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上合博览>阿富汗

独家连载:孤独王者卡尔扎伊的阿富汗迷局(三)

发布时间:2013-12-12 16:14:53作者:徐倩、刘畅文章来源:2009年09月07日 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9月7日电(徐倩、刘畅) 阿富汗的第二次总统选举仍然尘埃未定,塔利班的影响、选举的公允、政府的能力再次将前任总统卡尔扎伊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他的执政风格阻碍了阿富汗发展么?他与西方社会关系如何?他的家族是否劣迹斑斑?新华网国际频道特编译《纽约时报》记者对卡尔扎伊的深度报道《迷宫中的卡尔扎伊》之三。

  8月20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阿现任总统卡尔扎伊投票后展示手指上的墨迹。这是自塔利班政权倒台以来阿富汗举行的第二届总统选举。  

 

  卡尔扎伊对自己兄弟做的一些事视而不见。在讲述卡尔扎伊与他兄弟的关系时,卡尔扎伊的家人和朋友都暗示他有一个被忽视的童年。在家里的七个孩子中,卡尔扎伊并不是最受喜爱的那个。他们说,他的父亲叫小卡尔扎伊“疯子”。这个昵称太适合他了。一个安静的男孩,一个梦想家,一个古怪的家伙,小卡尔扎伊用他做出的奇怪表情和反复无常一起玩耍的同伴。他喜欢穿着牛仔裤和牛仔靴骑马,就像在美国西部片里那样驰骋。

  卡尔扎伊竞选总统时的顾问阿尔萨拉,经常提醒卡尔扎伊不要让他的兄弟们毁了他的名声,但卡尔扎伊没有反应。许多外交官、政客和部落领袖都像旋转门一样,到卡尔扎伊那里,抱怨他的兄弟们,然后离开,他们都知道卡尔扎伊不会采取任何措施。

  穆罕默德是阿富汗的商业大亨,任商业协会副会长。某天早晨在他喀布尔的家中,他对我抱怨说他希望推进自由经济,而他的兄弟卡尔扎伊不懂经济,无法管理好政府。“他就像一个圣战者。一切都是个人关系,金钱至上,没有规矩可言。”

  许多阿富汗人认为穆罕默德占据了阿富汗最大的商业项目。他通过关系,接触到丰田的高层,从而获得了丰田在阿富汗50%的销售额。当时的美国驻阿大使哈利勒扎德回忆说,卡尔扎伊对他家人的卷入这样的交易非常不满,“他召见日本大使说:不要把代理权交给我的兄弟穆罕默德。但日本大使没有听他的。穆罕默德是喀布尔银行的大股东,他的股权是用银行创建人提供的贷款购买的。除此之外,他还成功地说服了美国的一个政府所属的海外私人投资公司贷款给他,投资坎大哈房地产项目。那儿有漂亮的房屋、庭院,还配有保安。然而,那块政府的土地经穆罕默德之手后,价格翻了一百多倍。

  对此,卡尔扎伊反应是什么?他对我说:“我的兄弟是一个美国商人。生意的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不知道他在喀布尔银行是否有股份,但是就算他有,我又能怎样呢?”这种总是说“我又能怎样”的习惯恰恰是削弱了阿富汗人对他的好感。

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照片显示的是几颗已经割过鸦片膏的罂粟果 

  最让卡尔扎伊闹心的还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瓦利。一个真实性尚待考证的小故事在阿富汗人和喀布尔外交官中流传:卡尔扎伊问弟弟“你到底有没有做毒品生意?你在帮助X和Y还有Z这些人?”结果瓦利拂袖而去,气冲冲地说:“好,就算有,哈米德,至少我只危害了坎大哈,你却危害着整个阿富汗!”

  纽约时报发表一篇关于他弟弟涉毒的文章后,卡尔扎伊对我说:“我打电话给美国政府和这里情报人员了解情况,他们说‘那篇报道绝对失实,我们感到十分抱歉’。”(一位国务院发言人拒绝透露这番对话是否属实。)

  卡尔扎伊最后对我说:“对这件事情我已经尽责了。”

在阿富汗北部巴尔赫省马扎里沙里夫市郊区,一名农夫在罂粟田间除草。    

  然而,我每次去坎大哈,总是听说着关于瓦利和毒品的新故事。许多叙述人现在都死了。譬如哈克莱兹瓦尔,一位阿富汗某部落的长老。2006年,他带我参观了他的肥沃的地区,现在那地区已经被塔利班控制了。当时他对我说,他担任省情报首脑时,缴获了当时乌鲁兹甘省长穆罕默德的1400公斤鸦片。穆罕默德是卡尔扎伊总统一位非常亲密的朋友。穆罕默德让哈克莱兹瓦尔归还那些鸦片,但遭到决绝。“我兄弟打电话给我说,‘我们无法与这些大人物作对。’‘我们太弱了。把鸦片还给他们吧。’于是我找到瓦利说:‘您是我的司令。这些鸦片应该怎么处理?我是否应该将它们归还穆罕默德?’‘是的,还给他吧。’结果,20天之后我便被解职了。”去年,哈克莱兹瓦尔遭暗杀去世。

  一位在坎大哈待了7年的西方情报人员告诉我:“卡尔扎伊家族从事鸦片生意,双手沾满鲜血。他们有计划地把低级官员提拔为省长,以确保鸦片可以大量堂而皇之运出农场的大门。当历史重新审视这段时期还有这个家族时,就会发现原来这里有着如此大规模的腐败活动。而这样的腐败能存在,是因为西方容忍这个家族。”

  也许就像许多阿富汗人指出的,美国的历史也充斥着强盗式贵族以及在禁令时期致富的家族,用贾尼的话来说,“(阿富汗从事非法生意的人)变成了体面的家族”。

  6月16日,阿富汗总统竞选活动正式开始。阿独立选举委员会13日敲定了参加8月20日总统选举的41位候选人名单。这张拼版照片显示将参加本届总统选举的3位主要候选人:现任总统卡尔扎伊(中)、最大反对党“民族阵线”的代表阿卜杜拉(左)和前财政部长贾尼(右)。新华社/法新 

  (四)任期作为:总统有名无实 无人无助无奈  

  美国转向

  今年以来,卡尔扎伊的政治博弈风险越来越大,卡尔扎伊受到了奥巴马政府的冷遇,他开始要做一个较危险的旋转动作。他变得不果断,开始不信任自己的顾问们。他看到到处都是阴谋,他认为阿富汗人、美国人,特别是英国人的一些举动,都试图推翻自己的证据。事实上,他的疑虑不是没有理由的。

  美国新任驻阿富汗大使艾肯伯里,刚履新一个月,就高调和卡尔扎伊的主要竞选对手,其中包括贾尼和阿卜杜拉,出现在在记者招待会上露面。卡尔扎伊也没能忍住自己的脾气,在自己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爆发了。他谴责外国人干涉阿富汗主权。他说,“对于阿富汗人民和我本人来说,涉及国家主权的事,我们将殊死抗争到底。”

  美国的策略看来是奏效了。阿富汗人开始日夜讨论,美国在阿富汗如何采用新的候选人,是贾尼还是阿卜杜拉?更有趣的是,阿富汗人原本对这两位候选人一无所知,现在由于卡尔扎伊对艾肯伯里勃然大怒,导致贾尼和阿卜杜拉的名字在新闻里一遍又一遍地被重复着。 

  偏执多疑的人总是容易树敌。外交官们往往在酒桌上与卡尔扎伊欢笑畅饮、觥筹交错,甚至从外国带礼物送给他,但在发回本国的报告中却写道:“此人反复无常”。一位有着对中东和亚洲外交事务有丰富经验的外交官告诉我,“卡尔扎伊是我见过的最爱搞阴谋的领导人”。他的评价也许是对的。但是,人们也应该站在卡尔扎伊的角度来审视一下他任期内的作为。

  2006年5月29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抗议者向一辆军用车辆投掷石块。当天早晨驻阿富汗美军军车与当地出租车相撞引发的骚乱目前已蔓延到喀布尔全市。数千名愤怒的抗议者步行到市区,警察向示威群众开火,市内枪声不断。 新华社/法新  

  骚乱见真情

  如果说卡尔扎伊政府失去对民众的控制力有一个明显转捩点,那就是2006年春天。那年5月一个晴朗的早上,在喀布尔北郊,一名美国士兵在执行护卫任务时,他驾驶的卡车失控,冲进了处在交通高峰时段的马路,造成5人死亡,多人受伤。

  愤怒的阿富汗人向美国军车扔石块,美军向空中鸣枪以示警告。随后,喀布尔谣言四起,并一发不可收拾,最后竟被炒传成“喝醉酒的美国士兵,大肆屠杀无辜百姓”。情绪失控的阿富汗年轻人点燃房屋,袭击人群,不放过任何与外国人与卡尔扎伊国政府相关人和东西。他们叫嚣着“打倒美国”、“打倒卡尔扎伊”,焚烧印着卡尔扎伊的肖像的宣传海报。医学院的学生们也加入到这场骚乱中。但喀布尔的大街上,看不到维持治安的警察。

  骚乱持续了6个小时,十几人死亡,一百多人受伤。最后,国防部长下令在大街小巷部署军队。卡尔扎伊宣布实行宵禁,发表电视讲话安抚民众。

  2006年5月29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示威者在街头举行抗议活动。当天早晨驻阿富汗美军军车与当地出租车相撞引发的骚乱目前已蔓延到喀布尔全市。数千名愤怒的抗议者步行到市区,警察向示威群众开火,市内枪声不断。新华社/法新

  但是,在总统府阿格宫里,每个人都感到忐忑不安,卡尔扎伊就更不用说了。卡尔扎伊办公室主任鲁丁告诉我说,“总统震惊了,他没料到政府的掌控力居然如此脆弱。他对阿富汗警察和国际安全部队非常愤怒。”这不是塔利班干的,也不是巴基斯坦干的。这只是一场公共骚乱。但可怕的是,竟然没有哪个政府部门能控制得了局面。

  卡尔扎伊开始怀疑是有人搞阴谋,让自己垮台。一位总统府官员回忆说,“他知道,法希姆被免去副总统和国防部长职位后对自己非常不满。”这场骚乱到底是自发的,还是法希姆煽动的?卡尔扎伊迫不及待寻找一切蛛丝马迹。一连几个小时,他坐在办公室后面的暗室内,观看从各种渠道弄到的录像。大部分录像显示,参与骚乱人来到了议会大厦。

  为什么?卡尔扎伊感到很奇怪:议会议长卡努尼派代表和骚乱份子谈判,好像他们是合法团体,而非街头流氓?卡努尼和法西姆,都是来自北部联盟的塔吉克人,他们肯定事先有密谋,什么密谋?

  时任美国驻阿富汗大使诺伊曼告诉我,“所有普什图人都相信,这是北方联盟领导的塔吉克人的阴谋。”大多数喀布尔人也这样认为。那些满怀激情参与骚乱的医学院学生告诉我,“北方联盟的领导人就在他们中间”。阿富汗政府的一名英籍顾问说,“巴尼的儿子通过手机,组织这场骚乱,我正好和他在饭店里。他当我面吹牛是他干的。这场骚乱确实异常怪诞。”

  不论这场骚乱是自发的还是有组织的,那些学生和年轻人都很乐意加入。他们在骚乱中释放了自己压抑已久的沮丧情绪。因为,他们受够了美国大兵的傲慢自大,受够了数百万援助金落入美国承包商和他们的阿富汗合伙人口袋里。他们日夜担心活跃在阿富汗南部和隐藏在首度喀布尔附近的塔利班军队会杀回来。

  卡尔扎伊无法从任何人口中获得确切的答案。因为弄不明真相,他就开始怀疑自己的情报机构。情报局局长是萨利赫,曾在伊斯兰圣战组织抵抗苏联入侵时期,担任法希姆的翻译。萨利赫出任情报机关首脑是由美国定的,而非卡尔扎伊自己的选择的结果。

  由于满怀沮丧,卡尔扎伊下了一步丑棋:他当着政府高官的面,公开质疑萨利赫的忠诚。萨利赫立即递交了递呈,但并未被接受。这不是萨利赫第一次请辞,但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孤独的王者卡尔扎伊

  那么,可以信赖美国人吗?美国中情局驻喀布尔情报站站长,曾是卡尔扎伊的朋友,俩人在乌鲁兹甘地区打击塔利班武装时,一起合作过。卡尔扎伊约见他和美国驻阿大使诺伊曼。卡尔扎伊显得非常愤怒,甚至有些沮丧,告诉他们,如果这场骚乱是民众自发的,我应该引咎辞职。阿富汗的民众不需要你们,也不需要我。我不想再当这个总统,我要走人。

  据当时在场的人说,美国中情局驻喀布尔情报站站长态度非常坚决的表示:“不行,总统先生,您不能走。”

  鲁丁回忆说,“我真的为他感到难过”。那时,卡尔扎伊是如此的孤单,每天依旧埋头在自己的密室里观看有关骚乱的录像,试图找到一点蛛丝马迹。鲁丁说,“我当时意识到,他没有自己信得过的权力机构,他没有钱,没有警力,没有情报来源。他一无所有。” 

  卡尔扎伊还能信任谁?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普什图族的指挥官代替非普什图族的指挥官。他开始和他的老朋友阿富汗前总理希克马蒂亚尔的效忠者,越走越近,周围都是这些人。2003年,希克马蒂亚尔被美国视为“全球恐怖分子”。最近,他公开表示自己是基地组织的盟友。

  这场骚乱让卡尔扎伊清醒的认识到,不组建政党,几乎让自己陷入孤立的境地,无法得到选民的拥护。他自以为可以成为所有阿富汗人团结的象征,但却忽视了一点,即使曼德拉或者甘地这样的领袖人物,也需要自己的政党,需要得到草根阶层的支持。然而,他除了自己的家族,以及同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每周一次的视频会议,别无所有。所以,普什图族圣战者逐渐成为他的选民和保险单。

  阿富汗的局势也在悄悄变化。与在这场骚乱巧合是,塔利班势力又有所抬头,美军从阿富汗南部撤出,北约部队姗姗来迟。北约国家按照本国政府的命令和战斗规定行事。他们大都认为,是来阿富汗执行一项维和任务的。同时,巴基斯坦军情部门也在向阿富汗派遣自杀式袭击者和塔利班步兵,以接管坎大哈、赫尔曼德、乌鲁兹甘和扎布尔。如此纷繁复杂的乱局,呼唤一个坚定果断、充满自信的人物。

  2009年09月07日 08:33:40  来源:新华网

  复杂关系 扑朔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