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上合博览>阿富汗

独家连载:孤独王者卡尔扎伊的阿富汗迷局(四)

发布时间:2013-12-12 16:14:53作者:徐倩、朱永磊、刘小军文章来源:2009年09月08日 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9月7日电(徐倩、朱永磊、刘小军) 阿富汗的第二次总统选举仍然尘埃未定,塔利班的影响、选举的公允、政府的能力再次将前任总统卡尔扎伊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他的执政风格阻碍了阿富汗发展么?他与西方社会关系如何?他的家族是否劣迹斑斑?新华网国际频道特编译《纽约时报》记者对卡尔扎伊的深度报道《迷宫中的卡尔扎伊》,这是第四部分。

  根据阿富汗选举委员会8月25日公布的部分计票结果,现任总统卡尔扎伊的得票数领先于其他候选人。这张8月13日拍摄的资料照片显示,卡尔扎伊在首都喀布尔举行的竞选活动中讲话。新华社发(扎比摄)

  (五)过眼云烟:阿富汗的"曼德拉" 捍卫正义有心无力

  斯玛尔是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主席,早在卡尔扎伊流亡巴基斯坦时就和他认识。她和联合国人权专员阿伯尔,向卡尔扎伊递交了一份名为"呼唤公正"的调查。调查结果令人吃惊:70%的阿富汗人称,在过去二十多年的战乱中,他们的直接财产损失难以计数,身心遭受了无尽伤害和侮辱,希望战争罪犯被绳之以法,并禁止出任公职。

  卡尔扎伊当即告诉阿伯尔:"尊敬的专员,我很清楚公正对于阿富汗人民意味着什么。人类是自己记忆的囚犯,如果你处理不当,他们将永远无法释怀。" 独立人权委员会的工作人员纳德瑞回忆说,"他说这些话时,口气就像曼德拉,或者马丁路德金那样的角色。" 此前,纳德瑞一直在努力寻求卡尔扎伊对处理人权诉求的支持。

  卡尔扎伊为此下令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负责处理过渡时期的司法,制定行动计划。委员会包括部长级官员、司法顾问,他们将和联合国一同展开工作。到2006年底,一个折中的方案出台了。方案中包括审查过程、真相调查委员会和司法裁决的可能性。

  2006年12月10日,卡尔扎伊在首都喀布尔的国家广电大厅里,参加了庆祝国际人权日的活动。活动期间,纳德瑞放映了一部讲述战争幸存者悲惨经历的纪录片。播放时,大厅里寂然无声;但一播完,卡尔扎伊就立刻站了起来,将自己准备好的演讲稿扔到一边,开始动情地赞赏纪录片中女孩无畏的勇气。为了免遭军阀的蹂躏,纪录片中的女孩从五层楼上纵身跳下,保留了自己最后的尊严。随后,他谈起了阿富汗的大片坟墓和大屠杀,宣布他将启动期盼已久的行动计划,为阿富汗人民谋求和平、和解和公正。他说,"从现在开始,今天将成为还受害者公正日。"

  4月18日,在阿富汗北部朱兹詹省,一名儿童在开满鲜花的田野里玩耍。新华社发(扎比摄) 

  卡尔扎伊不再沉浸在过去的痛苦回忆中,而是把话题转移到现在。无力阻挡军阀的他向我说道:"我们不能防止住恐怖分子从巴基斯坦越境来到阿富汗,也阻止不了联军用炸弹袭击平民。正因为如此,我们的孩子们经常要面临着死亡。"随后,他讲述了一个来自坎大哈的小女孩的故事,这个2岁的女孩刚刚被带到总统府。北约发动的空袭炸死了她所有的家人,只剩下残废的她。

  对于卡尔扎伊来说,要面对的问题实在太多,让他有心而无力。说道这些,卡尔扎伊中断讲话,嘴唇不停地颤抖,忍不住开始啜泣。他拿出手帕擦拭眼角的泪痕,用微颤的声音叹息道:"这一切实在是太残忍了。"

  看到总统如此伤心,大厅里面所有的人也都在默默流泪。

  几天后,人权观察组织发表的一份报告记载了穆斯林圣战者组织和塔利班在22年间实施的战争罪行。拉巴尼、法希姆和杜斯塔姆等现任和前政府官员都在名单之上。

  为了保护自己,军阀们密谋出一个办法。他们利用在议会中的权力,起草法案,对他们的过去的罪行予以特赦,并把自己的支持者从全国各地运到喀布尔。数以万计的人聚集在加齐体育场,这里曾是塔利班时期臭名昭著的执行死刑的地方。他们挥舞着各式各样的标语,"杜斯塔姆万岁","美国去死","该死的人权"等等。内战中的各派领导们大多也都出现在这个滑稽的场合上。"

  8月16日,阿富汗民众在首都喀布尔街头观看现任总统卡尔扎伊参加电视辩论的电视转播。新华社/法新

  这之后,卡尔扎伊开始感到担心,"纳德瑞对我说。他从未反对赦免法案,但也从未在这个法案上签字。卡尔扎伊任总统还有另一个转折点。当时的过渡司法行动委员会成员,现任外交部长兰金·斯班达,曾向卡尔扎伊提交辞呈,但遭到拒绝。卡尔扎伊对他说:"你必须保持冷静,我们要向前看,现有权力平衡并不符合我们的利益。"但是,在阿富汗,军阀统治下的受害者远远多于军阀的支持者。而这些军阀中的大多数--阿布沙耶夫,杜斯塔姆,法希姆,卡哈利,莫哈奇克,都要参加2009年的总统竞选。

  当我问及军阀们通过此次选举,将有可能重新执政的问题时,卡尔扎伊认为:"毫无疑问,谈论正义是非常重要的,但正义是一种理想,我们应该有理想,但我们拥有实现正义的工具吗?我们能奢求到吗?"

  2007年年底,卡尔扎伊开始逐渐远离各种国际团体组织,而与地方军阀们、各个部落等开始寻求和解关系。阿富汗政府已经成为一个上演莎士比亚戏剧的舞台,官员们都像"埃古"(莎士比亚剧作《奥赛罗》中的反面人物)一样,不断为卡尔扎伊出谋划策,灌输阴谋和背叛的概念。

  美国人和英国人开始担心阿富汗会陷入无法补救的局面,便设想建立一个文职的地区监督者位置,使他协调联合国和北约之间的工作,并尽可能给混乱的阿格宫带来秩序。他们选择阿什当,这位英国外交官在2006年之前都在波斯尼亚担任国际社会高级代表。一开始,卡尔扎伊就被这个想法所吸引,并同意实施。但是,阿富汗政府里面的"埃古们"担心这样下去,他们将失去会看门人的地位和由此带来的财源,便千方百计说服卡尔扎伊相信,英国人派遣出生在英属殖民地印度、并曾经做过英国间谍的阿什当来管理阿富汗,是一场的阴谋。

  这是美国士兵和英国士兵(左二)在阿富汗喀布尔市郊执行任务的资料照片(2007年10月10日摄)。新华社/路透 

  (六)迷局待解:美英面和心不和 卡尔扎伊左右为难

  英国人的"阴谋"

  卡尔扎伊与英国之间的关系很复杂,他本人酷爱穿英国鞋子,是英国BBC热播30年的情景喜剧《最后的夏日美酒》的忠实观众,该剧讲述了一群老年朋友们在英国约克郡乡下的探险经历。卡尔扎伊也十分迷恋英国王室,为了参加威尔士王子的60岁生日,竟重新安排自己已定的日程,而其他参加者大部分都是真正的各国王室成员。 "他认为威尔士王子是一位有细腻情感的人,能理解他本人,并懂得伊斯兰教和阿富汗," 一位外交官向我解释道。还有一次,他去参观王子在苏格兰的房子,便抓住远离自己官邸的机会,在旷野中漫步许久。或许,这种情形让他追忆起当年在印度西姆拉读大学时,纵情散步的日子。"

  也许卡尔扎伊只是假装喜欢英国文化,"那位外交官告诉我。"他认为英国人是两面派,经常耍诡计,并且和巴基斯坦人是同盟。本来可以彻底打败塔利班,但英国人并不这样,因为他们想继续在阿富汗驻军。"

  卡尔扎伊认为,英国人实施阴谋的证据可以在穆萨卡拉事件中得到证明,这个地方是位于赫尔曼德省沙漠的一片村庄,也是运输毒品的十字路口。这个事件已经成为一个"罗生门"般的寓言。对于卡尔扎伊来说,这是一个英国人口是心非的故事。对于英国人来说,这是一个关于卡尔扎伊背叛和美国人恃强凌弱的故事。但对于美国人来说,这却是一个欧洲实施绥靖主义和卡尔扎伊愚蠢的故事。

  2006年10月,连续数月的战斗让英军和塔利班都消耗殆尽,死伤累累,于是双方便达成停火协议,开始撤退。长老们承诺塔利班将离开,但事情很快就发生变化,塔利班开始悄悄进攻,一些城镇再次沦陷。于是,美国人便指责英国人在战斗中太懦弱,并同时向卡尔扎伊施压,警告他不要参与其中。

  在阿富汗负责北约军队的英国建军理查兹,是这个事件中的重要人物。卡尔扎伊一向信任理查兹,很赞赏他的做事风格。"他有时一天会和我交流3至4次,我们谈论各种各样的事情,而不仅仅是军事,"理查兹回忆道。卡尔扎伊对理查兹,以及帮助达成停火协议的赫尔曼德省省长穆罕默德·达乌德表达了自己祝福。"我猜测,美国军方和中情局一开始就对这个事件怀有敌意,"理查兹告诉我。美国的麦克尼尔将军也毫不掩饰自己对这个事件的不满,后来,麦克尼尔一取代理查兹,出任北约军队的司令,他便命令对穆萨卡拉地进行轰炸。

卡尔扎伊和他的亲信们。 

  毫无疑问,卡尔扎伊夹在英国人和美国人之间,后者财力更雄厚,兵力更多,影响力更强。但对穆萨卡拉地进行轰炸后,理查兹飞往伊斯兰堡会见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一事,使得局面变得更加糟糕。"我跟穆沙拉夫明确地说,我们期望他能提供更多的帮助,但我想卡尔扎伊却认为我和穆沙拉夫走得太近,"理查兹告诉我。于是他开始在这两位相互敌视的总统之间扮演起信使角色,努力促使他们开展合作。

  然而,总统府的顾问们却将理查兹的努力视为英国人将出卖阿富汗的证据。他们对卡尔扎伊说,理查兹和穆沙拉夫讨论的根本不是阿富汗问题,而是伦敦和恐怖主义。他们历数着说:"看看赫尔曼德省吧,在英国人强迫你解除阿克洪达的职务以前,当地局势是多么的稳定!他们用谁取而代之?是达乌德,一个从国家安全委员提拔出来的人物!谁给国家安全委员会提供资金?是英国人!委员会里谁拥有顾问团?是英国人!"

  他们进一步刺激卡尔扎伊说:"看看你的周围,这不是政变又是什么?总统办公室主任卢丁和教育部长阿特马尔都曾在英国学习。他们晚上和国防部长、外交部长共进晚餐……"

  终于,卡尔扎伊在总统府当着几个人的面,质问卢丁和阿特马尔:"有消息称英国人正在密谋对付我们,对付我个人。据说你们经常会面,你们要干什么?为什么会面?"卡尔扎伊得到的回答是这仅仅是一些聚会应酬而已。根据在场的一位阿富汗官员称,卡尔扎伊直言他不再不相信他们。

  和往常一样,卡尔扎伊第二天就对自己的言行表示后悔,并向二人致歉。但为时已晚,他们递交了辞呈。卢丁之后被任命为驻挪威大使,阿特马尔则留任教育部长,但却在随后几个月里,卡尔扎伊和阿特马几乎没有说过话,直到卡尔扎伊任命他为内政部长,两人的关系裂缝才得以弥补,卡尔扎伊派系人员这才重整旗鼓,张罗大选事宜。

  9月4月,在阿富汗北部的昆都士,在空袭中受伤的人员被运送到医院。阿富汗警方当日说,北约领导的国际安全援助部队当天凌晨在昆都士省阿里阿巴德区的空袭造成至少60人死伤,其中多数为平民。新华社/法新 

  内忧外患何时了

  "有人想方设法用谎言来离间总统和他的亲信们,"贾尼告诉我说,"他当着美国国务卿赖斯和英国大臣的面指责我跟阿什多联合起来密谋推翻他。在迪拜我一直很想家,当时阿什多有过一面之缘。随后阿富汗政府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来调查这个莫须有的'谋反'"。

  2007年年末,卡尔扎伊最害怕的事情似乎噩梦成真了。卡尔扎伊父亲的一位老友在赫尔曼德省上任省长之后,宣称发现英国人计划支持塔利班训练营。但这一说法太过于牵强附会,外国使团全都开始认为卡尔扎伊疯了。而真实的情况是,时任欧盟驻阿政治顾问赛普尔为赫尔曼德省制定了一个塔利班再教育训练营计划,并得到了卡尔扎伊顾问们的同意。但卡尔扎伊仍在其安全委员会里指责英国人背信弃义。

  据一位外交官透露,英国方面尝试与卡尔扎伊和解,并且拿出阿富汗内政部和情报机构对该训练营计划的批复。卡尔扎伊的顾问们局促不安,什么也不说。显然 无人敢将训练营的事告诉卡尔扎伊。

  然而双边关系仍受到了损害。暴怒的卡尔扎伊把最了解阿富汗的两个外国人赛普尔和帕特森驱逐出境,并将一名阿富汗将军送进了监狱。

  我问卡尔扎伊他是否和很多阿富汗人一样,认为英美并不希望塔利班被消灭,"我也不知道,"他说,"但是我很想知道。毕竟我也是阿富汗人,所以我不得不相信大多数阿富汗人相信的。"我接着问英国人是不是要让塔利班占领赫尔曼德省和坎大哈。他面露肯定之色说:"塔利班已经在赫尔曼德了。" 

  "从我在21个国家工作过的经历中,我认识到一件事情,"美国著名的选举专家卡维尔用他南方口音慢吞吞地跟我在电话里说道,"不受欢迎的现任者在一场公平的选举中将会举步维艰"。卡维尔选择担任阿什拉夫·贾尼的竞选顾问。他告诉我这么做不是为了钱,更多的是感情因素。"我是真想帮忙,因为我心里知道,在未来五年里阿富汗是由阿什拉夫还是卡尔扎伊领导,将深刻影响每个人的生活。"

  阿富汗舆论认为,假如8月20号大选能够确保公平--当然这点很难做到--将极有可能要到第二轮才能决出胜负。这正是反对派所期望的。尽管全国上下都觉得美国或是其他国家操纵着选举的结果,我还是发现边远的地区的人们在为阿卜杜拉、贾尼、卡尔扎伊等人游说。

  卡尔扎伊目前仍然领先。如果他最终获胜会怎么样?"那时你会怎么做?"我问一个奥巴马政府成员。

  "第一步是不要再像布什时期那样每周安抚他一次,当然也不要像奥巴马这样疏远他,然后得看我们是否能减少他的偏执行为,看他是否推行新政,能否转化成一个富有魅力的卡尔扎伊"……前提条件太多了。"他回答说。

一名阿富汗女孩子盯着教室里面。

  心理创伤如何医治?

  就卡尔扎伊方面来说,他已经修复了与部长们、参谋、政敌以及各方竞争对手的紧张关系,承诺提供尽可能多的职位。然而,最令阿富汗人困扰的则是卡尔扎伊让有犯罪记录的人参与到他的竞选中来。这些人同时控制了政治和经济,并在喀布尔光彩夺目的新社区舍普尔,将"喀布尔大厦"据为自己的宫殿,作为权力的象征。

  在舍普尔的阴影下,穿越其它满是尘土的喀布尔街道,看到破烂的帐篷里的难民和一个衣衫褴褛、在马路上发抖的妇女,感觉就像路上瓦砾碎片一样,我想知道这些深陷于圣战传统恐惧中的军阀,如何能给阿富汗人民带来和平与经济希望呢?美国官员的答案是:如果有足够的资源,他们中的许多人就会改邪归正。

  但在阿富汗高等教育部长、精神病学家达德法尔博士看来,答案恐怕并非如此。历经数十年的战乱,阿富汗出现了一个新的类似于"圣战者特征的变态人格"。整整一代男子成长于"圣战"环境下,造成了多重人格错乱。

  "当一个年轻人失去了父亲和家庭,他就会期望自己成为最聪明、最牛的罪犯和雄狮。在丛林法则下,没有法律,没有价值观,只有自保。于是,他学会在自欺中生活下去。" 达德法尔说。(全文完)

 

  2009年09月08日 07:04:56  来源: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