在“上合五国”机制的基础上组建地区性合作性组织。自成立以来,上海合作组织就积极关注阿富汗的安全与发展问题。早在2005114日,上合组织与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签署了“关于建立上合组织阿富汗联络组议定书”。联络小组以举行磋商的方式开展工作,旨在就上合组织与阿富汗在共同关心的问题上开展合作提出建议。该联络组积极探讨在本组织框架内建立禁毒机制、制定打击阿富汗毒品及其前体走私战略和计划等问题。2009327,上合组织阿富汗问题特别会议在莫斯科举行,会议通过了《关于打击恐怖主义、毒品走私和有组织犯罪的声明》及其行动计划宣言,承诺成员国将更积极地利用地区反恐怖机构的潜力和条件,并利用在上合组织框架内进行的联合反恐演习,为遏制恐怖主义威胁做出更大贡献。会议决定,逐步吸收阿富汗参与上合组织打击地区“三股势力”的行动,并加强上合组织成员国在解决阿富汗问题上的合作和信息交流。在2012年北京元首峰会上,阿富汗被吸收为上合组织观察员国。由于时机较为敏感,外界对上合组织此举提出质疑,认为上合将会取代或者填补美国等西方国家2014年撤军后留下的军事空白。对此,各国元首们一致强调,维护地区安全与稳定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阿富汗问题的解决,应尊重阿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支持阿人民实施和平重建的努力。上合组织不会上合组织还是在联合国框架内,积极来推动与阿富汗的合作,目的是促进阿富汗实现永久和平、民族和解。 

  上海合作组织各个成员国十分关注阿富汗问题,提出了不少建议。如乌兹别克斯坦一直倡导建立解决阿富汗问题的“63”机制,即在联合国支持下,由中国、伊朗、巴基斯坦、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6个阿富汗邻国,以及美国、俄罗斯和北约三方,共同建立研究解决阿富汗的机制。土耳其作为上合组织的对话伙伴国,也于2011年提建立“阿富汗地区安全合作伊斯坦布尔进程”,简称“伊斯坦布尔进程”,该机制同样强调联合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协调作用 

  中国始终关注阿富汗局势,防止阿富汗局势失控对整个地区安全形势的影响。中国领导人多次表示,欢迎并支持阿方积极参与上合组织活动,愿推动各方以上合组织为平台,在禁毒、反恐和边境管理等安全领域开展更紧密的合作。228日,中国在北京主办了首次阿富汗--中国--巴基斯坦三方对话。330日,又在北京举办了阿富汗问题副部长级磋商。5月,中美两国联合为大约15名阿富汗年轻外交官举办了为期两周的培训。6月,在北京举办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上,中阿领导人签署了双边“战略与合作伙伴关系”协议。7月,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和阿国防部长阿卜杜勒·拉希姆·瓦尔达克举行会晤,重点讨论如何“增强战略沟通和加强务实合作,以促进双边战略合作”。9月,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9月份访问了喀布尔。这是自1966年刘少奇访问阿富汗以来,这是中共政治局级别的官员首次访问这个国家。访问期间,周永康宣布中国将在今后4年培训大约300名阿富汗警察。 

  关于中东局势,上合组织成员国反对对整个中东地区进行军事干涉,反对强行移交政权,反对采取单方面的制裁,并将这一立场写入66日发表的元首声明中。 

    

  载李进峰,吴宏伟、李伟主编《上海合作组织发展报告(2013)》,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9月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