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上合博览>阿富汗

独家连载:孤独王者卡尔扎伊的阿富汗迷局(一)

发布时间:2019-04-12 11:47:57作者:张敏彦、王硕、刘畅文章来源:2009年09月04日 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95电(张敏彦、王硕、刘畅) 阿富汗的第二次总统选举仍然尘埃未定,塔利班的影响、选举的公允、政府的能力再次将前任总统卡尔扎伊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他的执政风格阻碍了阿富汗发展么?他与西方社会关系如何?他的家族是否劣迹斑斑?新华网国际频道特编译《纽约时报》记者对卡尔扎伊的深度报道《迷宫中的卡尔扎伊》,从今天向网友们展现这位话题人物卡尔扎伊的人生和政治旅程。敬请关注。 

卡尔扎伊  

  (一)政客现场:支持者的污点和反对者的控诉   

  场面滑稽的竞选集会   

  六月的一个上午,在喀布尔一个富丽堂皇的婚礼大厅中,来自赫尔曼德和坎大哈两个省的支持者为卡尔扎伊举行了总统竞选集会。我坐在一群戴着头巾的阿富汗男子中间,看着他们为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的连任呐喊助威。此时,在喀布尔遥远的南部,赫尔曼德和坎大哈的战火正不断升级,局势持续动荡不安……   

  但此时,大会却呈现的是另一种滑稽的场面:台上演讲者像诗朗诵般发表着演说;侍者端着托盘,推着装满可乐、芬达、烤鸡的小车,忙地脚不沾地,飞一般地穿梭在人群中。  

  主办这次集会的是赫尔曼德前省长阿克洪达,是阿富汗臭名昭著的大毒枭。他身高5英尺,坐在铺着天鹅绒的沙发椅上,冲着台上的发言者吼了起来,“不要吟诗了!说话简洁点!”但是没有人理睬。

  我和同桌的阿富汗人聊了起来,一位赫尔曼德的工程师讲起了家乡悲惨的状况:塔利班长期盘踞在当地的村庄里,无数个家庭毁于联军的空袭,战争像"瘟疫"一样笼罩着赫尔曼德省。  

  既然这样,"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支持卡尔扎伊连任呢?" 我问道。  

   "如果我们选别人,情况可能更糟。"他通过翻译告诉我。  

  这时桌上的另一位阿富汗人说话了,"至少卡尔扎伊推广了教育,把整个国家团结了起来。"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人直接用英语说,"他们全在说谎。"  

      8月20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阿现任总统卡尔扎伊投票后展示手指上的墨迹。这是自塔利班政权倒台以来阿富汗举行的第二届总统选举。  

  这个人是坎大哈省一位显赫长者的儿子。一年前,他的父亲在自己家门口被暗杀。他的叔叔、兄弟,还有大家族的45位成员全部死于战争。他痛恨卡尔扎伊领导的政府,对这样的集会连连摇头。  

   "我说和我同坐一桌的人是为了权力而来。" 说到这里,他笑了,"但是他们说他们只是来吃饭的。"  

  我问他怎么看坎大哈的选举,他只说了两个字,"舞弊"。他声称他自己伪造了8000张选票,每张卖20美元。

  午餐结束后,我见到了阿克洪达。他是卡尔扎伊竞选团队的骨干之一,主要负责帮助卡尔扎伊在阿富汗南部造势、宣传和拉票。

   2005年,阿克洪达的府邸被发现藏有毒品,一夜之间他就成了各大报纸的头条。他首先想澄清这桩丑闻,"在我府邸发现的9吨毒品是英国人陷害我的。"但是,紧接着他的话锋一转,"如果人们觉得我的确是一个毒贩子,好吧,至少我把钱花在了阿富汗政府和士兵身上。现在倒好,钱都跑到了塔利班那里,用来杀死无数的英国人、美国人和阿富汗士兵。"  

  卡尔扎伊和阿克洪达似乎心有灵犀,前段时间,卡尔扎伊还打算让阿克洪达重新坐回赫尔曼德省长的位子,英国人很不赞成。对阿克洪达来讲,这似乎并不公平。因为,活跃在政治舞台上的其他政客似乎也并不那么"白璧无瑕","法西姆还没出局?杜斯塔姆难道不是一个罪犯?莫哈奇克难道不是一个罪犯?难道只有我是吗?"。卡尔扎伊的竞选团队在当地被称为"军阀选票", 法西姆,杜斯塔姆,莫哈奇克同为卡尔扎伊竞选团队的核心成员。  

  听着阿克洪达声声控诉着同一个战壕的战友们,一切变得怪怪的,有点滑稽。  

  法西姆跟卡尔扎伊一样,是阿富汗普什图族人,是卡尔扎伊竞选团队的核心成员之一,也是卡尔扎伊此次连任的竞选伙伴。法西姆曾任卡尔扎伊政府的国防部长,此次,他将竞选阿富汗第一副总统。  

   杜斯塔姆是阿富汗乌兹别克族人的领袖,他刚从土耳其回国,为卡尔扎伊带回了乌兹别克人的选票。莫哈奇克是哈扎拉族的政治领袖,也是卡尔扎伊重要的同盟兄弟。卡尔扎伊许诺,如果成功连任,5个部长级职位将专门由莫哈奇克说了算。  

  "我发誓",阿克洪达说,他眼睛里闪烁着兴奋地光芒,"我连只小猫都没杀过。" 嘴里说着这句话,他就在荷枪实弹的警卫保护下,一弯腰钻进了全副武装的吉普车里,绝尘而去。

  卡尔扎伊在喀布尔总统府会见阿富汗工会代表。 

      针锋相对的各路政敌      

  卡尔扎伊执政以来,一直以自己包罗各派、宽容、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执政理念引以为傲,而这恰恰成了他的政敌们攻击他的靶子。20092月,当我在喀布尔采访阿富汗总统选举的第三大热门候选人贾尼时,他说,“如果卡尔扎伊的目标是联合一群毒贩子组建政府,换来暂时的和平,那么阿富汗的未来会是什么样?”  

  "阿富汗能认同卡尔扎伊领导的政府吗?阿富汗人民能和像阿克洪达一样的大毒枭休戚与共吗?试想一下,一个22岁的阿富汗女孩想成为一名电脑工程师或一名医生,卡尔扎伊领导的政府是她心目中所梦想的阿富汗吗?"  

  此次阿富汗大选将是考验卡尔扎伊式政治理念的试金石。虽然竞选阿富汗总统的人数共有41位,但对卡尔扎伊来说,只有两个人可以与他一决高下,那就是贾尼和阿卜杜拉(阿富汗总统选举的第二大热门候选人)。贾尼是一位经济学家,曾在卡尔扎伊领导的政府中担任财政部长。阿卜杜拉原来是一名眼科医生,在卡尔扎伊领导的政府中曾任阿富汗外交部长。阿卜杜拉曾经是被誉为 "潘杰希尔雄狮"的哈迈德·马苏德(20019月被基地组织暗杀)的助手,与他一起左征右战,抗击苏军。  

  采访阿卜杜拉时,我问他如何解决阿富汗毒品泛滥的状况。阿卜杜拉回答说,"至少我不会让我的兄弟去碰毒品!"阿卜杜拉暗指卡尔扎伊同父异母的弟弟艾哈迈德。传闻卡尔扎伊的弟弟像黑手党一样把坎大哈搞得乌烟瘴气,还控制着一个贩毒集团。  

  阿卜杜拉说,"阿富汗人民如果知道总统的弟弟贩毒,并从中捞到了数百万美元的油水,那么政府的合法性也就荡然无存了。"  

  在贾尼的网站上,贾尼指责卡尔扎伊整个大家庭是"贩毒家族"  

  贾尼告诉我:"现在,阿富汗面临的最大威胁就是卡尔扎伊领导下的阿富汗政府。"  

   "2007年三月到2008年,阿富汗税收一共是400亿阿富汗尼,相当于8亿美元。但是实际情况是,由于腐败,80亿阿富汗尼被贪污了,也就是说1.6亿美元不翼而飞了。"  

   "我们在世界上到处嚷嚷,求人家给我们钱,好给我们贫穷的教师和公务员发工资;殊不知,如果这笔税收没有被贪污掉,我们根本不需拿别人一份钱。"  

  卡尔扎伊在乎吗?这难道就是他所要的吗?  

   "我认为不是