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上合博览>阿富汗

独家连载:孤独王者卡尔扎伊的阿富汗迷局(一)

发布时间:2013-12-12 16:14:53作者:张敏彦、王硕、刘畅文章来源:2009年09月04日 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95电(张敏彦、王硕、刘畅) 阿富汗的第二次总统选举仍然尘埃未定,塔利班的影响、选举的公允、政府的能力再次将前任总统卡尔扎伊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他的执政风格阻碍了阿富汗发展么?他与西方社会关系如何?他的家族是否劣迹斑斑?新华网国际频道特编译《纽约时报》记者对卡尔扎伊的深度报道《迷宫中的卡尔扎伊》,从今天向网友们展现这位话题人物卡尔扎伊的人生和政治旅程。敬请关注。 

卡尔扎伊  

  (一)政客现场:支持者的污点和反对者的控诉   

  场面滑稽的竞选集会   

  六月的一个上午,在喀布尔一个富丽堂皇的婚礼大厅中,来自赫尔曼德和坎大哈两个省的支持者为卡尔扎伊举行了总统竞选集会。我坐在一群戴着头巾的阿富汗男子中间,看着他们为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的连任呐喊助威。此时,在喀布尔遥远的南部,赫尔曼德和坎大哈的战火正不断升级,局势持续动荡不安……   

  但此时,大会却呈现的是另一种滑稽的场面:台上演讲者像诗朗诵般发表着演说;侍者端着托盘,推着装满可乐、芬达、烤鸡的小车,忙地脚不沾地,飞一般地穿梭在人群中。  

  主办这次集会的是赫尔曼德前省长阿克洪达,是阿富汗臭名昭著的大毒枭。他身高5英尺,坐在铺着天鹅绒的沙发椅上,冲着台上的发言者吼了起来,“不要吟诗了!说话简洁点!”但是没有人理睬。

  我和同桌的阿富汗人聊了起来,一位赫尔曼德的工程师讲起了家乡悲惨的状况:塔利班长期盘踞在当地的村庄里,无数个家庭毁于联军的空袭,战争像"瘟疫"一样笼罩着赫尔曼德省。  

  既然这样,"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支持卡尔扎伊连任呢?" 我问道。  

   "如果我们选别人,情况可能更糟。"他通过翻译告诉我。  

  这时桌上的另一位阿富汗人说话了,"至少卡尔扎伊推广了教育,把整个国家团结了起来。"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人直接用英语说,"他们全在说谎。"  

      8月20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阿现任总统卡尔扎伊投票后展示手指上的墨迹。这是自塔利班政权倒台以来阿富汗举行的第二届总统选举。  

  这个人是坎大哈省一位显赫长者的儿子。一年前,他的父亲在自己家门口被暗杀。他的叔叔、兄弟,还有大家族的45位成员全部死于战争。他痛恨卡尔扎伊领导的政府,对这样的集会连连摇头。  

   "我说和我同坐一桌的人是为了权力而来。" 说到这里,他笑了,"但是他们说他们只是来吃饭的。"  

  我问他怎么看坎大哈的选举,他只说了两个字,"舞弊"。他声称他自己伪造了8000张选票,每张卖20美元。

  午餐结束后,我见到了阿克洪达。他是卡尔扎伊竞选团队的骨干之一,主要负责帮助卡尔扎伊在阿富汗南部造势、宣传和拉票。

   2005年,阿克洪达的府邸被发现藏有毒品,一夜之间他就成了各大报纸的头条。他首先想澄清这桩丑闻,"在我府邸发现的9吨毒品是英国人陷害我的。"但是,紧接着他的话锋一转,"如果人们觉得我的确是一个毒贩子,好吧,至少我把钱花在了阿富汗政府和士兵身上。现在倒好,钱都跑到了塔利班那里,用来杀死无数的英国人、美国人和阿富汗士兵。"  

  卡尔扎伊和阿克洪达似乎心有灵犀,前段时间,卡尔扎伊还打算让阿克洪达重新坐回赫尔曼德省长的位子,英国人很不赞成。对阿克洪达来讲,这似乎并不公平。因为,活跃在政治舞台上的其他政客似乎也并不那么"白璧无瑕","法西姆还没出局?杜斯塔姆难道不是一个罪犯?莫哈奇克难道不是一个罪犯?难道只有我是吗?"。卡尔扎伊的竞选团队在当地被称为"军阀选票", 法西姆,杜斯塔姆,莫哈奇克同为卡尔扎伊竞选团队的核心成员。  

  听着阿克洪达声声控诉着同一个战壕的战友们,一切变得怪怪的,有点滑稽。  

  法西姆跟卡尔扎伊一样,是阿富汗普什图族人,是卡尔扎伊竞选团队的核心成员之一,也是卡尔扎伊此次连任的竞选伙伴。法西姆曾任卡尔扎伊政府的国防部长,此次,他将竞选阿富汗第一副总统。  

   杜斯塔姆是阿富汗乌兹别克族人的领袖,他刚从土耳其回国,为卡尔扎伊带回了乌兹别克人的选票。莫哈奇克是哈扎拉族的政治领袖,也是卡尔扎伊重要的同盟兄弟。卡尔扎伊许诺,如果成功连任,5个部长级职位将专门由莫哈奇克说了算。  

  "我发誓",阿克洪达说,他眼睛里闪烁着兴奋地光芒,"我连只小猫都没杀过。" 嘴里说着这句话,他就在荷枪实弹的警卫保护下,一弯腰钻进了全副武装的吉普车里,绝尘而去。

  卡尔扎伊在喀布尔总统府会见阿富汗工会代表。 

      针锋相对的各路政敌      

  卡尔扎伊执政以来,一直以自己包罗各派、宽容、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执政理念引以为傲,而这恰恰成了他的政敌们攻击他的靶子。20092月,当我在喀布尔采访阿富汗总统选举的第三大热门候选人贾尼时,他说,“如果卡尔扎伊的目标是联合一群毒贩子组建政府,换来暂时的和平,那么阿富汗的未来会是什么样?”  

  "阿富汗能认同卡尔扎伊领导的政府吗?阿富汗人民能和像阿克洪达一样的大毒枭休戚与共吗?试想一下,一个22岁的阿富汗女孩想成为一名电脑工程师或一名医生,卡尔扎伊领导的政府是她心目中所梦想的阿富汗吗?"  

  此次阿富汗大选将是考验卡尔扎伊式政治理念的试金石。虽然竞选阿富汗总统的人数共有41位,但对卡尔扎伊来说,只有两个人可以与他一决高下,那就是贾尼和阿卜杜拉(阿富汗总统选举的第二大热门候选人)。贾尼是一位经济学家,曾在卡尔扎伊领导的政府中担任财政部长。阿卜杜拉原来是一名眼科医生,在卡尔扎伊领导的政府中曾任阿富汗外交部长。阿卜杜拉曾经是被誉为 "潘杰希尔雄狮"的哈迈德·马苏德(20019月被基地组织暗杀)的助手,与他一起左征右战,抗击苏军。  

  采访阿卜杜拉时,我问他如何解决阿富汗毒品泛滥的状况。阿卜杜拉回答说,"至少我不会让我的兄弟去碰毒品!"阿卜杜拉暗指卡尔扎伊同父异母的弟弟艾哈迈德。传闻卡尔扎伊的弟弟像黑手党一样把坎大哈搞得乌烟瘴气,还控制着一个贩毒集团。  

  阿卜杜拉说,"阿富汗人民如果知道总统的弟弟贩毒,并从中捞到了数百万美元的油水,那么政府的合法性也就荡然无存了。"  

  在贾尼的网站上,贾尼指责卡尔扎伊整个大家庭是"贩毒家族"  

  贾尼告诉我:"现在,阿富汗面临的最大威胁就是卡尔扎伊领导下的阿富汗政府。"  

   "2007年三月到2008年,阿富汗税收一共是400亿阿富汗尼,相当于8亿美元。但是实际情况是,由于腐败,80亿阿富汗尼被贪污了,也就是说1.6亿美元不翼而飞了。"  

   "我们在世界上到处嚷嚷,求人家给我们钱,好给我们贫穷的教师和公务员发工资;殊不知,如果这笔税收没有被贪污掉,我们根本不需拿别人一份钱。"  

  卡尔扎伊在乎吗?这难道就是他所要的吗?  

   "我认为不是",贾尼说,但是"我评判一个总统,不是他想做什么,而是他做了什么,和什么人为伍。2005年的时候,阿富汗名列"世界透明度排行榜"117位,今年我们排名第176位,是世界上第五个最腐败的国家。卡尔扎伊统治下的阿富汗就是这样的状况。他想再次竞选阿富汗总统?凭什么呢?看看他的竞选团队吧,这不就是向阿富汗人民宣战吗?

  卡尔扎伊和他的亲信们。 

 

  亲密接触 爱煽情的保护者 

  冬天的时候,我在卡尔扎伊的总统官邸住了几天,希望可以挖掘到卡尔扎伊真实的一面。他会纵容自己的家人和朋友犯罪吗?他能阻止他们犯罪吗?还是战乱肆虐下阿富汗生活本来就是这样?西方国家误解了他吗?他自身的性格对他的统治有帮助吗?他是一个贪恋权势,爱慕虚荣的人吗?面对那些空口承诺,犯罪的指责,急剧下跌的支持率,卡尔扎伊还会竞选总统的连任吗?  

  一个阴霾的下午,卡尔扎伊邀我一块喝茶。我问了他最后一个问题,他似乎陷入了沉默。这个问题好像难倒了他。他说他曾经努力想寻找一个接班人,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  

  接着他用熟练的英语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决定再次参加竞选。"  

  然后他说,"我告诉你一些事儿,决定权在你,你可以发表或者不发。"我屏息凝神,等着他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内幕来。可是他支支吾吾地说,"如果需要,我坚定的盟友对阿富汗人民来讲是一笔很大的财富。" 

  紧接着,他又说道,"第二个原因,我不知该怎么说......我认为阿富汗人民,他们知道的。" 

  这些话让人听得云里雾里,这时他突然说,"我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简单的人。我没有任何财产。我没有钱。我不爱奢侈品。我找不到任何一个同时具备这三种品性的人......" 

  他叹了口气,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我很累。22岁那年,我决定投身政治的那一刻,我就没有了私人生活。我应该有自己的私人生活,我渴望有自己的私人生活。" 他使劲咬着"s"这个音,拖得长长的。 "等有一天,如果我真的决定了,我就会离开。" 

  很明显,卡尔扎伊深深沉迷在自己是阿富汗人民的"父亲"和保护神的伟岸形象中了。

  他是吗?卡尔扎伊擅长"表演",甚至有些煽情,有时富有魅力,有时却引人发笑。一位时装设计师曾调侃卡尔扎伊着装时尚,是世界上最有范儿的男人,而他的"煽情表演"也一度为他的政治生涯锦上添花。

  现在,真正考验的时刻来临了,为了连任,卡尔扎伊卖力的表演也即将粉墨登场,但这一切却如同正在走下坡路的明星。他的朋友说卡尔扎伊健康状况不好。

  的确,卡尔扎伊看上去非常的消瘦。他感染了风寒,咳嗽得很厉害。我们谈话的间隙,他必须服用维他命C以补充体力。"他很焦虑,没有耐心,脾气暴躁"一位朋友评价卡尔扎伊。

  他和敌人微笑着拥抱,纵容自己的朋友,提拔阿谀奉承的官员们,是一个很容易崩溃的人。但是,他朋友们都说,卡尔扎伊那双颤粟的眼睛,异常地活跃。尽管如此,卡尔扎伊却认为自己始终持有一种使命感。他的朋友们说,其实他很清楚自己的声誉不太好,也希望留下可观的政治遗产。

  卡尔扎伊与宗教领袖手挽手。 

   偶像是甘地 代价是孤独   

  当我问卡尔扎伊谁是他的偶像时,他毫不犹豫的告诉我,“甘地。” 由于在印度大学,使卡尔扎伊对甘地的生活和他所倡导的“非暴力解放运动”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是的,卡尔扎伊痛恨暴力,这也是为什么每次我们谈到贫民伤亡的问题时,他都会流泪的原因。

  出身贵族的卡尔扎伊和他的家人还特别崇拜伽法尔汗。这位普什图人的"非暴力运动"的领导者,带领着天生好战的普什图战士们,却通过和平方式对抗英国和巴基斯坦,取得了众人瞩目的成绩。  

  卡尔扎伊继续说道,“尤其是在忍耐方面,他更是我的偶像。”“你一定想象不到我忍耐了多少事情,”他倚靠着桌子,桌面上放有两张照片,一张是他两岁的儿子,另一张是已故国王穆罕默德·查希尔。他打了一个比喻,“那种感觉就像是,我抱着个昂贵的精美的花瓶,在暴风雨雪中小心翼翼地走着,生怕把它打碎了。但就算我摔倒了,也要牢牢地握紧它。拿的时间长了,自己也就会慢慢适应了。这就跟阿富汗现在的情况是一个道理。” 那究竟适应了什么?是军阀还是入侵者?

  “一切”,他连说了三遍,“在阿富汗,我必须要在美国和伊朗之间搞平衡;我还要考虑到欧洲、穆斯林世界和其他国家在阿富汗的利益,还有那些为阿富汗效劳的人们。幸运的是,我做到了。当然,我也付出了大量的精力和不小的代价。”

  代价,很显然是孤独。卡尔扎伊每天醒来都要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外交家和新闻媒体的新一轮的抨击。于是,他贪婪而又愤怒看剪报,看CNNBBC,还有当地的新闻频道。这些媒体报道,卡尔扎伊、卡尔扎伊的弟弟还有他政府部长们必须对阿富汗的腐败、暴乱、毒品泛滥、甚至八百万阿富汗人所面临的粮食短缺负责。在今年一月份的一次内阁会议上,卡尔扎伊公开指责了一位副总统跟外国政府相勾结,并威胁将亲自上山去打击那些入侵者。有传言,卡尔扎伊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

  根据阿富汗选举委员会8月25日公布的部分计票结果,现任总统卡尔扎伊的得票数领先于其他候选人。这张8月13日拍摄的资料照片显示,卡尔扎伊在首都喀布尔举行的竞选活动中讲话。 

  “其实原因很简单,没人站在他的那边,”一个外国的观察员告诉我。

  卡尔扎伊的住处和办公室在原来阿富汗皇宫的阿格。每天工作结束时,卡尔扎伊都都会在住处和办公室之间的林荫小道散步10分钟。那个寒冷的夜晚,我跟着他在小道上散步,突然他的手机响了,他走出小道接电话,十多个贴身保镖如影相随,立即把他围了起来。

  卡尔扎伊曾遭遇多次暗杀。2002年,暗杀者向卡尔扎伊开枪,一颗子弹擦耳肩而过;2007年, 在位于喀布尔和坎大哈之间重镇加兹尼举行一个集会上,暗杀者向讲台的卡尔扎伊发射火箭弹,火箭弹擦肩而过,一时场面打乱,但卡尔扎伊若无其事,继续演讲。去年,不顾保安部门的多次警告,卡尔扎伊坚持举行阿富汗独立纪念日阅兵式。一队受过良好训练、装备精良塔利班武装人员袭击了阅兵台,卡尔扎伊毫发无损,但身边的几名高级官员当场被打死。卡尔扎伊的朋友们说,这两年安全局势尤其紧张,卡尔扎伊患上了“阿格宫综合症”。他有时深夜,只带一个保镖溜出阿格宫,开一辆破旧轿车,在喀布尔转来转去,看到新住房和新景,他会感到惊奇,兴高采烈。(未完待续)

  2009年09月04日 21:54:47 来源:新华网

    (二)真实剖白:孤立无援的使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